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48章 剧本和坦白
  第1048章 剧本和坦白

  叶天龙带着赵瑶瑶和张青门在两名孔氏精锐护送下低调离开。

  看着离去的叶天龙他们,孔破狼又看看叼着雪茄编排剧本的哥哥,心情压抑走过去问出一句:

  “哥,没想到你连宋东中都杀了,这下事情麻烦了。”

  孔子雄挥手让人按照剧本布置现场,随后对弟弟淡淡出声:“确实麻烦,但长痛不如短痛。”

  “宋东中活着,剧本就会由他编排,毕竟他残疾了,他怎么诬蔑我们,我们都无法辩驳。”

  他喷出一口气:“他也一定会诬蔑我们,孔家会因此付出巨大代价,蔡家也会对我们刻骨仇恨。”

  孔破狼点点头,宋东中双腿残了,自然会变成一条恶狗,逮谁咬谁。

  “左右都是坑,干脆弄死宋东中。”

  孔子雄眼神很是凶悍:“我们自己编故事,信不信无所谓,总比哑巴吃黄连要好。”

  孔破狼叹息一声:“也是,活着的人,怎么讲故事,死人都无法辩驳!”

  “叶天龙那王八蛋,也真是心狠手辣,就这样干掉蔡金银,可干掉就干掉,干吗不杀干净一点?”

  他又流露一股不满:“他那两枪如果直接爆宋东中的脑袋,而不是打残他双腿多好。”

  “你当他不敢杀宋东中?他是故意留下宋东中的命,目的就是把我们也拖下水。”

  孔子雄扫过弟弟一眼,感觉弟弟还是嫩了一点,随后道出叶天龙的真正算计:

  “他心里清楚的很,蔡金银他们死了,宋东中残了,宋东中会恨屋及乌恨上我们。”

  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叶天龙是故意让宋东中变成一条乱咬人的疯狗。”

  “我们担心被疯狗咬死咬出血,就一定会出手把他干掉,这样一来,双方就坐同一条船了。”

  孔破狼微微一愣,随后低声一句:“你知道叶天龙算计,还按照他的剧本走?”

  孔子雄淡淡出声:“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当叶天龙打残宋东中双腿,咱们只能跟他共同进退。”

  “当然,我愿意跟叶天龙绑在一起,也是他有绑在一起的价值。”

  他脸上掠过一抹笑意:“赵家、武家、匈蒙跟叶天龙的关系,也是我应付这次危机的底气。”

  孔破狼点点头表示明白,接着又苦笑一声:“你杀掉宋东中后,我还以为你会连他也杀了。”

  “起杀心容易,可是你想过没有,万一杀不了他,咱们面对的结果是什么?”

  孔子雄的眼皮跳了两下:“第二个蔡金银或者宋东中。”

  “以前觉得叶天龙对五大家有忌惮,撑死只能做出捅你三刀的戏码,不敢往死里下手。”

  “可今天发现,幸亏以前没对叶天龙不择手段,不然你我坟头的草都可能一米高了。”

  意识到叶天龙敢杀自己后,孔子雄心底多了一分惆怅,这就意味着他的身份和光鲜全都没有意义。

  孔破狼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摸摸腹部伤口,不知道是无奈还是庆幸……

  “让警察慢十分钟过来,在场众人统一口供。”

  孔子雄看看手表,大手一挥发出指令:“宋东中跟蔡金银吃饭,喝酒喝多了,为了林贝拉打起来。”

  “宋家保镖枪械走火爆了蔡金银脑袋,林贝拉慌乱之中杀了宋东中。”

  “双方保镖火拼,死伤惨重,来跟叶天龙谈判的我们恰好撞见,为了民众就鸣枪警告他们弃械。”

  孔子雄把脑中剧本抛了出来:“对方不仅不服从,还杀红眼对我们射击,我腰部也中了一枪。”

  “无奈之下,孔破狼和你们只能自卫反击,一番激斗,最终击毙蔡氏一伙凶徒。”

  孔氏枪手齐齐点头,迅速消化相关信息,虽然还有很多需要完善,但大概事件轮廓先要出来。

  孔破狼低声一句:“那叶天龙他们呢?”

  孔子雄淡淡出声:“他是这起事件证人……谁都知道,他跟孔家是死对头,有捅三刀的仇恨。”

  “他的证词,会有人信。”

  没有人会相信,孔子雄跟叶天龙会勾结一起。

  就连孔子雄传出跟叶天龙做朋友的消息,在很多人眼里,也只不过是孔子雄玩的诡计。

  说到这,他拿起一把蔡氏保镖的枪,对着自己腰部外面扣动扳机,子弹擦拭而过,一股鲜血迸射……

  这时,叶天龙正让天墨和几名虎师送赵瑶瑶和张青门去希尔顿酒店,还让酒店给他们两个处理伤口。

  因为弹头都从小腿穿了出去,所以不需手术,叶天龙叮嘱天墨他们小心照顾后,就开车回了帝天居。

  回到帝天居的时候,叶天龙径直来到厨房,战青楼正在熬粥,见到叶天龙回来就笑着喊出一声:

  “天龙,你怎么回来了?难得见你中午在家,吃饭没有?没有的话,等一会,这锅鸡粥快好了。”

  随后,她鼻子轻轻嗅了一下,凝聚目光望向叶天龙:“你身上血气这么浓?”

  接着,战青楼又看到叶天龙身上有不少血迹:“你怎么了?受伤了?”

  “青楼姐姐,我没事。”

  叶天龙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随后按住要检查自己的战青楼笑道:“我没有受伤。”

  战青楼皱起眉头:“没受伤,这血是哪里来的?”

  “是别人的血。”

  叶天龙灌入半杯水,随后轻描淡写开口:“宋东中,蔡金银,死了。”

  战青楼先是不以为然,接着身躯一震,眼里流露一股惊讶:“你说什么?”

  “宋东中、蔡金银,死了。”

  叶天龙重复一遍:“我杀了蔡金银,孔子雄杀了宋东中。”

  他手里有孔子雄的剧本,可他没有对战青楼掩饰,很是平静地还原现场事实:

  “蔡金银欺男霸女,射伤我两个无辜朋友,还要拿枪爆掉我的头,我求饶无果就自卫反击杀了他。”

  他轻叹一声:“孔子雄一不做二不休,把在场的宋东中也杀了……”

  “胡闹!”

  战青楼的脸瞬间变了,布满凌厉杀意,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寒,霎间溢满整个厨房,温度好像都降低:

  “你知道宋东中和蔡金银是什么身份吗?一个是宋家大少,一个是台城一把手公子,身份显赫。”

  叶天龙淡淡出声:“我只认理,不认人。”

  “你”

  战青楼被叶天龙气了一下,目光锐利看着叶天龙:“这件事,你真没有错?”

  叶天龙摇摇头:“没有,有错的话,我都不敢回来吃饭了。”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战青楼脸上的怒容和杀意,也仿佛浪拂沙滩一般,竟也在这瞬间消失不见。

  她变成了没有情感的冷肃和漠然,嘴角下垂着,怒瞪的双目变成了微眯状态,显然在思考问题。

  “你把事情再给我从头到尾的说一遍。”

  很快,战青楼抬起头,声音威严而镇定,双眸一片冰冷:“丝毫都不许遗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