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85章 回天无力
  平头青年瞪大惊恐的眼睛,然后噗通一下倒了下去,浑身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

  他最后看到的只是残手影子,还有那一双冷漠的眼神。

  “你的刀,很快!”

  见到五名同伴顷刻被割喉,银刀嘴角止不住牵动一下,落寞神情多了一点认真:“至少不差给我。”

  他没有在意平头青年他们的死去,对于银刀来说,死人已经没有价值,为他们伤心只会乱自己心神。

  相比义愤填膺来说,银刀更希望保持平静,杀掉残手为他们报仇。

  此刻,残手一抖手腕,把刀刃上的鲜血甩掉,随后看着对方淡淡出声:

  “别废话了,动手吧,今晚你我只有一个活着。”

  银刀哈哈大笑:“那个人,一定是我。”他连问对方来历都懒得问,更没有求证是不是叶天龙的人。

  他只清楚,不管残手什么底细,自己都必须踏着他的尸体,才能见到要杀的叶天龙。

  四目一对,相互紧锁,流露着欣赏和杀意,双方都看到彼此的影子,可又清楚,立场注定生死一战。

  “哐当!”

  就在这时,天窗碎裂的商务车忽然掉落一块碎片,撞击地面发出一记清脆声响。

  就是这一个动静,对峙的两人瞬间暴动,齐齐裸露獠牙向对方扑去。

  “当!”

  没有试探,没有花式架子,双方最快速度挥出一刀,两刀在半空相撞,发出一记清脆声响。

  一股蛮力相互涌到对方手臂,两人立刻触电一样弹开。

  残手的身子向后一个漂亮后空翻,行云流水的落在地上,眼中射出一抹兴趣的光芒。

  银刀的强大,有点超出残手的想象。

  银刀的双脚则在地面上摩擦出两道黑色痕迹,足下鞋底差一点就被磨破了,可见两人的力道之大。

  然后,那双腿在轻微颤抖着,握刀的手也在颤抖,眼中神色依然亢奋,但已经多了一丝凝重之色。

  残手的强大,何尝不是让他震惊?

  “嗖!”

  没有停歇,残手脚步一挪,整个身躯陡然向前一沉,双足瞬间发力,犹如一支利箭嗖一声射了出去。

  “砰!”

  十米的距离,残手在身子前倾的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银刀的眼前,叶刀一转,切向了银刀的脖子。

  银刀脸色微变,右手一抬,两刀相碰,沉闷的响声中,银刀的身躯连续向后倒退了七步。

  每倒退一步,地面上就会留下一个的足印。

  “当当当!”

  残手没有丢失这个机会,追着银刀的身躯贴了上去,叶刀如流水一样连绵不断斩出。

  银刀眼中精光再闪,吼叫一声,手中利器也横挡上去,手腕抖动,速度不亚于残手。

  “当当当……”

  一连串清脆的撞击声响,几乎在同一时间传开,甚至声音听上去就仿佛只有一个。

  因为那十几次撞击声都是重叠在一起炸起。

  两道身影在道路上不断碰撞,不断纠缠,双方脚步挪移出五十多米,最后才在一道小巷门口分开。

  分开之后的残手没有继续进攻,抹掉肩膀一抹血迹,点点头:“你很强,只是你今晚必须要死。”

  银刀淡淡一笑:“我知道,今晚你我总有一个要死。”

  残手轻叹一句:“我很欣赏你,你有什么遗言要说吗?或许我可以替你完成。”

  银刀低头看了胸口被对方切开的伤口,落寞惆怅的神情多了一丝笑容:“你可以相信?”

  残手点点头:“可以!”

  “如果今晚我死了,帮我把银刀送到她手里,告诉她,不用再等我了。”

  银刀淡淡出声:“她叫杜一芊,在港城开花店,铜锣湾111号1楼,天使花园。”

  残手点点头:“好,我记住了,如果你死了,我一定把你的刀送到她手里。”

  银刀扬起一丝笑意:“谢谢,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如果你死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不用!”

  残手很直接地回道:“我死了,你一样会被我的兄弟所杀,我的家人也会由他们照顾。”

  银刀脸上有了一抹羡慕:“看来你有一伙好兄弟。”

  残手叹息一声:“看来你只有一个好主子。”

  “动手吧。”

  银刀流露一抹自嘲:“人在江湖,总是有不如意的事。”

  “嗖!”

  说完之后,银刀双脚一挪,陡然向残手冲了过来。

  银刀这次是全力冲击,身子也拔的很高,他向残手冲来的时候,残手感觉是一座山向自己拍了过来。

  “嗖!”

  抵达残手面前,银刀右手一挥,简简单单,却自有一股凌人气势喷薄而出,令人感到浓郁杀意。

  残手望着银刀横扫而来的利器,猛然一刀挡了出去,动作快如闪电。

  “当当当~~”

  尖锐的利器,不断撞击,又不断擦过两人迅速贴近的身躯,鲜血在两人之间不停绽放。

  但两人地眼神仍然毫不退缩,冰冷犀利。

  接着,两人持刀的手臂同时被对方撞偏。

  “砰!”

  银刀抡圆了小刀,疾抬猛挥,对准残手脖子处砍落而下,残手一刀架开,还一肘顶撞向银刀的手臂。

  银刀本能要回防挡住残手肘击,却忽然身躯一颤,力量涣散大半。

  他脸色巨变,却已经回天无力。

  “砰!”

  就是这个空档,残手撞中银刀的手臂,势大力沉。

  “当!”

  小刀脱手,几乎是贴着残手的头发,射入一棵树上,发出‘嗡嗡’声,不绝与耳。

  而残手没有收刀再劈,直接一拳轰在了银刀的心口,虽然只是寸许距离的崩拳,但威力大的惊人。

  下一秒,残手一脚踹出,银刀闷哼一声,被巨大力量给弹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一扇墙上。

  “轰隆!”

  银刀砸碎了一面有些年代的墙面,身躯在泥块飞溅烟尘四射倒下,整个人疼痛不已,宛如散架。

  银刀的心口,有明显地深凹内陷,他身上六处被刀伤了的地方,仿佛是泉眼一样,往外流淌着鲜血。

  “嗯!”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下比一下来的短暂急促,瞳孔开始出现散光。

  银刀已经不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