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96章 没带钱
  第1096章 没带钱

  与刚才相似的是,他依然也没有奇招怪式,也没有投机取巧,一样纯粹猛烈强攻!

  猛烈!

  只是血影这一次的冲锋更加让人惊讶,那种猛烈气势真的就如下山猛虎一般,掀起一阵血腥狂风。

  观战的天墨也微微眯起眼睛。

  血影暴啸了一声,血刀裹着浓郁杀意,如暴风一样斩到残手的面前。

  这时一股锋利的气息在四周迅速蔓延,锋利的让残手和天墨都后背生寒和凝重。

  浑身杀气盎然的血影双眼,瞬间迸射出了血红色的光芒!

  “咔嚓。”

  血影好像瞬间得到了魔鬼的附身,全身肌肉格格作响,昂起狮子一般狰狞的让人窒息的头颅。

  在一声低沉到震人心魄的吼声中,他像一阵台风一样贴近残手,血刀连绵不绝地斩出。

  “嗖嗖嗖!”

  很纯粹的力量和速度的冲击!

  面对着野兽一般冲击的血影,残手稳稳扎了一个前行弓步,牢牢扎地,叶刀也爆发出强大战意。

  一道道白色刀影冲击过去。

  “呼。”

  血刀连连斩出,白色刀影一道道粉碎,在残手退出八步的时候,血影已经斩碎了残手九道刀影。

  只是这九连击看似轻描淡写,但已耗费血影不少力气,对着吐血的残手,他厉喝一声,轰出第十刀。

  只是,这一次,残手依然踏了上来,叶刀陡然一变,变成三把射向血影。

  血影刀锋一抖,劈掉三刀:“还有什么绝招都给我使出来?”

  他还一脚踹中残手的腹部。

  “扑!”

  残手身躯一震跌飞的瞬间,左手猛地一甩,所有的空气宛如都被他的速度压缩到左手上面。

  凝聚起来的力量,就像一颗小型爆破弹一般,下一秒,袖中射出一刀,速度极快。

  血影感觉不对劲向侧一躲,却已经慢了半拍。

  一把银刀在他腰身割出两寸长的伤口,随后射入墙壁嗡嗡作响。

  这一刀,正是银刀的武器。

  “砰!”

  残手摔倒在地面,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但他咬牙忍住疼痛,翻身半跪在地,脸上依然不屈。

  “这一次,真到我了。”

  不等残手说话,天墨上前一步,看着受伤的血影开口:“杀了我,你就能活着离开了。”

  “去死!”

  已经杀红眼的血影不再废话,猛地一挥血刀,雷霆万钧扫向了天墨。

  这一刀裹着他的愤怒和杀意,轰鸣作响,破风而出,杀伐威凛,如同蛟龙出海,嘶啸天地。

  面对这一击,天墨一个侧步滑了出去,像是飘飞的落叶一样,躲开了这一击。

  只是后面一个垃圾筒却不得不承受血影的战意。

  “砰!”

  一声巨响,一米高的垃圾筒被血刀击中,顿时如炸裂的炮弹一样,粉碎四溅。

  残手苦笑一声:“小心——”

  “嗖!”

  漫天飘飞的拉近中,一击未中的血影手腕又是一抖,血刀偏转方向,呼啸着向躲避的天墨撞去,

  这些年,一直是他伤人,宰人,何时这样被人伤过?残手那一刀,让他激发了全部杀意。

  这一记血刀来势极快,几乎在眨眼间就已经出现在天墨面前。

  天墨还是没有拔刀,他往后退了三步,险险躲过血刀的攻击。

  “嗖!”

  血影眼睛一睁,血刀又是一扫,又一道光芒似穿云裂电而至,直取天墨的心口。

  天墨还是没有拔刀,脚步一挪再度闪避,血刀掠过,一片衣衫被尖端削飞,飘然落地。

  “不过如此!”

  双方气势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血影嘴角掠过一抹戏谑:“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强。”

  在天墨保持如水平静时,连续攻击的血影脸上杀意更浓,强大气场几乎笼罩着整个巷子。

  “嗖嗖嗖!”

