|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31章 给个甜头吧(四更)
  第1031章 给个甜头吧(四更)

  “交易?”

  听到贞这一句话,叶天龙脸上笑容就变得玩味,上前几步站在贞的面前,伸出手指一勾她的下巴道:

  “我还以为孔少又派你来杀我呢?贞,你能跟我做什么交易?”

  贞没有挣开叶天龙轻薄,俏脸保持着平静:“木槿山庄,你也参与了,虽然你蒙着面,但我还是认得出你。”

  叶天龙没有丝毫意外,淡淡一笑:“谢谢你对我印象这么深,知道我是凶手,还不叫朴氏家族来杀我?来救人?”

  “我杀不了你,他们也难杀你,更不要说救人了,我不奢求这些,我只希望做一个交易。”

  贞呼出一口长气:“我把我真实来历告诉你,再帮你做一件我能做的事,然后你答应我一个小要求。”

  叶天龙闻言掠过一抹戏谑:“现在不说孔少是你的主子了?你当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你是朴东元的一枚棋子,你是他派来杀我的,木槿山庄被血洗那晚,你在后山出现过。”

  叶天龙字眼清晰地冲击着贞:“你还试图对我和我兄弟打黑枪。”

  “所幸你的理智让你没有冲动,不然你现在已经死翘翘了。”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贞当场身躯一震,讶然失声:“你怎么知道?”

  她完全没有想到,叶天龙知道这么多,这么详细,连她想要放黑枪都知道,她感觉背后凉飕飕生风。

  贞下意识回望身后几眼,原来这几天的第六感真的没错,冥冥之中有人在盯着自己。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底细。”

  叶天龙笑容灿烂:“你不仅忽悠不了我,还可能面对我的击杀。”

  落下这句话的时候,叶天龙身上多了几抹杀气,挑着贞下巴的手指,也已经移到她白皙的咽喉上面。

  似乎贞一个回答不好,叶天龙就会毫不犹豫杀了她:

  “朴东元是我死对头,你又是朴东元的人,我留着你,就是留后患。”

  在清冷的车灯照耀下,贞娇媚的面孔越发得艳丽,中性的装扮又给她增添了些知性美,她没有反抗:

  “让我见朴少一面,给朴家传一个消息,我给你做牛做马,还有我余生的忠诚。”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给我做牛做马?余生的忠诚?”

  贞补充上一句:“只要见十分钟就行。”

  “咱们已经打过交道了,我的价值你肯定已经清楚,这交易,你不吃亏。”

  她的俏脸有着一丝悲凉,眸子也黯淡无光,似乎这一个交易,是她最挣扎最无奈的选择。

  “我当然知道你的价值。”

  叶天龙笑容很是灿烂:“只是我有点不解,你已经认出是我拿下朴东元。”

  “你直接告诉朴家人,让他们来找我晦气、谈判,或者你们直接组织救人,不就行了?”

  他好奇问出一句:“干吗要用自己来交换呢?”

  贞轻声回道:“没有保护好朴少,我已经是一个罪人,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我把事情告诉了朴家,他们会找你谈判的,只是我希望再多做一点事,把朴少状况告诉他们,让他们心里有个底。”

  她一脸真挚:“既是对朴氏家族的弥补赎罪,也希望用我压压叶少杀意。”

  她还有一个理由没说,那就是她没找到朴东元的藏身之处,而且叶天龙的强大让她不敢轻易报复。

  权衡利弊,贞最终决定做这个交易。

  “够忠诚!让你跟朴东元见十分钟,换来你这么一个祸国祸民的女人,听起来,这交易很是划算。”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戏谑:“毕竟,无论是用你来暖床,还是用来杀人,都是一个很好的棋子。”

  贞抬头欣喜望着叶天龙:“你答应了?”

  叶天龙手指轻轻滑落,在她胸腹中间停了下来:“我当然答应,性价比这么高的事,怎会不答应?”

  “只是我这人比较无耻。”

  他淡淡一笑:“不见兔子不撒鹰,不吃点甜头,是不会相信你的诚意,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

  贞娇躯微微一颤,随后轻咬红唇:“好……”接着她鼓起勇气开口:“叶少,随我来!”

  三十分钟,附近一间星级酒店,豪华套房,贞落脚的地方。

  贞把叶天龙领入酒店后,就给他倒了一杯酒,让他慢慢品着,自己进去浴室洗澡。

  叶天龙也没有多说什么,坐在沙发晃悠悠喝酒,还悠闲扫视房间的环境,没有丝毫端倪和可疑。

  当他喝完两杯红酒时,浴室的玻璃门也拉开了,一股香气涌了出来:

  “叶少,久等了。”

  洗过澡的贞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头发和手臂滴着水珠,白里透红的玉肤,在灯光下尤为的炫人眼目。

  “身材真的不错。”

  坐在沙发上的叶天龙绽放一抹欣赏:“什么叫利器,你就是最厉害的利器,无坚不摧。”

  朦朦胧胧之间的东西最为动人心魄,永恒的爱情如此,漂亮的女人也是如此。

  只着浴巾的贞立在那里,更是让男人欣赏和冲动。

  贞不需说话,可是她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表情,看起来都是男人心目中的火焰。

  贞表情并不生动,也没有邀请,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木然,可是她站在那里,没有哪个男人不想征服。

  叶天龙也是如此。

  他端着红酒站了起来,缓缓来到女人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叹息一声:“颠倒众生,不外如此啊。”

  贞像是豁了出去,挤出一抹笑容开口:“贞不求颠倒众生,只希望可以取悦叶少。”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贞的温柔,贞的妖媚,只为叶少一人绽放。”

  贞轻轻吐出最后一个字眼,随即转了一个圆圈,手指一挑脱掉了身上浴巾,露出羊脂般光滑的身子。

  接着她又微微弯身,轻柔褪去最后一片布。

  她对叶天龙已经卸下了全部遮掩,把一具足够让男人喷血的身体陈在叶天龙面前。

  贞羞涩生硬展示着自己,却给人另一种诱惑,精致的俏脸,盈盈一握的细腰,修长的双腿,还有……

  “叶少,来吧!”

  贞踏前一步,拉近自己跟叶天龙的距离,随后伸手去脱后者的衣服。

  叶天龙笑着握住贞的手,他把剩下的半杯红酒,全部倒入贞的嘴里,笑容很是邪魅:

  “房间没有陷阱,酒水没有毒素,沙发没有暗箭,你身上也没杀机,看得出,你今晚带着诚意。”

  他轻柔出声:“不过我可没说过,我要的甜头,就是你的身体。”

  叶天龙初始没有直接道出自己的真正想法,还跟着贞来这里,目的就是想要考察她交易的诚意。

  贞的俏脸微微一变,带着几分羞愤:“叶少要什么甜头?”

  她的手指本能弯曲蓄力,但最终又松了开去。

  “给你五天时间,去广城和深城,帮我杀掉两个人。”

  叶天龙看着嘴角流淌红酒的女人笑道:“事成了,给你见朴东元。”

  “事不成,你就死在那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