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68章 委屈(五更)
  王府山庄,休闲度假山庄,八号厢房,这是屠人妖给妖姬安排的一处居所,也是富云安旗下的产业。

  妖姬执行任务时,一般都是自己挑选地方,很少入住他人安排的居处,这样才能得到最大安全保障。

  只是她的观察站小屋被叶天龙霸占,她又急于清除身上‘粟璎’药水,所以就近躲入这里做事。

  妖姬耗费两个小时排除‘粟璎’药水,开始感觉身体渐渐轻爽,好像所有药水残汁慢慢排出。

  可当她从浴缸出来穿上浴袍重新打座,身体就变得异样起来,不仅重新变得沉重,还有欲火在蔓延。

  妖姬找出几种药物吃下,包括屠人妖提供的‘粟璎’解药,可依然没有半点作用,身体火热。

  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内心深处升腾而起,无数个面孔如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转动不停。

  那些面孔竟然,竟然都是男人的面孔,有屠人妖的,有富员外的,有叶天龙的,还有很多很多。

  面孔虽然不同,但眼神却都是一样的,邪恶而垂涎……

  但奇怪的是,这种平时极为厌恶的猥琐眼神,在此刻,对妖姬竟有着酒徒遇见了甘醇美酒的吸引:

  她很想拥抱其中一个男人,一个魁梧强壮的男人,然后在这地毯上好好翻滚,发泄内心的情绪……

  “叶天龙,叶天龙,叶天龙……”

  一个声音在内心深处不停的呼喊着,还越来越大,刺激着妖姬的身体和神经,随后她就见房门洞开。

  三个平头青年推着一张轮椅进来,轮椅上,坐着一个手脚打有石膏的男子,他的脸上,笑容邪恶。

  妖姬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富云安,就是自己这次暗中协助的对象,只是富云安不知道她的存在。

  同时,她作出一个判断,她是被富云安算计了。

  “啪!”

  事实正如他所料,进入房间后,富云安就让人把空调关了,还捏一捏鼻子躲避些许粉末,随后笑道:

  “美女,自我介绍一下,跨国集团富氏大少,富云安,这王府山庄就是我的。”

  他目光贪婪看着妖姬笑道:“看到美女出现,虽然知道打扰冒昧,但实在按捺不住爱慕之心。”

  “所以进来打个招呼,希望你不要介意。”

  富云安眼里还有一抹促狭:“不知道美女怎么称呼?咱们好好亲近亲近?”

  在保龄球馆,他虽然被斑点狗打断手脚,但斑点狗对他念了恩,所以不是致残的级别。

  医生忙碌半晚就帮他驳回去还打上石膏,缓过气后,富云安就不想呆在沉闷的医院。

  他让人送自己来王府山庄疗养,这里美女比医院多十倍,而且他要看晚上的大戏。

  在王府山庄躺了半天,富云安又变得不安分起来,希望找一个美女冲冲霉运,妖姬恰好进入他视野。

  他看到妖姬第一眼就惊为天人,玩弄过的数十名漂亮女人中,没有一个比得上这异域风情的主。

  于是富云安就使用了小手段,让人往八号厢房的空调施放情药,然后掌握时间出现在妖姬面前。

  “砰!”

  妖姬判断富云安下药,还锁定他居心叵测后,就二话不说起身退入洗手间,随后一把反锁住玻璃门。

  同时,还拿出手机给叶天龙打了电话。

  妖姬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人,从小不仅练了各种媚术,还研究了心理,对男人心思和动作很是了解。

  她看到富云安已喷火的眼神,还有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就知道说什么都阻止不了对方侵犯自己。

  无论她自报身份、搬出富雨顺或者屠人妖,都不会换来热血昏头的富云安放过自己。

  最多,他会按捺性子,等待自己药性大发逆推,然后以此来掩饰禽兽勾当。

  看透这一切,浑身乏力的妖姬就直接躲入洗手间,希望赢取一点时间,也希望那冤家能够及时赶来。

  妖姬恨叶天龙,想咬死叶天龙,可又觉得,只有他才配夺走她的身子。

  “美女,美女,你干什么啊?”

  富云安见到妖姬躲入洗手间,不仅没有发怒,反而笑声阴柔,显然意识到妖姬药性发作:

  “不握握手认识一下吗?一见面就鸳鸯澡?这太豪放了吧?”

  身边三名同伴闻言哈哈大笑,齐齐喊着:“富少有福,富少有福。”

  此时此刻,裹着浴袍的妖姬泡入水里,平日妖媚如花的容颜变成了潮红色,秀眉轻蹙。

  豆大汗水从她那白玉般的肌肤沁出,她的气息忽粗忽细,玲珑身躯随着呼吸时起时伏,惹火至极。

  神色间更是风情流动,那股恼人的燥热在身上蔓延。

  “美女,我能进来吗?”

  虽然隔着玻璃门,但富云安还是能捕捉到妖姬的呼吸声,知道药性发作,于是故作彬彬有礼: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

  他知道自己放的那点东西,就是再坚强贞烈的石女,也会发出野猫般的声音,主动投怀送抱。

  “咔嚓!”

  两名平头青年冲上去,动作利索撬开玻璃门,露出浴缸中裹着浴巾的妖姬,那份雪白让人眼睛都直。

  “你……给我滚……”

  妖姬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你敢动我,我杀了你,一定杀了你。”

  虽然她字眼冷酷,但时尔迷蒙时尔冰寒的双眸,就如思春的少女,有着似拒还迎的娇羞。

  “是你邀请我的啊?怎么又要我死?再说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富云安完全被妖姬的娇艳惊叹,口水都连吞了三下,随后转着轮椅靠近。

  两个人此时的距离越发靠近,那张俏脸让富云安血脉贲张,妖姬身上的芳香更让富云安心乱神迷。

  他的呼吸也跟着粗重起来,迫不及待的伸手去解妖姬的浴巾:“洗澡不能裹着浴巾的,这不好。”

  妖姬一动不动的任由富云安施为,此刻,她真没有半点力气反抗。

  换成昔日,她肯定不会被这情药撂倒,无奈她力气全部耗在‘粟璎’药水上,所以阴沟里翻船。

  妖姬呼吸急促:“你一定会后悔的,你敢碰我,我发誓杀你全家。”

  往日里雷厉风行杀伐决断的妖艳美人,终于流露出女人作为弱者该有的柔弱。

  “你这么漂亮,就算玩一次丢了命,也是值得的,杀全家也值得。”

  富云安的手指捏上浴巾一端狞笑:“这脸,这腿,这手,这胸,啧啧,可以玩好几年呢。”

  他啧啧几声,赞叹造物主的高超手法,这尤物颠倒众生,蛊惑人心,幻想待会儿用什么姿势发泄。

  “砰砰砰!”

  就在这时,三名跟着邪笑的同伴身躯一震,随后就一头栽倒在地,没了声息,地面跌着烟灰缸。

  接着,一个声音极其恼火地传来:“你敢动她,我先杀你全家……”

  叶天龙姗姗来迟。

  他眼里满是委屈和怒火,这倒不是他正义感爆棚,而是恼怒自己差点没成为拱白菜的第一头猪。

  这么漂亮的尤物,自己都还没有拔头筹,富云安算什么东西?

  “砰!”

  想到这里,叶天龙一巴掌扇飞富云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