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94章 花瓶
  第14章花瓶

  “一旦亲征,即使不掉入水里淹死,也可能被扯入漩涡损兵折将,因此需要拉一个人去试水。”

  赵子祥继续分析:“六爷是江城多年的大佬,根深蒂固,进可征战南方,退可固守大本营。”

  “让他替咱们试一试水的深浅,比咱们亲自上阵好多了。”

  血影拿起一块牛排:“你说的有道理,可赵盟主不担心,六爷拿下南方后,跟咱们翻脸?”

  “万一六爷成了白眼狼,十三盟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

  血影牙口极好,一口下去,七分熟的牛排瞬间裂开:“谁也无法保证,登顶的六爷还受束缚。”

  “六爷只能试水,拿不下南方的,别忘了还有神秘的戴家。”

  赵子祥毫不犹豫摇头:“六爷真的亲征南方,最终一定会跟戴家碰撞。”

  “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六爷是不可能踩过戴虎狼登顶的。”

  血影点点头:“这倒也是,戴虎狼被我们杀了十几次都不死。”

  赵子祥想得很是透彻:“六爷如果出师没多久就折了,十三盟可以借机掂量南方黑道的有多深。”

  “六爷真横扫南方跟戴家两败俱伤,十三盟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赵盟主怎么都不会吃亏。”

  他淡淡一笑:“六爷,其实,就是一个炮灰!”

  血影大笑一声,眼中有着敬佩:“盟主英明啊。”

  “血影,血影,我是叶天龙,我是叶天龙。”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一个高音喇叭的喊叫:“王如剑已经招供,是你唆使她去医院注射毒液杀我。”

  “你故意杀人,将会牢底坐穿。”

  “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你们马上弃械投降,不然待会乱枪突突扫死。”

  叶天龙!

  血影他们身躯一震,下意识冲到窗口,果然见到下面停着五六辆冲锋车,一辆车顶,站着叶天龙。

  他正被几个便衣七手八脚按倒,还夺走了他手里的高音喇叭

  谁都没有想到,叶天龙会玩这一出。

  “王八蛋!”

  与此同时,走到门口原本要依法传讯的秦紫衣,怒骂叶天龙一声,接着拔出枪械,一脚踹开房门。

  她带着十几名便衣冲进去:“不准动!”

  “砰!”

  血影根本来不及多想,一踹沙发,直挺挺砸向秦紫衣他们,同时一扬手,射灭厅内的吊灯。

  光线一暗,血影向赵子祥他们吼道:“走!”

  他直接扑向后面一扇窗户

  赵子祥他们完全忘记己方有很多合法途径周旋,在叶天龙营造出来的紧张气氛中,全靠本能反应。

  他们也都一掀身边东西,齐齐砸向秦紫衣身边的便衣,接着各自向门窗冲了过去。

  “砰!”

  秦紫衣一脚踹开砸来的沙发,让它跌在地上四分五裂,其余人也都横挡砸来东西,但动作慢了半拍。

  几名便衣被砸中,闷哼一声踉跄退后,带倒几人,让队形显得混乱。

  而这个空档,赵子祥他们已经窜向窗户,想要攀着雨水管道跑路。

  “想走?没那么容易!”

  房间人太多,秦紫衣不便开枪,目标血影又已经跳窗,她恼怒不已,只能一个纵身扑向赵子祥。

  其余便衣也迅速稳住阵脚,各自选定目标扑了过去,今晚来了这么多人,怎能两手空空回去?

  赵子祥刚刚触碰到窗户,就听到后面一阵恶风响起,双手一撑窗户边缘,双脚本能向后一蹬。

  “呼!”

  秦紫衣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快,身子赶忙向侧一偏,躲过对方这蹬出的两脚,接着一个手刀斩过去。

  赵子祥一击落空,来不及回防,只能一扫。

  “砰!”

  双方一碰,各自身躯一震,秦紫衣向后退了三步,赵子祥也撞击门框,多了一个包。

  但他忍住了疼痛,借机从窗口跃出,随后抱着雨水管道蹭蹭蹭滑落。

  秦紫衣冲过去,掏出枪,对着赵子祥吼道:“站住!站住!”

  赵子祥没有理她,速度极快下楼,他绝对不能被抓

  秦紫衣想要射击,却发现楼下有不少人好奇观看,还拿着手机拍啊拍,让秦紫衣不敢乱开枪。

  “嗖!”

  眼看赵子祥就要跑掉,就在这时二楼一扇窗户忽然射出几条消防软管,直接把赵子祥绑成粽子。

  四肢被缠,赵子祥直挺挺倒在地上,摔个呲牙咧嘴,正要挣扎起来,一阵香风从旁边袭了过来。

  接着,一脚轻盈点在他胸膛。

  “咔嚓!”

  只是轻轻一点,但声音极大,赵子祥身躯一震,喷出一口鲜血,重新倒回地上无法挪动。

  秦紫衣从楼上冲下来的时候,正见妖姬把赵子祥绑成粽子,随后一把丢在她脚下,趾高气扬哼道:

  “花瓶!”

  她也不待秦紫衣发飙,拍拍手转身离开,骄傲的就跟孔雀一样。

  秦紫衣恨得牙痒痒的,真想一枪爆妖姬的后面,看看谁是花瓶

  这个时候,血影正出现在隔壁一条巷子,有些狼狈,但躲过了警方的围追。

  只是逃出来的他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劲,王如剑难道真的招出自己?她有那个出卖自己的胆量吗?

  就算她说自己唆使杀人,但她有证据吗?自己的口头吩咐,根本没人作证,赵子祥他们也不会作证。

  再退一步,矛头真指向自己,也有很多途径混淆案子,自己干吗做贼心虚跑路?

  不跑,只是嫌疑人,一跑,就容易变成通缉犯,想到这里,血影眉头皱了起来,感觉自己上当了。

  上了叶天龙的当。

  “王八蛋!”

  只是愤怒归愤怒,血影不可能再跑回去,只能先离开这里再作打算,所以他怒骂一句后就继续前行。

  他扯开两个扣子,露出冒着腾腾热气的胸膛,不引人注意拐入另一处小巷子走着,不紧不慢。

  “谁?”

  走出十余米,血影忽然低吼一声,把手伸进怀中,背影看上去,就如猛然拉开弦的弓,危险而紧张。

  他抬起头盯着不远处的不速之客,一个十**岁的年轻人,正堵住自己的去路:“血影?”

  血影冷冷出声:“你是谁?”

  天墨淡淡出声:“杀你的人。”

  “杀我?凭你?配吗?”

  在血影冷笑一声向后挪出时,后面也悄然堵上了一人。

  残手很平静看着血影。

  深沉夜色,徒然间,有了让人窒息的寂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