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59章 保护他的安全
  这一起冲突最终没有让警方介入处理,闻讯赶来的援兵迅速转移人员,两家还对此事保持统一口径。

  两方打保龄不小心碰撞受伤,绝对没有聚众斗殴或火拼之意。

  显然无论是富家还是姚氏,都不希望警方掺和进来让事态更复杂,同时也希望用自己手段解决问题。

  警方面对这种状况,只能做完简单笔录后,口头色厉内荏警告几句,最终带人撤离了保龄球馆。

  两方人马虽然相互敌视,但还是暂时按捺怒火,相续离开是非之地。

  一个小时后,江城的烤肉店,灯光柔和,香气四溢,晚风一吹,有着说不出的凉爽和惬意。

  二楼的临江卡座上,姚飞燕坐在叶天龙对面,动作轻柔地烤着肉,灯光下的女人跟烤肉一样诱人。

  姚飞燕已经换了一袭衣服,还把长发放了下来。

  一头波浪型的秀发披散在肩膀上,一件紧身的黑色低胸半截上衣,下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超短裙。

  身材玲珑起伏,散发着成熟的的气息,如非是公共场合,叶天龙都要考虑先吃肉还是先吃女人了。

  “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喝了几口大麦茶后,望着面前的女人一笑:“你向来不喜欢打打杀杀,现在却搞成火拼了。”

  “你都知道我不喜欢打杀,我又怎会跟人主动火拼?”

  姚飞燕向叶天龙绽放一个无奈笑容:“今天这事,还不是被逼的,内忧外患,只能怪我心太软。”

  叶天龙玩味一笑:“你还心软?”

  姚飞燕自然清楚叶天龙的意思,嘴角牵动一下有些尴尬:“以前是愚蠢,脑子进水作出过激举动。”

  “你不是原谅我了、给我一个机会吗?”

  女人带着一抹撒娇的意味:“你准备跟我算那笔帐?如果是的话,我不辩驳,要打要杀随你处置。”

  “如果还不解恨,就把咱们的高清床照发出去,让我再也见不得人好了。”

  姚飞燕眼神复杂看着叶天龙,清楚那一次的杀机,在叶天龙心里留下一道隔阂,也冷了两人的关系。

  只是她虽然知道不太容易挽救,但还是想要尝试弥补。

  她也看得出,叶天龙对她并非彻底绝情,不然哪会趟这浑水?

  叶天龙此时正心里一动,消化着女人的言语,看来袁老板一事真跟她无关,随后,他喝入一口茶水:

  “没想跟你算账……先说说今天怎么回事吧。”

  姚飞燕翻着焦黄的烤肉,声音轻柔而出:“姚氏集团有三艘货船,在金三角被富氏旗下武装扣了。”

  “下令的人正是今晚富云安,富氏集团富员外的侄子,负责制毒村联络和生意人之一。”

  “他之所以跟我作对,一是欺负我一个女人家,二是被杨芸蛊惑,让他帮忙拿回杨家的家产。”

  叶天龙眼睛眯起:“杨芸?”

  姚飞燕轻声解释一句:“就是今晚见到的红衣女孩,她是杨小强的侄女,在曼国读旅游专业。”

  叶天龙端着茶杯笑道:“你不是清洗了整个红衣集团吗?竟然还有漏网之鱼?”

  “杨家骨干、红衣老臣,我确实都摆平了,该消失的也消失了。”

  姚飞燕打开一瓶酸梅酒,给自己和叶天龙各倒了一杯,接着又给叶天龙夹了两片嫩黄的烤肉:

  “当时没有对杨芸下手,除了她一直没参与红衣和杨家的事之外,还有就是她一直在外读书。”

  “我觉得她知道不多,生性单纯,对自己没威胁,所以就忽略了,没想到人家是装疯卖傻。”

  她的俏脸有一丝惆怅:“她跟富云安勾搭在一起,知道富家底蕴后就准备借势。”

  “听说她不仅把身子给了富云安,还承诺只要帮杨家帮她夺回家产,她分一半给富云安。”

  “富云安一听,一问,一算,事情如果成功能捞几百亿,马上联合几个富家成员开始谋划。”

  姚飞燕很是无奈:“这不,一边让人在梅公河扣押我的三艘货船,一边飞来江城亲自跟我谈判。”

  叶天龙淡淡出声:“师出有名,又有捏住你的筹码,换成我也会掺和一脚。”

  接着他补充一句:“他开出什么条件,让你这么生气火拼?”

