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04章 白衣女子
  夜深人静,一灯如豆!

  整个飞燕花园已经安静了下来,只有巡逻的兄弟,偶尔响起脚步声。

  而叶天龙却还没有睡觉,从六爷家里回来的他,没有跟姚飞燕缠绵悱恻,径直来到袁老板的卧室。

  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

  期间,赵文广来了电话,说今晚无法相聚吃饭,要把金枪毙掉告慰兄弟,叶天龙痛快答应改日再聚。

  他有点意外金枪就是赵文广口中的叛徒,不过叶天龙对他没过多评判,一个要死的人,没什么好说。

  打开卧室的灯光,袁老板的卧室一目了然,三十多平方米左右,有洗手间,有小阳台,家具一应俱全。

  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杂物,书柜上也只有三四本书,其中一本是《资治通鉴》。

  叶天龙缓缓上前,细细检查房间各个角落,还打开衣柜一一查看,结果都是一无所获。

  袁老板像是一个苦行僧一样生活,让人看不出半点生活情趣,但也从侧面说明,他为人做事很谨慎。

  找了半个多小时,连床板都拆开了,叶天龙还是没找到有价值的东西,意味着幕后黑手越来越远。

  “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在叶天龙伸手拿起《资治通鉴》的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幽幽传来,随后就见姚飞燕裹着香风走进来:

  “我听到你回来,却没在房里见到你,就猜测你到了这里,怎样,有收获吗?”

  叶天龙扭头笑望着女人:“没有,这里太干净了,如果不是你说一直封着,我都怀疑被人清理过。”

  姚飞燕走过来:“袁老板有洁癖,平时很爱干净,一个树叶落在走廊,他都会捡起来丢垃圾筒。”

  “而且他这人没乱七八糟的**,不酗酒,不**,不赌博,所以日子看着很清贫。”

  女人清冽的眸子满是一种含而不露的妩媚:“但他账户其实有不少钱,我给他的,都有五千多万。”

  “这就更加奇怪了。”

  叶天龙苦笑一声:“如果是豪少权贵之类恨我,那很正常,我一年少说踩十个八个不长眼的主。”

  “但袁老板这样的老实人,我真没有欺负过他,他怎么就抱着炸药来杀我呢?”

  他眉头止不住皱起:“他背后一定有主子。”

  姚飞燕红唇轻启:“没错,应该有人唆使他,只是人死了,这里又没线索,咱们很难有作为。”

  “要不,咱们再找一遍吧,女人心细,或许我能找出线索呢。”

  姚飞燕鼓舞着叶天龙:“旁观者清。”

  叶天龙笑着点头:“好,一起再找找。”随后,他就捧着书跟姚飞燕又开始寻找。

  “对了,听说你已经拿下六爷了。”

  翻箱倒柜中,姚飞燕忽然想起一事:“但没有杀他,还给他四个亿养老。”

  “确实拿下了,六爷准备把铁钩会和产业给我,我给他四个亿做安家费,另外每年给他一亿家用。”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他明天就会宣告退出江湖,然后下午离开江城。”

  姚飞燕的俏脸有些不解:“干吗不杀了他?一劳永逸比留后患要好,不然他随时会掉头咬你一口。”

  叶天龙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我要的是江城,是铁钩会和六爷产业,而不是六爷的命。”

  “杀掉六爷固然痛快也没有后患,可这也意味着要铁血掌控铁钩会,纷争会比现在多十倍百倍。”

  叶天龙没有隐瞒:“权衡之下,还是和平演变为好,这也是官方想要的结果,他们很不希望火拼。”

  “想一想,用六爷一家的命,换来三千精锐的臣服,几百亿资产的易主,是何等划算的交易?”

  他开起了玩笑:“我这人,不是君子,有仇必报,但也贪财好色,谁来杀我,如果没有杀死我,那么结局只有三个。”

  “一是被我杀死,二是拿百亿买命,三是以身相抵,蔡金银他们是第一种,你是第三种,六爷是第二种。”

  姚飞燕没好气白了叶天龙一眼。

  叶天龙笑着转回正题:“和平演变也可以杜绝十三盟捣乱,杀了六爷,龙门跟铁钩会势不两立,十三盟随时坐收渔翁之利。”

  他看得很透彻:“你别忘了,血影来江城,目的就是收编六爷,赵无忌不会坐看我们争斗而不动。”

  姚飞燕轻轻点头:“这倒也是,十三盟随时会搞鬼。”

  叶天龙笑笑:“至于六爷将来报复或崛起,这个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姚飞燕好奇问道:“你有把握?”

  “除了我有自己的卧底监控外,还有就是六爷已经老了,早没有雄心大志,又见过我的雷霆手段。”

  叶天龙感慨一声:“能守住性命何几亿身家已经不错。”

  “落到别人手里,他绝对没有现在的好处,因此他可能不甘,但绝对不会造反。”

  “绝望过的人,会永远心存畏惧,当我出现餐桌时,六爷就绝望了。”

  “只要我们好好善待他,最多半个月,六爷享受美好人生后,一定会祈祷我长命百岁。”

  “六爷的好下场,也会给铁钩会旧臣触动,他们会觉得,给龙门卖命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他言语有着信心:“至少,他们为了保持现在的舒适生活水准,不会被人忽悠几句掉头对付我们。”

  姚飞燕幽幽一叹:“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只是留着六爷,总觉得是一根刺。”

  “有刺不是坏事,相反是好事。”

  叶天龙大笑一声:“因为你会时刻惦记着这根刺,这样做事也会变得小心谨慎。”

  姚飞燕轻轻点头,随后低头跟叶天龙寻找东西。

  十五分钟下来,两人还是没有收获,姚飞燕走到书桌,重新翻阅一下书籍,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线索。

  接着,她又望向叶天龙手中的《资治通鉴》:“天龙,这书你翻过了?”

  叶天龙把书递了过去:“还没有,但抖过一次,没什么东西,要不,你看看?”

  姚飞燕笑着接过来,认真翻了一会,随即忽然停滞动作,眼睛随之亮了起来:

  “天龙,似乎有线索了!”

  叶天龙闻言顿把其余几本书一丢,靠近姚飞燕向她手中东西看去,那是书本上一页黑白插图。

  插图的背面原本是一片空白,如今多了一张笔法很好的素描。

  素描上,清晨阳光下,一个年轻的白衣女子,站在一个花草茂盛的花园里,对着东方翩翩起剑。

  虽然只是用铅笔勾勒的素描,但意境很美,白衣女子也很漂亮,轮廓还非常的清晰……

  叶天龙低声四字:“上官孝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