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18章 快不行了
  富贵厅,姚飞燕跟上官孝之相对而坐,一个黑衣,一个白衣,颜色相反,气质相似,给人很大冲击。

  “妹妹还真是一个人物,喧宾夺主是那么的轻车熟路。”

  看到上官孝之抢先一步给自己倒酒,姚飞燕双腿交错勾勒弧度:“我算明白天龙为何要留下你了。”

  “喧宾夺主?”

  上官让红酒缓缓流入杯子,扬起一丝玩味笑容:“我来自西湖,姐姐来自江城,都是宾,哪有主?”

  “我给姐姐倒酒,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表示我对姐姐的敬意,歉意。”

  上官俏脸在灯光中很是魅惑,就如她声音一样撩人:“敬意,是姐姐先进天门,我应该给你倒酒。”

  “虽然叶少不是讲究礼数的人,但咱们还是该摆正位置,多懂点规矩才不会让叶少为难。”

  她言语有自嘲,但更多是蕴含对姚飞燕提醒,不要拿自己是叶天龙女人自居,那会给后者带去为难。

  听到上官孝之这几句话,姚飞燕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端起对方倒好的红酒抿入嘴里:

  “我姚飞燕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从一个小女孩爬到今天位置,如果不懂规矩,只怕早死十遍八遍。”

  她淡淡出声:“因为穷过、苦过、怕过、错过,所以珍惜手中一切,做不出自以为是的事情。”

  “更不会自我膨胀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我要抱天龙的大腿,我想靠他成为女首富,我从不否认这一点,但不意味着我会恃宠生娇。”

  姚飞燕落落大方向上官孝之发难:“所以上官门主不需要担心我不懂规矩。”

  上官孝之幽幽一笑:“姚总有这个认识,上官很高兴,也就放心了。”

  “你对我放心了,我对你却不放心。”

  姚飞燕冷笑一声:“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没有那个能力,却整天想着谋朝篡位。”

  “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在我眼里,要摆正位置的人,不是别人,也不是我,而是你。”

  她言语很是不客气,还带着一股犀利打击,只是上官孝之没太多反应,保持平静给自己倒酒。

  姚飞燕红唇张启:“我今晚约你一见,是我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想要把丑话说前头。”

  “你跟我很相似,你我算是同一类人,危险人物,只是我已经醒悟,不会再伤害叶天龙。”

  “而你,还残存着不该有的桀骜不驯,一旦有机会,你就会为你的野心不择手段。”

  她目光盯着上官孝之:“我今晚想要说的是,不管你有多大的野心,绝对不能伤害到叶天龙。”

  “不然,我一定跟你拼命,我做不了太多的事,但我铁心把钱全砸出去,一定可以让你死。”

  上官孝之闻言笑了笑,举起酒杯开口:“姐姐教训的是,我确实应该收敛野心,踏实安分做事。”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伤害龙门的事,更加不会伤害叶天龙。”

  “你应该清楚,我能活下来,全是叶天龙的庇护,我伤害了他,等于伤害了自己。”

  “而且没有叶少这条大腿抱着,你觉得我能活多久?”

  上官孝之一番推心置腹的态势:“别说你们要我命,戴虎狼更第一时间爆我头。”

  姚飞燕抿入一口红酒:“希望这是你真实想法,只要你不伤害天龙,老袁一事我也就不跟你算账。”

  上官孝之绽放娇笑:“谢谢姐姐,来,让我敬你一杯,向你表示敬意,也向你道歉。”

  “老袁的事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了。”

  她笑着端起高脚杯:“希望我们姐妹以后守望相助,精诚合作。”

  姚飞燕眼睛微微眯起,最终举起了酒杯,就要一碰时,房门就被‘砰’地一声推开了。

  “两位妹妹来明江做客,也不知会我一声,让我这个主人尽尽心。”

  宁红妆一脸冷冽走入了进来:“是不想让我破财呢,还是不把我放眼里呢?”

  今晚的宁红妆身着一袭红衣,仿佛融入火焰一般的娇艳玫瑰,全身上下透露出一种名为火辣的美。

  足足有一米七上下的身高,配上那红色的高跟凉鞋,将她那霸道到极致的身材突显的淋淋尽致。

  一双美腿没有任何的修饰和包裹,就这么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

  娇艳脸蛋仿佛是艺术家的精品一般,十分的恰到好处,身上强势丝毫不亚于上官孝之和姚飞燕。

  白衣、黑衣、红衣,泾渭分明,又像三国鼎立。

  上官孝之和姚飞燕微微一愣宁红妆的出现,但想到她跟叶天龙关系又迅速恢复平静,今晚注定好戏。

  “宁总,晚上好,上官孝之。”

  上官孝之放下酒杯,向宁红妆伸出了手,笑容很是恬淡:“欢迎宁总的到来。”

  姚飞燕也看着宁红妆一笑:“宁总是土著,还是姐姐,谁的眼里敢没有你呢?”

  “没有邀请宁总,是宁总日理万机,不想过多打扰。”

  上官也笑着接过话题:“其实我们很想敲宁总一顿,可想到我们已经落户明江,再敲就不厚道了。”

  “我确实事多,但跟两位妹妹一聚的时间还是有的……地主之谊不适合,接风还是要的。”

  宁红妆走到上官和姚飞燕面前,伸手拿起桌子的红酒:“这酒差了一点,不适合两位妹妹喝。”

  她右手一倾,直接把大半瓶红酒倒入有冰块的酒桶,很快,酒瓶变空,冰块变红。

  “来人,上一瓶八大庄的新酒,红妆一七。”

  身后一名跟随马上退出去拿酒,没多久,就拿着一瓶红酒回来,牌子八大庄,名字写着红妆一七。

  “今年八大庄出了一种新酒,天龙让我取一个名字,我就庸俗的把自己名字报上去。”

  宁红妆拿起狭长的酒瓶,干脆利落地倒满三个酒杯,随后推到上官孝之和姚飞燕面前:

  “两位妹妹可以尝一尝,看看‘红妆’是否比你们刚才喝的要好?”

  强势,咄咄逼人,还提醒着上官和姚飞燕,谁才是真正的正宫。

  上官孝之和姚飞燕都没端酒,美丽眸子渐渐腾升一抹冷冽,都是极品又强势的女人,哪会轻易低头?

  她们可以委身叶天龙,也可以为他卖命,但要她们承认正宫,那是一万个不服。

  宁红妆淡淡一笑:“两位妹妹不要我尽地主之谊,也不要我接风,是要自己当主人了?”

  就在这时,白毛狼冲入进来,一脸惊慌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叶少被神婆所伤,毒发昏迷,快不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