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89章 雷劈
  第1089章 雷劈

  “自家人,何必客气?”

  见到欧阳锦月向自己行大礼,叶天龙忙上前把她搀扶起来,笑容恬淡回应:“何况我只是接班人。”

  对于敌人,叶天龙牛哄哄,喜欢端着架子慢慢踩,但对于自己人,叶天龙从来都是放低自己身段。

  “戴先生是秦王,戴先生钦点的接班人,自然也是秦王。”

  欧阳锦月无比恭敬:“饭可以乱吃,礼数却是不能丢失,戴先生说过,礼数一失,纪律也就涣散。”

  叶天龙挥手让欧阳锦月坐下来,她笑着退后两步站着,把茶水递到她面前,她也不喝,就这样站着。

  “我知道不能失了礼数,可你也不用这样拘谨吧?”

  叶天龙故意板起脸哼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请你吃饭喝茶,你这样站着,岂不是让我觉得难堪?”

  欧阳锦月忙出声回应:“锦月不敢。”

  “不敢就坐下来,你该有的礼数已经有了,现在该听我的了,坐下来一起喝茶吃点心。”

  叶天龙走过去,把欧阳锦月按在一张椅子上:“再说了,我是未来秦王,我的话还比不上礼数?”

  欧阳锦月迟疑一下,最终坐在椅子上:“那就谢谢秦王厚爱。”

  “别谢谢了,要说谢,也是我谢谢你。”

  叶天龙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水喝入一口:“如果不是你,我怎能知道银刀踪迹,怎能轻易截杀他?”

  “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会知道六爷家底这么丰厚?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会知道十三盟的天王来了?”

  他向欧阳锦月举起了茶杯:“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这是欧阳锦月该做的。”

  欧阳锦月客气回应一声,但还是举起茶杯跟叶天龙一碰:“娲姨把我放入进去,为的就是今天。”

  两人笑着喝完杯中茶水,欧阳锦月抢先给叶天龙倒上。

  “铁弯钩和银刀死了,富雨顺坐定大牢了,六爷现在算是焦头烂额,他有什么行动没有?”

  叶天龙手指在桌上转着圈子:“他什么时候搬出最后一员大将?我准备干掉金枪再跟六爷摊牌。”

  “让他再无依仗和侥幸,这样谈判起来才能气势如虹。”

  欧阳锦月闻言回道:“相比铁弯钩和银刀,我对金枪不是太熟,因为他只跟六爷保持联系。”

  “他跟我,铁弯钩和银刀都没有来往,就算是六爷,一年跟他都见不了一面。”

  “我见过他还是前年,六爷的六十大寿前一天,他亲自来送了贺礼,在书房呆了半个小时就走了。”

  欧阳锦月把知道的说出来:“他是一个厉害的主,但我不知道他平时居所,也不知道他干些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六爷对他相当倚仗和绝对信任,好像没什么事是金枪解决不了的。”

  “事实那一年,有一伙流窜悍匪勒索六爷,打砸了十几个场子,让六爷给他们一块地盘和保护费。”

  叶天龙一笑:“这悍匪还挺有意思的,要六爷交保护费?”

  欧阳锦月苦笑一声:“那伙悍匪挺猛的,不仅身手猛,火力也猛,人手一把土制枪械。”

  “而且他们破坏完就走。”

  “六爷很是头疼,损兵折将也没奏效,反让对方气焰更嚣张。”

  她叹息一声:“到了后面,对方要两条最后的街道,还有六爷每月缴纳五百万保护费。”

  叶天龙多了一丝兴趣:“然后呢?”

  欧阳锦月道:“然后六爷打了机密电话,三天后,这伙悍匪全死在一间仓库,统统变成无头之鬼。”

  “也不能说无头,是他们脑袋被子弹爆成肉酱,十六人的脑袋,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她描述着当时的现场:“最好的,是留下半边头颅,警方看到都吐了。”

  叶天龙作出判断:“这应该是特制子弹,威力接近狙击枪了,看来这金枪还真是一个用枪高手。”

  欧阳锦月点点头:“应该是,这一起案子,虽然六爷没说是金枪干的,但我能确定,百分百是他。”

  “我一度想要重拨六爷那个机密电话,想要确认杀掉悍匪的人是不是金枪。”

  她流露一丝后怕:“现在想想真是命大,如果当时重播了,我不仅暴露了,估计也死了。”

  叶天龙也点点头:“确实应该庆幸,如果金枪真是厉害人物,你这电话过去,很容易怀疑你居心。”

  “知道金枪的来历吗?”

  叶天龙想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似乎早料到叶天龙这个问题,欧阳锦月迅速回道:“不太清楚,好像在境外招惹大麻烦跑回华夏。”

  “然后被六爷赏识,他整容了,身份也改变了,所以具体来历只有六爷知道。”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还挺神秘的啊……”

  他扭头望向窗外,天空有点昏暗,这夏天,天气变幻就是快,刚才还阳光明媚,现在又风雨欲来。

  也就在这时,归魂山上,人员几乎走尽,只剩金枪一人坐在山顶,背靠一棵只剩几片枝叶的大树。

  树木差不多有十米高,只是有几次泥石流冲击,所以一副随时老死的态势。

  风一吹,树木还微微颤抖,像是要倒下,但金枪毫不在意。

  他叼着一支烟,旁边摆着一个平板电脑,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目光全部落在上面,很是惆怅的样子。

  “信子,我这两天要帮六爷杀一个人。”

  金枪嘴里喷出一口浓烟,迷蒙着照片上巧笑倩兮的女子:“这家伙很牛逼,弯钩和银刀见面就挂。”

  “虽然我满脸自信答应六爷,提那小子的脑袋去见他,可我知道,这一次一定有很大风险。”

  他手指摸摸照片上的俏脸:“搞不好就回不来了。”

  “如果我死了,我账户所有资产都是你的,我已经列好清单待会发给你,你可以对应接收。”

  “一旦我挂了,三天后,律师就会联系你,六个亿不多,但希望可以弥补当初对你的伤害。”

  “我知道毁了你,毁了你一生幸福,也对不起孙哥,可没法子,我就是喜欢你,就是爱你。”

  金枪眼里闪烁光芒:“所以见到你跟孙哥结婚,我就再也控制不住,打残了孙哥,还把你上了。”

  “只是用琼瑶女士的话说,孙哥不过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你不过失去了身子,而我失去了整个爱情,等于失去了整个生命,所以我还更惨是不是?”

  “事实也如此,我被所有兄弟追杀,文哥更是要把我挫骨扬灰。”

  风吹拂山顶,也吹起金枪的衣衫,还吹起了他的感慨:“如果不是我跳海,估计被千刀万剐了。”

  “我知道我有点禽兽,可我不会后悔当初的所做,连强暴你都不敢,还有什么资格说爱你?”

  “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看你的,会让你知道,我是那么的爱你。”

  “算了,不说了,起风了,要下雨了,希望我能顺利杀了那小子。”

  金枪把照片揣入口袋,随后拿起平板电脑把邮件发出去,关闭,从容下山……

  “轰——”

  金枪刚刚离开没多久,天空一记雷声。

  一道闪电劈在金枪背靠的树木,咔嚓一声,树木断成两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