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37章 再起冲突
  张青门一笑:“虽然赵总是光杆司令,叶少在娱乐圈也是玩票性质,但我还是对你充满信心。”

  “如果叶少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加入天门娱乐,什么职位,什么待遇,全由叶少决定。”

  士为知己者死,张青门觉得,叶天龙值得自己付出。

  “痛快!”

  叶天龙眼里流露一抹光芒:“张导愿意加入,简直是我荣幸。”

  “这样,你进来,做副总,但不用负责日常事务,你只抓电影就行。”

  “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你想怎么拍,想请什么人,公司全力满足。”

  他伸出两根手指:“我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你每年给我出一部高水准的电影。”

  张青门满脸感动,随后举起酒杯:“谢谢叶少信任,肝脑涂地。”

  叶天龙也笑着出声:“相信张导会给我惊艳。”

  赵瑶瑶也适时笑道:“大家合作愉快。”

  三人碰杯,随后喝掉杯中红酒。

  叶天龙很是欣慰,收下张青门,天门阵营又多一颗种子,他有信心,砸下去的钱,将来十倍还回来。

  这时,叶天龙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掏出电话查看信息,来自柳天姿的短信。

  她下月八号要在明江六棵柳体育馆举行巡回演唱会,希望叶天龙能够做她的现场嘉宾。

  柳天姿还提醒叶天龙,别忘记她上次帮忙解围一事。

  叶天龙见状苦笑了一下,出来混果然要还的!

  他思虑一会后,发出两个字:尽量!他向来不把话说死,毕竟人生太多意外。

  柳天姿很快传来一句:留了十分钟给他,让他看着办,演唱会搞砸了,她就不干了,吃他喝他的。

  叶天龙哭笑不得,随后把手机揣回。

  “叶少,你这两天给我说什么女孩,究竟是什么人来的?”

  等他收好手机,赵瑶瑶忽然想起一件事,目光好奇看着叶天龙问道:“她唱歌很好听吗?”

  张青门出声笑道:“叶少的目光应该不会差的。”

  “谢醉依!”

  叶天龙从口袋掏出一张名片,推到张瑶瑶的面前:“明艺学生,音色不错,个性十足,可以试试。”

  赵瑶瑶拿起名片扫过一眼,随后笑着点点头:“我也相信叶少的目光,我这两天找人打听打听。”

  “如果真有商业价值,可以砸钱包装出来,毕竟我们公司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知名度。”

  “虽然叶少将来会红,但这过程还是煎熬,我希望能有一些新鲜血液进来。”

  赵瑶瑶也很乐意有新人进来:“而且公司要发展,也需要新人注入。”

  当叶天龙让她把工作室变成娱乐公司,赵瑶瑶的工作性质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她的目光也就更长远。

  叶天龙正要点头,忽然目光跳跃了一下,落在舞台上,一个黑帽女歌手正走上舞台,手里拿着吉它。

  她不引入注意坐到主唱位置,随后拿起吉它轻轻拨动,动作很是纯熟,气质也格外孤傲,很文艺。

  她身边还簇拥着几名同伴,风格跟酒吧乐队有很大差异,看着有一股青涩,但也有一股纯真和朝气。

  叶天龙没有意外这种歌手上场。

  酒吧习惯间隔一两个小时,来几首清淡一点的演唱或表演,压一压酒吧客人的荷尔蒙气息。

  当女歌手抬起头的时候,叶天龙下意识多瞄一眼,随后笑了起来,正是谢醉依。

  谢醉依一如既往地黑衣黑裤,戴着属于她标志性的黑帽,她没有自我介绍,而是直接唱了起来。

  “总是忍不住寂寞掉下眼泪,你才会给安慰。”

  “担心短暂的晴天随时都可能被阴霾收回,等待有机会最坏也最甜美,我乐观却疲惫。”

  “因为太怕失去你,所以连快乐里都装满伤悲。”

  “你不曾发觉你总是用右手牵着我,但是心却跳动在左边。”

  《左边》。

  一首简单的小女生表达痴恋情歌,十年前在一部电视剧《奋斗》,被电视中的米莱唱的红极一时。

  如今被谢醉依弹唱出来,依然有着一种爱恋无奈的痛苦感觉,爱恋女生放手心思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不仅叶天龙抬起了头,赵瑶瑶和张青门他们也都望向舞台,似乎有点讶然酒吧高水准的演出。

  原本喧杂的酒吧因此渐渐安静,很多人都望向了台上的谢醉依,除了唱得好,还有满满的青春回忆。

  赵瑶瑶的俏脸也多了落寞,似乎回到十年前的日子,相似青春的奋斗日子,还有那青涩的校园时代。

  “你和我之间的遥远,永远隔着亲切,爱少的可怜。”

  “伸出右手想陪着你向前走,感受你爱我的心跳在左边。”

  “那么深深爱你的我,你一定看的见。”

  听着谢醉依的歌声,赵瑶瑶眼里流露一丝光芒:“这苗子不错,如能拿下来,我有八成把握会火。”

  张青门也点点头:“如果她打开一点知名度,再来参演一部青春电影,很大概率会一炮而红。”

  叶天龙淡淡一笑:“两位这么看好她,看来她确实可以培养一番了。”

  “瑶瑶,你手里已经有她名片了,找机会可以好好沟通一下。”

  他一口喝完杯中酒:“两位的判断,让我更加相信自己目光。”

  赵瑶瑶先是一愣,看看名片笑道:“她就是谢醉依?还真是有缘分啊。”

  “希望你马到功成。”

  叶天龙又瞄了舞台一眼,发现一个光头的贝斯手,一边弹着乐器,一边看着谢醉依,眼里全是温柔。

  他笑了笑,谢醉依连饭都吃不起了,还能有几个同伴撑着,敢情是护花使者的使然。

  “砰!”

  就在这时,一罐啤酒猛地砸在谢醉依旁边,一个架子鼓应声而倒,只差一点就中了她脑袋。

  歌声和音乐瞬间一滞。

  接着,又是砰砰砰几声响起,五六罐啤酒狠狠砸在舞台,四处喷射,酒液乱流,舞台顷刻变得狼藉。

  酒吧客人见状一愣,似乎没想到,这么好听的声音,还有人砸啤酒,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

  谢醉依他们也是流露惊讶,很是意外有人朝他们砸东西。

  这种大型酒吧,虽然有不少客人会喝醉,还时不时会发生冲突,但几乎没有对舞台出手的。

  叶天龙抬起头,望向谢醉依他们,同时想起早上砸豆浆的场景。

  “谢醉依!”

  很快,一伙男女就气势汹汹分开众人,杀气腾腾跳上舞台,乐器和桌椅被他们左踹右踢,狼藉倒地。

  在不少看客下意识退后几步躲避对方时,一个红衣女子满脸狠厉上台,指着谢醉依的鼻子大声骂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不仅不听我警告,打伤我两名兄弟,还敢跑到这里继续弹唱。”

  “你他妈是不是想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