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58章 凶悍
  第1058章 凶悍

  斑点狗从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人,只知道有记忆的时候就呆在狗笼。

  十人一间的钢制狗笼,没有自由没有色彩,唯一能让他眼睛眯起的,就是天窗进来的阳光和冷风。

  在狗笼的九年里,他一直不知道外面世界是怎样的,也不知道什么叫热饭热水。

  每天早上五点,犬王就会往每个笼子丢入一块生肉,让十人都在上面撕咬一口,淬炼牙齿和凶性。

  这早上的一口生肉,需要支撑十二个小时的能量,所以大口一点和小口一点,严重影响身体的机能。

  所以很多人都为了咬大口一点,让自己变得更加嗜血和凶残。

  早上咬完这一口生肉,下一顿就是晚上六点,犬王会往每个笼子倾倒餐厅收过来的残羹冷炙。

  这些食物全都倒在地上,让每个笼子的人抢着吃,份量三斤,继续让笼子中人饱饿不一。

  犬王就用这样的喂食方式,让斑点狗他们进行身体的优胜劣汰。

  营养跟不上的人会在残杀环节瞬间被秒。

  在那个“狗咬狗”的村庄,至少有上百笼类似斑点狗这样的人,全是孤儿关押长大。

  在斑点狗呆到第九年的时候,村庄规模变得更加庞大更加成熟,生肉和残羹冷炙的质量也越差。

  他也开始知道,这个营地是柬朴寨第一贪哈刺将军建立,目的就是培养一批杀手做他们不方便的事。

  同时,也用这批杀手服务世界各地的贵客,赚取一笔笔巨额的买凶杀人外汇。

  在命贱如狗的那个国度,那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村庄几乎每天都有新人进去,也每天都有人死去,当然,也会有出笼的王者吃香喝辣,接受任务。

  在斑点狗出笼前的三个月时,三名出笼执行任务的‘恶犬’被人斩杀先后送回营地。

  就在营地准备派出第四名恶犬继续执行任务时,一直让他们恭敬和畏惧的第一代犬王当晚就被砍头。

  留着山羊胡的第一代犬王,脑袋被挂在营地的旗杆上,随着旗帜不断晃荡,上面还有一个‘龙’字。

  山羊胡犬王死了,第二代铁血犬王上任,发出全面追杀目标的指令,还直接聚集三名‘恶犬’追杀。

  三天后,三名‘恶犬’躺在营地门口,脑袋全部被人扭断,死得很是惊惧。

  也就在当天晚上,铁血犬王被人一刀穿喉,脑袋再度被人砍掉,同样悬挂在营地高高的旗杆上。

  旗帜上的“龙”迎风猎猎,刺激着每一条恶犬的眼睛。

  哈刺将军很是恼怒,马上委任了第三代犬王,一个体重三百斤,打了近百场黑拳的拳王。

  第三任犬王为了振奋士气,也为了钉死目标,隔天打开所有笼子的遮挡物,聚集两千号人去广场。

  犬王不仅展出了目标叶天龙,还咆哮着要干掉叶天龙为死去犬王报仇,为狗营赢回失去的尊严。

  只是吼声还没有落下,伪装成恶犬的叶天龙就出现了。

  不仅第一时间重创犬王,还当着两千多人的面,把犬王毫不留情割喉,让整个营地静的跟坟地一样。

  斑点狗至今记得,叶天龙抹断犬王脖子时,那股鲜血喷出来的颜色和动静,还有溅到他脸上的温热……

  一人一刀,深入敌营,当众割喉,何其强大?

  所以斑点狗听到叶天龙说起狗营的往昔,看到那张依然温润的脸,他就清楚眼前小子就是叶天龙。

  斑点狗没有半点对抗之心,叶天龙的强大是他一生不敢触碰的禁忌,因此他向富云安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

  见到斑点狗走来,富云安眼皮跳了一跳,随后吼出一声:“斑点狗,你要吃里扒外吗?”

  其余人也都纷纷吼道:“斑点狗,富少才是你主人,你敢不听话,打残你的狗腿。”

  “马上停住脚步,马上停住脚步!”

  斑点狗没有回应,只是面无表情前行,那段苦难的日子早就教会他,活下来才有真正的王道。

  “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富云安嗅到斑点狗的危险,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反水,但清楚这畜生是铁心干自己,所以吼叫连连:

  “给我拦住他!”

  十余名手下吼叫一声,操起家伙就向斑点狗冲过去。

  斑点狗依然没有停滞脚步,咀嚼着槟榔保持前冲态势,只是冷漠的眼睛,倏然间爆出凶悍和暴戾。

  这让富氏护卫没来由一阵心悸胆寒,脚下步伐下意识的一滞。

  就这一滞的空隙,斑点狗瞬间冲入了他们人群,双手左折右砸,如闪电纵横,双腿也横扫直跪。

  “咔嚓、咔嚓!”

  一连串的脆响炸起,前面四人齐齐发出惨叫,身子打着盘旋倒下,不是手被折断就是腿被人跪断。

  血腥气息瞬间弥漫开来。

  撂翻四人,斑点狗没有喘息,又是一个纵身,踢飞一张砸来的板凳后,就猛地跪在对方的大腿上。

  “啪!”

  令人牙酸的骨头爆裂声,忽然袭来的巨大疼痛,让对手惨叫着倒在地上。

  下一秒,斑点狗一脚踢在他下巴,让他喷着血摔飞出去。

  接着,斑点狗又用手揪住另一人的头发,猛的下拉,同时抬膝迎了上去,发出的巨大碎裂声……

  被撞中者,捂着脑袋跌坐墙根,满脸是血,失去战斗力,朦胧视野中,又见几个同伴先后倒地,全是断手断脚。

  这场战斗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同样迅速。

  很快,富云安惊恐万分的看见,自家阵营就剩下他一个人站着了。

  十几号护卫和同伴全倒在血泊中,虽然没有死去,但重伤让他们都流露说不出的恐惧。

  见到斑点狗经过,众人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爬在地上挣扎着后退,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了长长血痕。

  “斑点狗,你这个畜生!”

  富云安一边退后,一边去摸腰间一把土枪:“我给你那么多钱,你他妈的却反我?你会后悔的!”

  “你会后悔的!你动了我,富家会把你碎尸万段的,碎尸万段的!”

  “不要过来…”

  吼叫之余,富云安猛地拔出土枪,想要对着走来的斑点狗射击,可是眼前一闪,斑点狗不见踪影了。

  在富云安下意识环视要锁定时,斑点狗已经站在他面前,一手握着他的手腕,然后猛地一折。

  “咔嚓!”

  富云安的指关节发出一阵骨裂声,手骨断掉!前者止不住的发出哀嚎,像是半夜被捅入尖刀的肥猪。

  “砰!”

  斑点狗接住那把枪,反手一拍对方下巴,血光并现,疼痛的富云安立刻沉默,随后痛苦的轰然倒地。

  嘎然而止的落差感,让所有人的感官都一阵异样。

  接着富云安又惊惧看到,斑点狗对着他小腿猛地踩了一下,又是一记咔嚓,剧痛占据了他整个世界。

  是的,整个世界,因为在那一瞬间,富云安痛的晕了过去。

  “啪!”

  斑点狗把富云安丢在地上,再从怀里摸出两张银行卡丢在他身上,随后他扭头望向叶天龙。

  叶天龙淡淡出声:“滚!”

  斑点狗一个鞠躬,随即转身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