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70章 后果自负
  江楼,占地极广,有点像鸟巢的样子,常年展示各种艺术活动、大型酒会或者慈善拍卖。

  今晚的江楼,它更是万众瞩目,豪车扎堆名流云集,因为今晚有一个欢迎和捐献仪式。

  主题是江城各方欢迎富氏集团强势进驻,以及富氏将向江城大学捐献十亿元教育基金。

  虽然这个酒会晚上八点才开始,但黄昏六点,附近道路就开始实施管制,广场更是清人。

  数十名安保人员扼守出入口,还在人员密集之处来回巡查。

  拥有一千个车位的停车场,也很快停满一辆接一辆的豪车,钻出一个个雍容华贵的成功人士或名媛。

  油光发亮的大背头,娥娜多姿的小蛮腰,意气风发,珠光宝气,雪白春色,在璀璨灯光中尽情展现。

  路过的行人只能羡慕眺望两下,随后摇摇头离开刺激人生的地方。

  今晚酒会,不仅有大批商界人士参与,江湖大佬和政要权贵也会现身,江城以最大诚意欢迎富雨顺。

  七点不到,大厅已经坐满两百多名江城名流,谈笑风生,奉承连连,让阔大的江楼格外热闹。

  随着各方权贵的现身,二十名佩戴微型耳麦合法持枪的安保人员也进驻大厅,严密保护众人安全。

  他们一边神情警惕环视会场的可疑人员,一边用余光掠过衣着华丽的名媛贵妇,眼里闪过一抹涟漪。

  这年头,任何一个酒会都需要女人点缀,而且女人质量越高,也意味着酒会越上档次。

  今天酒会多的是漂亮女人,而且大多数是平凡男人梦寐以求的名媛贵妇。

  她们一个个优雅的走红地毯般,有的做男人的陪衬,风情万种,有的则和男人一样,撑起自己的天。

  “搞什么?”

  姚飞燕走到江楼门口时,俏脸掠过一抹惊讶,似乎没想到,今晚的谈判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她还以为是富雨顺带着富氏精锐或者黑帮子弟,杀气腾腾暴力威胁自己交出凶手和赔偿。

  谁知,却是一场唯有自己不知道的酒会,参与成员全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

  如非见到门口写着欢迎富雨顺的横幅,姚飞燕都以为自己走错了,惊讶过后,姚飞燕很快想通了:

  “富雨顺是要当着整个江城权贵的脸,把我像蚂蚁一样狠狠踩踏在脚下啊。”

  她拿出手机把情况告知要晚半个小时的叶天龙,笑谈今晚是鸿门宴的尊贵版,杀人无形的局。

  接着她又有点好奇,这家伙失踪一整天了,也不知道去干些什么,不过她相信叶天龙不会丢下自己。

  跟着姚飞燕前来的十余名华衣男女,环视眼前阵仗一眼都流露一丝不安,似乎都嗅到了不好的征兆。

  “姚总!”

  一个听完电话的漂亮女子伸手拉住姚飞燕:“富家看来要当众威压我们,我们要不避一避锋锐?”

  漂亮秘书名叫米蓝,是姚飞燕的法律顾问,也算是姚飞燕半个闺蜜,算得上红衣集团的一员大将。

  她也是一个聪慧的女人,一眼就看透富雨顺的居心:“今晚这谈判对我们异常不利。”

  “如果我们现在踏入进去,接下来不仅要承受富雨顺羞辱,还可能被半个江城权贵施压。”

  米蓝俏脸有一丝凝重,低声告知姚飞燕:“我刚收到消息,富雨顺为了在江城立足,下了大血本。”

  “见了很多人,送了很多礼。”

  米蓝小心翼翼提醒姚飞燕:“所以他现在是江城各方的宠儿,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运财童子。”

  “如果他们介入姚氏跟富家的恩怨,他们只会偏袒富雨顺一方,不管富雨顺是对还是错。”

  “而且他还有富云安受伤,杨芸控诉等悲情牌。”

  米蓝轻声劝告着姚飞燕:“我们还是不要进去吧,双方谈判换一个时间吧。”

  其实不需要米蓝出声汇报,姚飞燕也能从现场判断出今晚戏码,换成以前,她可能夹着尾巴离开。

  但今晚,她会进去,除了她觉得双方必须狠狠撕一次外,还有就是她不能退却给叶天龙丢了脸。

  姚飞燕决定并入天龙集团的那刻起,就清楚了两件事情,一是对抗强敌的资本,二是维护天龙声誉。

  叶天龙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进去。

  所以姚飞燕瞄了米蓝他们一眼,声音轻柔而出:“我今晚必须进去做个了断。”

  “你们有谁害怕的,可以选择离开,我绝对不会怨恨你们,但也不会再共富贵。”

  说完之后,姚飞燕就拍拍衣服,向安检门口走了过去,义无反顾。

  姚飞燕穿着一身洁白的衬衫,衣领处有点淡雅的蓝色花纹点缀,下面是黑色短裙,暗紫色的高跟鞋。

  穿着很简单,但姣好的身材,却被衣衫包裹的曲线玲珑。

  她这向门口走去,不仅娥娜多姿,还尽显一种御姐的风范,米蓝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跟了上去。

  剩下的十余人相视一眼,迟疑一会后,八人跟着米蓝走入进去,其余人则留在了门外。

  姚飞燕走进大厅时,大厅正笑声连连,气氛热闹,但见到姚飞燕出现马上停止交谈,还纷纷避让。

  几个华衣男女更是弹弓一样夸张躲避,宛如姚飞燕是什么洪荒野兽。

  不少跟姚飞燕相熟的江城权贵,也尴尬一笑低头避开姚飞燕打招呼。

  “墙倒众人推啊,看来大家要跟着富雨顺踩死我姚飞燕了。”

  姚飞燕环视四周人群一眼,不置可否一笑,随后径直从门口向主席台走去:“只是你们要记住。”

  “我姚飞燕这堵墙还坚固得很,今晚万一不倒下,你们可就要手痛了。”

  让开道路的宾客闻言笑笑,全都是不以为然,觉得姚飞燕死撑一口气。

  姚飞燕很快走到前面一张桌子,这里坐着十余个男女,一个个德高望重,位高权重,代表江城高层。

  其中一个华衣老者,被姚飞燕目光锁定。

  富雨顺。

  富雨顺今天穿着一件浅黑色的高档西服,系着红蓝相间的领带,俨然一幅成功商业人士的气派。

  他长得很是白净,彬彬有礼,唯有眼毒的老江湖老狐狸,才能从他笑容之下捕捉到毒蛇般阴冷的光。

  姚飞燕看着他,他也看着姚飞燕,笑容戏谑,但没有说话。

  见到姚飞燕走过来,一个身穿衬衫大腹便便颇有官相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板起脸很是严肃地开口:

  “小姚,你这是干什么?什么叫墙倒众人推?什么叫跟着富先生踩死你?”

  “你这种态度很是诛心,也让人很是伤心,对不起富先生,对不起市正府,也对不起大家。”

  中年男子拿过一瓶茅台,随后拿过一个高脚杯,哗啦啦倒满,至少半斤,随后手指一敲冷笑:

  “干了这杯酒,我当你说醉话,不然后果自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