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09章 红花娇艳
  尽管这三个字说的轻描淡写,但叶天龙还是能捕捉到,她眸子中的一抹苦楚,显然给了她一点冲击。

  “死了。”

  叶天龙叹息一声:“他是一个人才,也是你的死忠,为了给你出一口气,他费尽心思杀我。”

  “甚至还拿自己的性命设下连环局,如果不是老天眷顾我一点,估计我现在都烧成灰了。”

  如非自己心血来潮让卡徒他们去杀金枪,只怕老袁屋子爆炸过后,自己八成要死在十二名佣兵枪下。

  “何必呢?何苦呢?”

  上官孝之的平和终于有了一丝惆怅:“他是一个聪明的人,难道看不到大势已去,干吗以卵击石?”

  她可惜袁老板的死去,也遗憾他的鲁莽,这不是一个江湖老油条该做的事。

  叶天龙淡淡出声:“心思过人的他当然看得到,只是他对你太忠诚了,所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如非他一颗忠心,他完全可以拿着十几个亿快活余生,何必自寻死路找我报仇?”

  他手指摩擦着杯子的边缘:“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地方,这年头,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实在太少。”

  “所以我特意过来告诉你一声。”

  叶天龙的声音变得轻缓起来,徐徐流入上官孝之的耳朵:

  “也许他对你来说就是一枚棋子,你从不把她放在心上,可我还是希望告诉你,他对你的忠诚。”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你大势已去,无法翻身,他却不离不弃为你抗争。”

  他脸上带着一丝落寞:“这样的人,应该在你心里留下一点痕迹。”

  上官本是一个无情、冷漠、绝情的人,只要能攀上金字塔尖,她从来都无所谓牺牲,无所谓付出。

  更不会在乎脚下的白骨累累。

  她是把‘一将功成万骨枯’理解到本质的一个人。

  可听到叶天龙一番话,心里罕见有了一丝涟漪,她对情义和忠诚两个词多了一丝了解。

  随后,上官孝之又幽幽一叹:“见了鬼,我怎么变的心软了?”

  叶天龙低头抿入一口净水:“心软是好事,只有软了,它才会暖,才会热。”

  “这也说明,关押的日子对你来说是好事,它让你的脚步慢了下来,有足够时间感受生活美好。”

  “感受多了美好,人也就感性了,有情义了,时光也就暖了。”

  他看着秀丽的女人问道:“你想一想,你现在的日子比起以前,是不是有温度有质量多了?”

  上官孝之沉默了一会,低头看着手中的红花,认真消化叶天龙的话,三分钟后,她抬起头轻柔出声:

  “说吧,你来找我,目的是什么?”

  她应该给人弯月如水的气质,却在不经意的挑眉间露出久居上位才有的那种威严。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糅合在一起,形成的强烈反差,但是在上官身上却是显得相得益彰,如此和谐。

  这样的女人,用四个字概括最为恰当,绝世妖孽。

  叶天龙没有立即回应,只是慢慢喝着杯中净水。

  上官孝之红唇再启:“杀我?用我?”

  接着又自己给出答案:“要杀我,早就杀了,不用养那么久再来杀,用我?”

  她身躯忽然一震,给自己得出的答案震惊了,美丽眸子闪烁一股炽热:“你要用我?”

  “你敢用我?”

  没有得到叶天龙的回应,上官孝之又疾呼一句:“我的潜在价值,值得你冒‘留下后患’的险?”

  她盯着叶天龙娇喝:“你是不是疯了?”

  “你猜测正确。”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坦然迎接着上官孝之的目光:“只是我没疯,相反我正常的很。”

  这算是应证猜测的两句,顿时让上官孝之眼皮一跳,那双美丽眸子也迸射光芒,死死审视着叶天龙。

  “你没疯,那就是脑子进水。”

  “我这么危险,这么野心,咱们又有仇,你给我自由,一不小心,我就会把你弄死。”

  上官孝之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叶天龙:“叶天龙,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疯子,没想到你比我更疯子。”

  她设想过自己很多种下场,哪怕被叶天龙作为发泄工具或卖去红灯区接客,上官孝之都有心理准备。

  这年头,对敌人不残酷就是给自己挖坑。

  她唯独没有想到,叶天龙留下自己是要收为己用,这让向来从容的上官第一次乱了心。

  那种荒唐感觉,就跟明天上刑场的人,忽然被告知无罪释放,还会成为公主驸马。

  “叶天龙,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为人无情,手段狠辣,最重要的是,我有一颗野心。”

  上官孝之爆发摄人气势:“你放我一马,你觉得我就会感激你?你会不会太幼稚太天真了?”

  “我现在一无所有,或许不会对你造成伤害,一旦我东山再起,兵强马壮,我敢断定我不会杀你?”

  她的目光像刀子一般盯着叶天龙:“就算撇弃血仇,你挡我的路,我一样踩死你。”

  这一番算是上官孝之的真心话了,她不是一个平庸的人,也不是甘于平庸的人,这注定她的不安分。

  只要给她一丝机会,她就会揪着机会不断往上爬,哪怕尸山血海,哪怕天下唾骂,她只要君临天下。

  “我要的就是你野心,相反,你没有那份野心,我早就杀了你。”

  叶天龙似乎早料到她的反应,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该不会以为,我养着你,真是养着来看吧?”

  “虽然你很漂亮,甚至担得起极品两字,可对我来说并非不可替代。”

  他言辞犀利:“我要看花一样的女人,从初一看到春节,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可以不重样。”

  “留着你,养着你,厚待你,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需要你的野心和才干。”

  叶天龙盯着女人:“你是聪明女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上官孝之轻叹一声:“不明白,在我眼里,你已经疯了,脑子进水了。”

  “疯不疯没有意义,脑子进不进水也不用你管。”

  叶天龙声音很是平静:“你只需要回答我,我放你出来,你愿不愿意拿老袁的一半忠心来辅佐我?”

  上官孝之嘴角牵动不已,显然这些话很有冲击,随后宛然轻笑,红唇张启:“辅佐你什么?”

  “横扫华夏黑道,一统天门七王。”

  叶天龙声音一沉:“这是你的野心,也是我的宏图,只要你愿意,咱们就可以联手去实现。”

  上官孝之冷喝一声:“真有实现的一天,那也是你的天下,与我何关?”

  叶天龙捏起上官孝之手里的红花,走到女人的背后,把红花戴在她的头上,声音如春风一样温柔:

  “你把我征服了,不也是你的天下?”

  头上的红花,娇艳诱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