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61章 这人,我要了(四更)
  吃完晚饭走出来的时候,叶天龙牵着姚飞燕向车队走去。

  风有点冷,带着一股子寒意,特别是从江面吹拂过来的味道,让人感觉很像血腥气息。

  这种阴冷环境,加上刚刚收到的战书,很容易让人生出穷途末路之感,只是姚飞燕脸上没半点畏惧。

  跟叶天龙开诚布公,还决定分一半股份给他后,姚飞燕心里就有赎罪般的轻松,再大风险也能面对。

  叶天龙一边拉着女人前行,一边想着刚才请帖,明晚该怎样回敬这富云安他们呢?

  念头转动中,他还扫视了角落一眼,发现斑点狗还在,只是看到自己跟姚飞燕出来,他也站起来。

  叶天龙眼睛凝聚一抹光芒:这斑点狗要干什么?难道要找自己报仇?

  他看着斑点狗,斑点狗也瞄向叶天龙,没有说话,眼睛有一丝惧怕,又有一抹期盼。

  那种感觉,就跟等待进食又不敢擅动的饿狗一样。

  “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

  就在这时,惨白的街灯下,一个扎辫子的小女孩提着花篮出现,看着牵手的叶天龙和姚飞燕很高兴:

  “祝你们百年好合。”

  她的花篮里还有五六束玫瑰跟百合,在灯光中看上去有些枯萎,她眼里流露叶天龙帮衬的渴望。

  两名姚氏保镖挡住了小女孩,不让后者靠近避免有危险。

  保龄球馆刚刚发生冲突,又拿到富家的请帖,双方关系极其紧张,这时候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见到两个魁梧男子挡住自己,小女孩识趣地停住脚步,放弃死缠烂打的招式,很是遗憾看着叶天龙。

  “把她的花全部买下来吧。”

  姚飞燕看了小女孩一眼,没有走过去跟她聊天,但让姚氏保镖把她的花买了。

  叶天龙脸上掠过一抹笑容,女人博取自己好感之余,又不忘记一分小心。

  姚氏保镖掏出两百块,把花和篮子都买了过来,小女孩拿着两百块很高兴,对姚飞燕大声喊叫一句:

  “谢谢姐姐,谢谢哥哥,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听到小女孩这一句话,姚飞燕俏脸多了一丝柔和,还瞄了叶天龙一眼,有一抹试探和不安。

  叶天龙笑着握住女人的手:“把花拿上,回家吧。”

  姚飞燕再无平日犀利,只有无尽的娇柔,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就跟叶天龙走向车队。

  叶天龙还瞄了斑点狗一样,斑点狗还孤零零站在暗影中,目光期盼看着自己。

  “砰!”

  就在这时,一辆面包车忽然毫无征兆窜出,直接撞中注意力全放叶天龙身上的斑点狗。

  一声巨响中,斑点狗跌出十几米,途中还对着夜空喷出一口鲜血,接着又是砰一声倒地,拖出五米。

  他口鼻流血,眼有痛苦,但很快咬牙翻身跃起,忍痛避开又冲撞过来的面包车。

  “呼!”

  面包车一撞落空,于是方向盘一转,尾端狠狠扫出,擦在斑点狗的腰部,一股蛮力又让他甩出几米。

  斑点狗眼神一冷,脚步后退出七八步,躲避横冲直撞的面包车。

  “嘎!”

  这时面包车已经踩下刹车,车门拉开,涌出十几个戴面具的男子,手里全都拿着铁钩和长绳。

  下一秒,街道尽头又冲来两部面包车,打开的车门全是面具男子,清一色的铁钩和长绳,杀气腾腾。

  “戒备!”

  姚飞燕见状脸色巨变,向十余名保镖喝出一声,接着又拉住叶天龙出声:“八成是富家派来的。”

  “他们也太阴险了,一边喊着明晚谈判,一边又派人来围杀,摆明是麻痹我们方便偷袭。”

  她还从手袋摸出一支袖珍手枪:“天龙,我们赶紧离开。”

  叶天龙伸手握着女人的手,望着前方轻声安抚一句:“不是冲我们来的,他们是来清理叛徒的。”

  “清理叛徒?”

  姚飞燕微微一怔,随后望向斑点狗:“他?”

  接着恍然大悟,斑点狗临时反水,打断富云安一手一脚,富家怎能忍下这口恶气?

  自己家大业大,富氏可以慢慢对付,但斑点狗这样的打手,富家根本不会浪费时间慢慢玩。

  想通对方不是冲自己来的,姚飞燕就轻松些许,随后望向已经厮杀白热化的场面。

  斑点狗很能打,而且出手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可是刚才没有防备被车子撞中,身体已经严重受伤。

  而面对的围杀者又全都是训练有素,铁钩和长绳穿梭不停,斑点狗扛住三个回合后开始难于支撑。

  但他还是没有屈服,像是一只走投无路的恶犬,盯着面前的敌人。

  “呼!”

  一个黑衣汉子手里的刀刚挥出,手臂已被反拧到背后,“咔嚓”一响,硬生生被斑点狗扭断。

  另一个人趁机从背后冲来,但斑点狗的脚已反踢出去,踢在他的腰上。

  这人就像是一只皮球般,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呼,然后撞在车上倒地。

  “嗖嗖嗖!”

  也就在这时,十几条带着钩子的长索,从头顶,从腰身,从手臂,从双脚缠了过来。

  斑点狗喉咙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向最前面一个面具男子扑过去。只可惜他已迟了一步。

  在卖花丫头的惊呼中,十几条带着钩子的长索,已经呼啸着卷在斑点狗身上。

  周围的面具男子手腕用力,钩子立刻钩入斑点狗的肉里,绳子也勒得更紧,就跟农村杀猪杀狗一样。

  下一秒,两支棒球棍狠狠砸在斑点狗身上,砰砰声响中,斑点狗又喷出一口鲜血。

  显然,这伙人肆虐斑点狗的兴趣比杀人更浓。

  “打断他两条腿!”

  一个面具男子喝出一声:“拖走,活埋!”

  两支棒球棍一抖,鲜血散去,随后高高抡起,准备砸断斑点狗的小腿。

  “砰!”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一支棒球棍爆裂,全场一寂。

  姚飞燕从保镖后面走了上来,举着散发硝烟的手枪,娇喝一声:“这人,我要了!”

  “富家有什么不爽,明晚一并算清楚。”

  说完之后,她又是一枪,把另一支棒球棍也爆掉:“来人,带走!”

  叶天龙看着女人微露赞赏:pas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