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54章 你会让我瞎了眼
  离开京城前,叶天龙去了一踏帝天居,对赵帝天再度检查和治疗。

  仪器显示赵帝天身体系数明显好转,至少血肉之躯不再具有衰败之势,多了一股微弱却坚韧的生机。

  连黏稠过度的血液也开始稀薄,减少了赵定天身体的负担。

  “大哥,情况不错。”

  叶天龙趁机给赵帝天背部一个旧伤针灸,让他以后不会再因下雨而疼痛,收拾完后他坐在对面喝茶:

  “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即使混不到老太君的年纪,也能平安过几年舒服日子。”

  他手指点一点外面的花木和鸟儿:“只是你绝对不能操劳自己,有时间有心情好好伺候这些花鸟。”

  “说句阴狠的话,它们的命等于你的命,它们活得越久你就活得越久,它们挂了你也就差不多了。”

  叶天龙给老人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大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赵帝天一如既往靠在长椅上,老脸满是皱纹却有着和蔼,他伸手接过叶天龙递过来的茶水:

  “它们活得好活得久,也就意味我花在它们的时间多,在工作投入的精力就少,也就能多活几年。”

  叶天龙竖起大拇指赞道:“大哥英明。”

  赵帝天笑了笑,别人的奉承,他会有所抗拒,但叶天龙的赞誉,他却觉得温暖,随后抿入一口茶道:

  “你要离京了?”

  叶天龙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

  赵帝天风轻云淡接过话题:“按照你以前留下的治疗计划,你应该是后天给我做检查。”

  “你表面上虽然玩世不恭,但实际上你很遵循规矩,你的执行力也强大,没有变故不会随意更改。”

  老人目光很是毒辣:“加上你来的时候,给老秦一堆药材,还有后续的治疗计划。”

  “这些都说明,你有事要离开。”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大哥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惭愧,惭愧。”

  赵帝天轻声问出一句:“怎么突然之间就要离开?是不是宋蔡两家给了巨大压力?”

  叶天龙一点都不意外老人知道此事,他尽量避免处理官方事务,但不代表不听各方简报。

  “宋蔡两家确实给了压力,传闻要买凶干掉我和孔子雄,但我不是怕他们跑掉。”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天底下有比帝天居再安全的地方吗?”

  赵帝天目光平和看着叶天龙笑道:“虽然知道你奉承我,但这句话还是对的。”

  帝天居,别说什么杀手保镖了,就是九品好手也不敢乱闯,胆敢非请勿入的,只有十品巅峰宗师了。

  因此叶天龙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真没错。

  “我有点私事需要处理,不得不离京一段日子。”

  叶天龙笑着回应老人:“大哥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别忘记,我可是答应你去医学院上课的。”

  “虽然我觉得,这个风口浪尖,你最好能够呆在帝天居,但你有事要处理,我也不能多说什么。”

  赵帝天轻声叮嘱叶天龙:“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再搞出高尔夫球场一事。”

  叶天龙点头:“大哥放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如犯我,我先忍再忍,忍无可忍,再爆他头。”

  赵帝天无奈一笑:“你啊,总是唯恐天下不乱。”

  接着他眯起眼睛出声:“你知道,我为什么批准战青楼这次帮你吗?”

  叶天龙笑着出声:“肯定不是因为我能治疗你,也不是因为你做我大哥。”

  他呼出一口长气:“你八成是因战青楼或者秦老他们感情倾向,以及出于稳定华夏社会作出决定。”

  “毕竟青楼姐姐她们都是你最亲信的人,你不能不考虑她们对我的感情。”

  叶天龙分析着赵帝天心理:“孔、宋、蔡三家体量太大了,一旦碰撞很容易影响国本。”

  “这些有考量,但不是真正原因。”

  赵帝天显然决定今天跟叶天龙深入聊天:“我帮你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你没错,第二,你诚实。”

  “高尔夫球场一事,虽然你的手段激烈了一点,但真正论起来,你只是一个反抗权贵的弱者。”

  “你不亮出身份,蔡金银真会爆掉你的头。”

  赵帝天抿入一口茶水润喉:“我看到这一点,所以能理解你当时的愤怒,尽管我不赞成你的极端。”

  “第二就是你诚实,对我们真当家人看待,没对我们隐瞒真相,更没有拿孔子雄的剧本忽悠我们。”

  老人目光很是真挚:“坦荡才能换取真诚,你没有让我们失望,我们自然也不能让你失望。”

  叶天龙微微一愣,随后轻叹一声:“谢谢大哥。”

  “我不清楚你这次离京要干什么。”

  赵帝天声音沉了下来:“也许蛰伏太久的你想要飞龙在天,也许胸怀壮志的你想要染血江山。”

  “但无论如何都好,你可以记住我一句话。”

  他眼睛很是真挚:“只要你问心无愧,赤子之心,我就永远是你的大哥,这里就永远是你一个家。”

  叶天龙身躯微微一怔,有些难于置信看着赵帝天,他清楚,这不仅是一个承诺,更是一个官方支持。

  “大哥,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担心我这是一时做戏?”

  叶天龙轻叹一声:“万一你被我蒙蔽了,你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赵帝天扬起一丝笑意,缓缓闭上眼睛靠回摇椅,干瘦的嘴唇慢慢张启:

  “六年前,你单枪匹马杀入战乱国家伊叙工地,解围被武装分子劫持的三十名中方国企工程师。”

  “五年前,在菲国度假的你,恰好遇见匪徒血洗华夏电视台年会游轮,四十多名男人全部被枪杀。”

  “三十五名女星和模特被劫持去匪窝,你一人一刀潜到船上,无声杀光匪徒,避免她们被糟蹋。”

  “四年前,驻非大使馆遭遇种族冲突,近千人包围大使馆,是你杀出血路,护送大使一家回华夏。”

  “三年前,面对最强横的毒贩,你义无反顾签了生死书,深入丛林救了柳书青他们。”

  “两年前,为了揭破东洋核辐射的危害,你不惧死神追杀独闯核电站,拍回震惊世界的泄露情况。”

  “每一次,你都身负重伤,九死一生,但每一次,你又都义无反顾。”

  赵帝天落地有声:“你为华夏做了这么多事,从未邀功也没拿钱,说明你心中真有这个国度。”

  “我这一生阅人无数,从未走眼,我就不相信,你会让我瞎了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