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097章 人外有人
  第1097章 人外有人

  清晨,江城茶楼,梅花厢房。

  叶天龙一口气叫了二十几款点心,还要了一番人参乌龙茶,满脸笑容给秦紫衣倒了一杯开口:

  “秦队,辛苦了,来,喝茶,吃点心,今天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尽管点,全都算我的账,我请。”

  秦紫衣卷起袖子,吓得叶天龙差点跑路,见到她捏起茶杯,他才心安坐了回去。

  “怎么?想跑?心虚啊?”

  秦紫衣端起一杯茶水,抿入一口后哼道:“你昨晚是故意向血影示警,目的就是惊走他们对不对?”

  叶天龙一脸无辜:“秦队,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拿喇叭喊人确实是我错了。”

  叶天龙很是无奈的样子:“只是我心中当时过度愤概,所以作出过激激动。”

  “我已经向你和官方道歉了,而且也不拿告发富雨顺的奖金了,你还想怎样?”

  这王八蛋!秦紫衣很是无语看着叶天龙,差点就一记板栗过去,最终还是忍住了,叹息一声:

  “好了,不跟你扯了,大家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当我不清楚你的性子和手段?”

  “我现在只想问你,官方追踪血影一个晚上,一点踪影都没见到。”

  她目光变得锐利:“你跟我说一句,我要不要继续追查?然后好好调查他唆凶杀你的案子?”

  叶天龙知道她的意思,是询问血影生或者死,他给秦紫衣加上半杯茶水,笑着回应一句:

  “追查就没必要了,但可以发通缉令,顺便整顿一下十三盟。”

  秦紫衣闻言眯起眼睛,沉默些许,随后幽幽一叹:“你果然是一个王八蛋。”

  她已清楚,血影死了,昨晚自己又被当枪使了,她心里多少有些气恼。

  “紫衣,别生气啊,你来江城也不是没收获。”

  叶天龙忙安慰秦紫衣:“你看,拿下富雨顺,又抓住杀人凶手王如剑,手里还捏住赵子祥几个人。”

  “我告诉你,他们深得血影器重,肯定也有很多罪行,打一顿,你一定能挖出不少东西。”

  叶天龙一副你懂得的样子:“到时你的成绩就非常显著了。”

  对于血影的死,叶天龙是绝不会承认的,他跟很多江湖人不同,别人杀一个有名头的对手,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因为这样可以扬名立万。

  而叶天龙却尽力毁尸灭迹、撇清、掩饰,最好没有一个人知道是他干的,这样就会少很多针对,不会成为对手的重点关注目标,自己才能活得久一点。

  所以不管是金刚狼、铁弯钩、银刀或血影,叶天龙都不会承认跟自己有关,包括秦紫衣,撑死就是暗示。

  听到叶天龙这一席话,秦紫衣俏脸缓和不少,这样一看,自己收获也确实不小,足够向上面交待了。

  只是她觉得就这样放过叶天龙,实在是太便宜便宜他了,而且这小子以后会再犯,当下哼出一声:

  “你总把我当枪使,这次又为你做了嫁衣,我不管,我要补偿。”

  叶天龙嘿嘿一笑:“补偿没有,肉偿可以。”

  秦紫衣俏脸一冷,一记板栗敲在他额头:“滚。”

  “小龙龙,我要肉偿行不行?”

  就在这时,房门又被推开了,妖姬像是一朵花走入进来,妖媚至极坐到叶天龙旁边:

  “昨晚一事,我也有帮忙,如果不是我出手,赵子祥就跑了,所以我也有资格要奖励。”

  妖姬端着叶天龙的茶水抿入一口:“我要你肉偿。”

  “咳咳咳!”

  叶天龙直接咳嗽了三声:“姐姐,这里没有肉偿,只有糯米肠,你喜欢就自己叫几分。”

  妖姬娇哼一声:“我才不要呢,我就要你的奖励。”

  秦紫衣看不下去了:“妖贱。”妖艳小贱货的缩写。

  妖姬毫不客气回道:“花瓶!”

  秦紫衣一拍桌子:“妖贱,你说谁花瓶?本小姐捉的犯人,比你见的男人都多。”

  妖姬媚笑一声:“连赵子祥都差点跑了,还好意思说你捉的犯人,你去幼儿园抓的蜡笔小新吧?”

  秦紫衣不甘示弱:“如果不是你捣乱,我早一枪毙了他,倒是你,整天花枝招展,天天勾引人。”

  妖姬娇笑起来:“我花枝招展,是因为的有资本,不像花瓶,擦的那么漂亮,终究只是一个摆设!”

  “停!”

  不等俏脸难看的秦紫衣开口,叶天龙按捺不住喊出一声,随后双眼泪汪汪的态势:

  “两位姑奶奶,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最漂亮最有实力的女人,极品中极品,只是你们能不能不吵。”

  “一吵,我就深深的蛋疼。”

  叶天龙给出一个建议:“咱们喝喝茶,吃吃点心,谈谈人生,好不好?”

  “别废话!叶天龙,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秦紫衣目光炯炯盯着叶天龙:“我和她同时掉入河里,你会先救谁?她,还是我?”

  妖姬也看着叶天龙,柔声细语:“小龙龙,告诉她,你会先救我。”

  尼玛!这么古老又狗血的题目,让自己来选择?这岂不是给自己恩赐毒药?喝不行,不喝也不行。

  面对两女期盼温柔又蕴含凶残的目光,叶天龙喝入一大杯茶,随后又拿起一块黄金糕塞入嘴里:

  “让我想一想。”

  他又拿起一个烙饼,离开座位,一边踱步,一边沉思:“紫衣是警队出身,肯定会游水。”

  “妖姬是恒河边长大,横渡长江也没有问题。”

  他晃悠悠走到门口,还咔嚓一声咬掉半个烙饼:“其实你们根本不需要我救,自己都可以游回去。”

  秦紫衣眼睛一瞪:“你管我们会不会游水,我只问你,让你救人,你先救哪一个?”

  妖姬也是嘟起小嘴:“小龙龙,告诉她,你救我,我比她有价值多了,她就是一个花瓶。”

  “救个蛋啊。”

  在秦紫衣俏脸一沉时,叶天龙猛地拉开房门,嗖的一声冲出去,还不忘记抛出一句:

  “救哪一个,另一个都会游回来把我砍死,所以一个都不救,让你们全挂在水里。”

  “然后……我再换一个不会出这题的女人。”

  “叶天龙!”

  妖姬和秦紫衣齐齐发怒,一拍桌子吼道:“你给我回来。”

  叶天龙跑得更快。

  “妖姬,你从窗口跳下去堵截,我从大厅追上去,一定要拿下这小子痛揍。”

  “好!”

  两个女人瞬间化干戈为玉帛,调转枪头对付叶天龙……

  在两女堵截叶天龙时,对面一个七层小楼天台,一个中年男子正拿着望远镜,盯着奔跑的叶天龙。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叶天龙……艳福不浅啊,可惜,很快就要做我金枪的枪下鬼了。”

  在他观察着叶天龙时,背后,一架多功能天文望远镜,也沉默且漠然地锁定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