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25章 总是要还的
  第1125章 总是要还的

  十分钟后,神婆的老房子,叶天龙挥手让龙门子弟出去把守,随后自己在房间转了一圈。

  房子一室一厅,一个小厨房一个厕所,看建筑怕是六十年代产物,很破旧,窗户栏杆一碰就掉绣。

  只是房子布置还算温馨,墙上虽然没有悬挂照片,但有几张领袖画像和《三好学生》的奖状。

  “龙应心……”

  叶天龙念了念奖状的名字,寻思这莫非就是神婆的真名了?

  是的话,还真是让人惊奇,小时候是乖孩子,年老时却是彪悍杀手,期间要经历什么才能变成这样?

  叶天龙脑子转了一圈,随后走到电磁炉旁边,先看看只剩下几口的白菜粥,又看看几个干净的杯子。

  他拿过一个水壶煮起来,接着又找出一包茶叶。

  茶叶是刚买的,包装很新,菊花茶,还印着超市名字。

  “这是你给她买的茶?”

  叶天龙煮好茶水,随后拿过两个干净杯子,倒上热腾腾的茶水,加上一勺白糖,房内顿时有了甜气。

  叶天龙轻轻摇晃着一杯茶水,然后递到已经摘掉面具的男人面前:“九叔,喝口茶缓一缓。”

  九叔。

  叶天龙原本很是惊讶听到九叔的声音,随后想到昨天被制止的两枪,他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九叔正用纸巾擦掉血水,闻言微微一愣,接着苦笑一声:“你怎么知道是我买的茶?”

  “她千里迢迢来杀我,脑子只想着要我性命,昨天又受伤需要疗治,哪里有闲情买茶叶来泡?”

  叶天龙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还抿入一口茶水,菊花的苦涩和白糖的甜味,瞬间涌入了口腔:

  “你跟她感情不错啊,示警,救命,还照顾,血亲也不过如此。”

  叶天龙开起了玩笑:“梦中情人啊?”

  “天龙,你真是一个人才,心思太细腻了,怪不得秦队会那么喜欢你。”

  九叔闻言掠过一抹笑意,随后捧着滚烫茶水开口:“这茶叶确实是我买的,连白菜粥都是我熬的。”

  叶天龙轻轻吹着茶水:“很甜心,有明江男人的范儿。”

  九叔咳嗽一声:“天龙,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可以全部告诉你。”

  “我跟神婆确实关系不浅,她来明江我知道,但我不知道她是来杀你的,她只告诉我回来扫墓。”

  九叔脸上有着一抹无奈:“她爹三十年前死在明江,每年都会回来扫墓,所以我没有怀疑她的话。”

  “我知道她对你下手,她已经落入江里,我按下你要开的枪,确实是要救她一命。”

  在叶天龙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九叔又把参与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早上来看过她,给她熬了白菜粥,买了她喜欢的茶叶,还劝告她不要杀你,因为你救过我。”

  九叔抿入茶水苦笑:“我也担心她死在你手里。”

  “所以我跟她有渊源,但不是一伙的,这样说不是九叔贪生怕死,只是不想让你失望救了白眼狼。”

  他捶捶自己的胸口:“你当初救九叔的恩情,九叔一直铭记在心里。”

  叶天龙温润一笑:“我相信。”

  “神婆有伤在身,却不喜欢看到我,我又担心她危险,所以就假扮清洁工在附近盯着。”

  九叔把事情解剖出来:“我发现有人盯着屋子,以为是神婆的敌人,因此开枪闹出动静。”

  “我希望神婆能听到打斗,然后可以趁机跑掉。”

  九叔颇为愧疚:“只是没有想到盯梢的人是高手,还是你的手下,于是最终有了这一出闹剧。”

  “天龙,九叔求你一件事,虽然觉得不要脸,但还是想要求你,给神婆一条生路吧。”

  他脸上带着一股焦急:“千万不要杀她。”

  叶天龙双手捧着茶杯:“九叔,她可是来杀我的,即使我不杀她,警方也该抓她坐牢。”

  九叔脸上很是苦楚:“我知道,只是我真不想看着她死或坐牢,天龙,你就高抬贵手把她赶走吧。”

  “九叔,她是鼎鼎有名的杀手,她是带着任务来的,我给她活路走,她却不会给我生路活。”

  叶天龙目光迸射一抹光芒:“神婆跟我只有两个结局,要么是她杀了我,要么是我杀了她。”

  “她不可能灰溜溜回台城的,因为杀不了我,她回去也会被蔡家杀掉。”

  他淡淡出声:“所以九叔没必要为她求情。”

