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75章 不得留五更
  第1075章 不得留五更

  晚上十点,一列防弹车队行驶在江城主干道上,目的地就是江城土皇帝六爷的府邸。

  其中一辆黑色的保姆车,除了一名司机和一名保镖外,还坐着神情难看的六爷和富雨顺,

  大庭广众的光鲜和伪善在此刻全都撕裂了开去,夹着雪茄的两人眼里,只有一股想要杀人的狠戾。

  “六爷,你是江城大哥,三教九流唯你是瞻,你的义子还是特训队组长。”

  半支雪茄过后,富雨顺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嗖嗖嗖地写了一个数字,然后推到六爷的面前笑道:

  “这是三千万,一点心意,希望六爷能够赏脸收下。”

  六爷眼睛止不住眯起,阴沉的脸上绽放一抹笑容:“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富先生先说说用意吧。”

  “毕竟我是一个糟老头子,很多事情有心无力。”

  富雨顺喷出一口浓烟,发出一阵爽朗大笑:“六爷放心,不是让你杀人放火,只想你保护我两天。”

  “只要我在江城能平安度过两天,除了你面前的三千万之外,我会再给你两千万。”

  六爷没有太多欣喜,相反戏谑问出一句:“你怕那小子?”

  “我当然不怕那小子。”

  富雨顺的老脸扬起一丝笑意:“他不过是狐假虎威的狐狸,有点狡猾,但入不得你我的法眼。”

  “我担心的是富员外对我下毒手,他喜欢大权独揽,我却经常反对他,他早看我不顺眼。”

  “这次借叶天龙炒掉我,肯定还有后手,他这人做事向来赶尽杀绝,九成九会要我的命。”

  他道出自己的本意:“我在江城没多少人手,就是有也难于上台面,所以希望能得到六爷的庇护。”

  六爷转动了一下掌中核桃:“我保护你?”

  “六爷也不用担心风险太大,除了你已经得罪叶天龙外,还有就是我只需要你保护两天。”

  富雨顺伸出两根手指头:“我已经联系了屠人妖,他答应派人来接我。”

  “最多两天,他派出来的高手就会带我离开,两天赚取五千万,这对六爷绝对是划算的交易。”

  富雨顺是一个聪明人,虽然叶天龙只是炒掉他,让事情看起来不太严重,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做打算。

  不然等风险降临的时候,那就根本应付不了富员外的发难。

  “五千万确实不少,可是你要知道,我这是跟富员外作对啊。”

  六爷眼睛滴溜溜一转,流露一抹老奸巨猾:“我就一个江城大佬,论财力、人力,都被富氏碾压。”

  “我得罪叶天龙,哪怕杀了他,都不代表得罪富员外,双方多少还有周旋余地。”

  “但如果富员外铁心要杀你,我不识好歹保护你,那可就是动了富员外的逆鳞。”

  六爷一副很是惧怕的样子:“我跟我的铁钩会可就万劫不复,多少个五千万都弥补不了。”

  富雨顺冷笑一声:“六爷,大家都是老江湖了,你我交情还不浅,说这些没营养的话,真没意思。”

  六爷捏起雪茄叹息一声:“我说的是事实啊,老弟。”

  富雨顺轻声接过话题:“富氏集团确实是一头庞然大物,但他的根据和势力几乎集中在金三角。”

  “华夏还真没几个富氏的势力和触角,别说江城了,你看看京城、明江,有富氏的据点吗?”

  在六爷眼睛微微眯起时,富雨顺补充上一句:“知道为什么吗?”

  “除了富员外不想摊子铺的太大之外,还有就是荣家时不时砍富家几下枝节。”

  “以前富氏也试图在华夏弄几个分部,但每次兵强马壮的时候,都会遭受荣家毫不留情打压。”

  他跟六爷推心置腹:“所以十年来,富氏在华夏都没有真正的据点,毒品流通也只能找代理去谈。”

  “因此铁钩会根本不用担心富氏报复,富员外的手再长也伸不到江城的。”

  富雨顺手指一敲茶几:“他真敢伸进来,你不用动他,荣家都会砍了他。”

  “就算荣家不动他,难道六爷没抗衡能力?金枪银刀铁弯钩,六爷旗下,三大战将,谁人不知?”

  “哈哈哈,老弟过奖了。”

  六爷发出一声大笑:“听你这样一说,好像有几分道理,可是你也说了,富氏是华夏毒品王。”

  “我得罪富员外,以后不给我货,或者提高价格,我可就亏大发了。”

  六爷虽然老了,但一点都不糊涂,还精打细算:“你知道,我每年毒品利润就好几个亿。”

  “这点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

  富雨顺暗骂他一声老狐狸:“只要我活下来,将来富员外真卡你的货,不,你不再需要用他的货。”

  “只要我安全活着去到曼国,我可以给你牵线屠人妖,保证货好一个档次,价格低两成。”

  “我还可以告诉你,只要我重新站稳阵脚,我就会杀回华夏再建制毒村。”

  富雨顺连连画出大饼:“到时我分三成股份给你,甚至帮你培训制毒人员,让六爷你成为南方王。”

  听到富雨顺这些承诺,六爷的眼睛亮了起来,随即拿起酒瓶倒满两个酒杯,举起其中一杯笑道:

  “老弟这么豪爽大方,老哥自然不能弱了名头,你这两天安心呆在我宅子,绝对不让人伤害到你。”

  六爷大手一挥:“我会调两队最精锐的人马,二十四小时保护老弟安全。”

  富雨顺举起高脚杯一笑:“那就合作愉快。”

  两人笑着碰杯,随后喝入半杯红酒,气氛很是融洽。

  松了半口气的富雨顺,忽然看着六爷笑道:“六爷,我需要给你提个醒,叶天龙是阴险小人。”

  “他只能炒掉我,不敢要我命,不然早就动我了,但是他可能会对六爷不利。”

  富雨顺刺激着六爷的怒火:“你看他在现场对你的叫嚣,好像要把你千刀万剐似的。”

  “只是这小子虽然狂妄,但身边护卫还是有点水准,你出入务必小心,免得遭受小人暗算。”

  她低声一句:“后天就是月圆之夜了,六爷没事最好不要外出。”

  听到叶天龙三个字,六爷的老脸瞬间阴沉下来,现场被羞辱的场景又历历在目,他眼里迸射杀机:

  “月圆之夜,送我上路?这么无知的话,也只有他说的出来。”

  六爷流露一股杀伐果断:“我连你都庇护了,不在乎多杀一个人了。”

  “再说了,只要我做的干净点没有证据谁奈我何?毛头小子的后台富员外难不成能生吞活剥了我?”

  六爷昂起头狞笑,满脸杀机充盈,展露一方黑道枭雄的真面目,随后向副驾驶座的保镖发出指令:

  “告诉铁弯钩,小子三更死,不得留五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