  随着他右手一次次横扫,撞击,点刺,刀影像是射出的细线,道道都冲向天墨的命门。

  天墨一次次敏捷闪躲,只不过血刀如同血影的手臂一样,非常灵活。

  它像是毒蛇一样,一次次咬着天墨攻击,几片衣衫和血液在巷子飘飞。

  瞬息之间,天墨陷入了劣势之中,不断受伤,在血影看来,天墨距离死亡不远了。

  虽然身处狂风暴雨,但天墨始终平静,沉着应对,不慌不忙,也没有在乎身上伤势。

  他手中的黑刀,始终没有出鞘。

  “去死吧!”

  血影把天墨逼到一个角落的时候,忽然狂吼暴喝一声,血刀气势再度暴涨:“血影十八刀!”

  这是血影的杀手锏,这一连环刀法,招招都是不惜重创对手的杀招。

  所以每一刀劈出,都丝毫不留余地,也绝不留余力。

  一道道血刀凌厉飞出,如夕阳西下,如残月破云。

  可怕的气势,殷红的血刀,磅礴的杀机,十八刀,就跟收割机一样,间不停歇的斩向了天墨。

  残手又喝出一声:“小心!”

  天墨依然没有抵抗,没有出刀,继续挪移身子,避开斩向自己的血刀。

  头发、衣衫、鲜血、从天墨身上落下,至少四刀割中了他,他就像是一根蜡烛,承受着血刀的锋利。

  只是这根蜡烛比较坚韧,虽然留下不少伤痕,但依然没有被血刀斩落。

  天墨继续躲避着攻击。

  “嗖嗖嗖!”

  血影再度踏前一步,从最后一刀幻化出七刀,每一刀都仿佛有无穷变化,却又完全没有变化。

  它仿佛飘忽如白云,却又沉厚如山岳,仿佛轻灵如燕,却又毒辣如蛇。

  天墨没有还击,没有招架。

  他继续躲。

  “滋——”

  一道锐响,天墨胸膛多了一道掠伤,不深,但很长,起码有四寸,让他胸口瞬间被鲜血漂染。

  残手的嘴角止不住牵动,暴戾的血影实在可怕。

  只是血影这七刀尽管威力十足,却依然没有要了天墨的命。

  血影很奇怪,明明这一刀已对准他的心口劈入,却偏偏只是贴着他衣服擦过。

  明明这一刀已将洞穿他的咽喉,却偏偏从脖子旁边滑过。

  每一刀刺出的方式和变化,仿佛都已在天墨的意料之中。

  “嗖!”

  血影忽然一踢墙壁腾空而起,居高处而击,一刀下击之势震撼迅疾,拥有着令人连骨髓也都冷透的杀意。

  血刀锋芒可怕到不能抵挡!

  “小心——”

  残手按捺不住喝出一声,显然知道这是夺命一击。

  就在这时,天墨身子后仰,身子一弹,身躯爆射向前,同时右手一抖。

  “叮!”

  黑刀出鞘!

  刀光在残手面前,在血影面前闪过,快如飞虹,森寒的杀气,冷得深入骨髓!

  血影望见了刀光,他望见刀光的同时,血刀斩出幻影全部消散,血影整个人也似已突然凝结僵硬。

  他看见了刀光,但并没有看见刀,再度看见的时候,黑刀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

  鲜血也从伤口喷出,染红了那一把黑刀。

  天墨淡漠出声:“你输了!”

  一个输字,蕴含多少辛酸和绝望!

  天墨反手抽刀,血影轰然倒地,眼里有着不甘,有着无奈,怎么都不会想到,江城是自己的归宿。

  要知道,他来这里是建功立业的,是说服六爷充当十三盟炮灰,结果却悲催的死在这里了。

  可输了就是输了……

  输的不仅是美酒,美女,未来,还有性命……再不瞑目,血影最终还是生机熄灭。

  残手挣扎起来,搂着天墨肩膀向巷口走去:“还能不能喝酒?”

  天墨很认真的回答:“可以来十个煎蛋……”

  “我没带钱!”

  “我也是……”

  在两人很是郁闷走出巷口时,巷子一端又多出几道‘恶犬’身影,他们动作利索抬起血影的尸体塞入胶袋。

  随后,胶袋被丢入一辆面包车,车子油门一踩,目标明确驶向十公里外的焚烧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