  “我发誓,她绝对不会再对你下手,如果她再袭击你,我第一个跟她拼命,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九叔向叶天龙作出保证:“天龙,给她一次机会,一次就好。”

  “九叔,你不是她对手,她是一个危险人物。”

  叶天龙看着一脸哀求的九叔:“她如缓过气、铁下心,完全可以杀掉你后再偷袭我。”

  九叔做着最后的努力:“她确实厉害,但绝对不是你对手,她杀你,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天龙,你现在又没有受伤,给我一个面子,放她一次吧,只要能放她,我就是以命换命都愿意。”

  九叔脸上有着一丝痛苦:“我真不想看到她死。”

  “九叔,别这样……再说了,她现在跑了,天墨他们未必能抓她回来,你何必揪心?”

  叶天龙没有纠缠是否放人,而是话锋一转:“九叔,你很喜欢她,以前有过一段故事?”

  “算是吧。”

  九叔神情一柔:“她是明江人,在这个房子住了十几年,后来才跟她改嫁的母亲去台城定居。”

  “她住这头,我住另外一头,就是刚才我们打斗的地方,两家可谓非常熟悉。”

  九叔向叶天龙说起几十年前的往事:“我确实喜欢她,但一直是偷偷喜欢,从来没有表白。”

  “她那时是三好学生,五道杠的好孩子,家庭环境好,人又长得漂亮,绝对的校花级别人物。”

  九叔轻声一句:“我虽然不是调皮捣蛋的人,但普通的毫不起眼,属于老师都会忘记的学生。”

  “所以尽管我喜欢她,还跟她住这么近,但没半点勇气表白心声,也觉得自己配不起她。”

  九叔声音渐渐平静:“我只是一直远远的看着她,力所能及的帮助她,买买早餐、帮忙值日……”

  “偶尔还替她背背黑锅。”

  叶天龙喝入一口茶水,扬起一丝笑容:“这很容易博取好感啊,那年代,又不是物质至上。”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她后来一定喜欢上你,至少依赖你那种无声的好。”

  九叔笑了一下,很是骄傲,还有一丝久违的羞涩:“她确实对我依赖,也有点喜欢我的好。”

  “只是后来她爹死了,家庭环境恶化,她抽烟喝酒成问题少年,她妈也懒得管,只想着自己改嫁。”

  他补充上一句:“我爹妈见她那样,也制止我跟她往来,不过我却从没放弃她。”

  “不仅剩下零花钱给她下馆子,还常常苦口婆心劝她做好孩子,为此没少被她讥嘲和打骂。”

  叶天龙一笑:“以前她太优秀不敢表白,后来落魄了,你应该有机会啊。”

  九叔没有隐瞒:“确实有机会,但还是胆小,被家里压力束缚,不敢对她说爱,怕被家里人讨伐。”

  “在她母亲去台城前一个晚上,也是我警校刚毕业前夕,她突然把我约出去,说她不想去台城。”

  九叔嘴角牵动了一下:“她反过来向我表白,说喜欢我,希望我可以带她私奔。”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安静聆听。

  “我喜欢她,但真没勇气私奔。”

  九叔神情有了挣扎:“不管是家庭教育,还是我软弱性格,或警校的前途,都让我婉拒她的要求。”

  叶天龙轻声宽慰:“这不能怪你,私奔看似简单,热血,实则牵绊很多,谁也无法说走就走。”

  听到叶天龙的安慰,九叔感激的点点头,随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找一堆理由拒绝了她,还担心她一个人跑掉出事,就把她要离家出走的消息告诉她母亲。”

  “这个告密的结果,就是让她被她母亲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揪去了台城,而她也就此恨上了我。”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答应她的要求,带着她私奔,远离明江,远离她母亲。”

  九叔声音忽然变得愤怒和自责:“这样,她后来就不会过得那么苦,那么生不如死。”

  叶天龙微微一怔:“她在台城过得很不好?”

  三十年前的台城,生活水准比明江好太多,人均收入更是有十倍差距,神婆怎会过得更不好呢?

  在叶天龙的诧异目光中,九叔苦笑着摇摇头:“很不好……改变了她的性子,毁掉了她的人生。”

  “如不是蔡家帮了她一把,估计她现在都死了三十年。”

  “我是一个懦夫,当时不敢带她私奔,出事后,又不敢去台城找她,更不敢一枪爆她继父的脑袋。”

  “所以她这一生变成这样,我有很大的关系,要负很大责任。”

  九叔神情变得坚定:“别说是救她了,就是拿命换她,我也愿意……”

  “辜负的东西,总是要还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