  姚飞燕看着叶天龙笑笑:“拿出五百亿给杨芸,我带点残渣安度余生。”

  “或者陪他三天,放我三船,杨芸进入董事局,你说,我要不要发飙?”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看来断他一腿是轻了。”接着补充一句:“看来富员外管教不行了。”

  “这倒不能冤枉富员外。”

  姚飞燕呼出一口长气,抿入一口酸梅酒后笑道:“富员外虽是一大毒枭,但还是有点底线和原则。”

  “我跟富氏正当交易十几次,采购各种合法用品,他从来没占我便宜,反而给我最大优惠。”

  “我的船几次在梅公河遭受扣押,只要给富员外办公室打电话,他都会尽力帮我一把。”

  “他还约束富氏旗下的武装势力,不管有没有交过路费,都不能对悬挂华夏旗帜的船只下手。”

  姚飞燕幽幽一叹:“他常对手下说,那些民商混口饭吃不容易,没必要打他们的主意。”

  叶天龙淡淡一笑:“想不到老富还有点可取之处啊,只可惜走了贩毒的邪路。”

  “他贩毒确实罪该万死,不过我曾听过他一个非公开场合的解释。”

  姚飞燕夹起一块肉送入嘴里:“富员外说,如果华夏毒品能够禁止,他随时可以关门大吉。”

  “可事实是禁止不了,市场需求一直摆在那里,没有富氏贩毒,也会有其他王氏、牛氏贩毒。”

  “与其让更凶残更没人性的毒贩掌控华夏市场,还不如让富氏集团来左右毒品数量流入。”

  “他会卡住市场需求供货,而不是无节制的贩卖,拉更多无辜人吸毒扩大生意。”

  她描述着富员外另一面:“同时,他会把贩毒的部分利润回报华夏,弥补他下十八层地狱的罪恶。”

  叶天龙眼里多了几分兴趣:“看来我轻视老富了。”

  接着,他又问出一句:“不过如你所说,老富管教严厉,那你干吗不给他电话,让他管管富云安?”

  “富员外失联了。”

  姚飞燕脸上划过一抹无奈:“我跟他秘书联系过,被告知富员外人在匈蒙,那边政乱,通讯管制。”

  “暂时没有人能联系上他,还有人说富员外已经死在乱枪中。”

  姚飞燕苦笑一声:“富云安肯定也是知道富员外凶多吉少,所以才敢对姚氏肆意妄为。”

  “而且富云安父亲富雨顺为首的一脉,跟富员外观念有很大分歧,所以对富员外也不是绝对恭敬。”

  她平静出声:“富员外对华夏的毒品供应,一直控制在一个适量范围,避免滋生更多的吸毒者。”

  “富雨顺他们则觉得,华夏十五亿人,应该生产更多毒品,吸引更多人吸食,这样才能赚更多。”

  “富雨顺还因此采取了行动,集合富氏退休员工,在境内搞了一个制毒村,准备独自多捞一点钱。”

  姚飞燕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说了出来:“富员外知道这一事,上个月回华夏捣毁了它。”

  “断了富雨顺一根手指,还喝斥他们不得乱来,不然就用家法活埋。”

  叶天龙恍然大悟,怪不得富员外上个月匆匆入境,然后又低调的离去,原来是处理家事。

  姚飞燕看着叶天龙出声:“富员外毁掉制毒村后就去了匈蒙,然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根据我高价买到的消息,富云安前几天喝醉时提过,无论富员外是否死于战乱,这次都回不来。”

  “因为他爹已派出杀手,要让富员外永远留在匈蒙,这样,富雨顺一脉就能上位,就能扩大市场。”

  她有些无奈:“反正富氏现在一团糟,也就把我扯入了漩涡,怀璧其罪啊。”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看来老富不能死啊。”

  随后,他拿出了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淡淡出声:

  “云姬,让人找到富员外,保护他的绝对安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