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40章 乔少
  面对谢醉依的发问,赵瑶瑶笑容温润:“你说。”

  “我希望能把他们三个也签了,我需要他们陪伴才能发挥最好。”

  谢醉依指着蓝光强等三个小伙伴:“不需要公司付出太多成本,薪水从我底薪中出就行。”

  蓝光强低声一句:“醉依,不用管我们……”

  谢醉依毫不犹豫摇头:“你们帮我这么多,还一直不放弃我,我现在有机会,自然不能丢下你们。”

  “咱们说好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她又把目光望向赵瑶瑶:“我希望带着他们,为此我愿意把合同变成五年,还让出一半分成。”

  “等于我拿未来利润打造他们,请赵总给一个机会。”

  听到谢醉依的话,赵瑶瑶思虑一会,直接向蓝光强他们伸出手:“欢迎你们加入天门娱乐。”

  蓝光强几个小伙伴忙伸手一握,脸上都有着说不出的高兴:“谢谢赵总给机会。”

  四人不仅还能在一起演出,而且平台比以前更大了,生活也得到了保障,他们怎能不高兴呢?

  “这是意向合同,你们可以看一下。”

  赵瑶瑶一握谢醉依的手,随后拿过手袋,掏出随身带的合同,拿钢笔嗖嗖写了两分钟,递给四人:

  “如果可以的话,你签一个名。”

  叶天龙流露一丝欣赏,很是喜欢赵瑶瑶趁热打铁的风格。

  谢醉依扫过两眼,随后拿钢笔签名,她不担心上当受骗,自己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又何必怕失去?

  蓝光强嘴角牵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闭嘴

  “好!”

  在四人签完名字递资料过来时,赵瑶瑶笑着跟谢醉依拥抱,随后转身向钟虹他们喊道:

  “各位,今天趁着不少圈中人在场,我就顺便宣告一下。”

  “第一,谢醉依从现在起,是我天门娱乐的艺人,公司将会给她重金包装和打造。”

  “第二,谢醉依出席柳天后的献唱嘉宾一事,没有水分,天后官方团队明天就会正式公布消息。”

  “第三,谢醉依是天门娱乐艺人,我们就有权利保护她的名声,所有抹黑行为一定法律追究到底。”

  蓝光强他们一脸欣喜,谢醉依也松一口气,只有钟虹他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似乎没想到是这结果。

  “靠!”

  “一个被电视台踢出来的职员,一个不入流的导演,联手成立一个工作室,就咋咋呼呼上天了?”

  “那我乔氏岂不宇宙无敌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声音从豪华卡座传了过来,随后就见一伙华衣男女向舞台靠近,气焰十分嚣张。

  为首是一个鸡公头的青年,身着一袭黑色阿玛尼套装,皮鞋擦得发亮,所过之处,众人闪躲。

  他的身边,除了十几名华夏面孔的男女外,还有四名南悍女子,一个个靓丽无比,身材高挑。

  只是脸上的优越感,比鸡公头青年还要明显。

  钟虹和黄毛混混他们一阵激动,纷纷向鸡公头青年靠近:“乔少。”

  钟虹更是直接扑入对方怀里,小鸟依人,嘟起小嘴:“乔少,你总算来了,有人欺负我。”

  赵瑶瑶对叶天龙低语一声:“乔氏院线少东,乔东圣,也是乔氏副总裁,跟孔家关系不错。”

  叶天龙点点头,扫过神情尴尬的张青门一眼,淡淡一笑:“该给张导讨点公道了。”

  乔东圣享受着众人羡慕的目光,一边搂着钟虹前行,一边点着赵瑶瑶和张青门喊道:

  “大家或许都认识这两位,但不知道他们状况,我就来说一说吧。”

  “赵瑶瑶,前南方电视台副台长,一个月前策划华夏好声音,京城赛区无人参赛,然后被赶出来。”

  “大家想一想,娱乐至上的年代,选秀歌手无人参赛,这是怎样一种能力?”

  “张青门,号称导演,前后拍过几部电影,记得第一部票房十六万,第二部是五十万。”

  乔东圣眼里很是蔑视看着张青门:“听说去年把祖产都卖了,又拍了一个什么烂片《一代天骄》。”

  “人家拍电影赚钱买房子,他是卖房子拍电影,这水准,完全就是娱乐圈的耻辱,败类。”

  他指点江山的肆意取笑,顿时换得钟虹和黄毛混混他们的哄笑,连带谢醉依的合同都显得卑微了。

  四个南悍靓丽女子闻言也玩味笑了,除了感觉乔少说的好笑外,还有就是高兴看华夏人内斗。

  “谢醉依,我原本欣赏你,觉得你有点脑子,如今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此时,乔东圣望向谢醉依:“阿狗阿猫的娱乐公司,你也受宠若惊加入,你是有多渴望成名啊?”

  “或者,你们就是串通一起联手炒作,炒作你,炒作公司。”

  张青门按捺不住,喝出一句:“乔东圣,说话尊重一点,我们这是正常合作,从来就没串通操作。”

  乔东圣不置可否一笑:“这不是刚才求我的张导吗?”

  “刚才还哈巴狗一样求我,让你的一代天骄多一点排片。”

  “现在摇身一变就成娱乐公司副总了?真那么牛逼,你还求我干什么?”

  他皮笑肉不笑:“可见,你们几个真是串通炒作,太无耻,太可怜,太幼稚了。”

  几个魁梧青年也纷纷出声嗤笑:“肯定炒作,张导这种狗屁导演,能捧什么艺人啊?”

  “张导,刚才在卡座踹你的几脚,还痛不痛啊?”

  “张导,那一瓶三千块的酒,用来洗头感觉怎么样啊?”

  “呀……酒味好浓了,张导没去洗澡吗?还要我们再踹几脚吗?”

  钟虹和黄毛混混闻言更是得意笑起来,张青门和赵瑶瑶都被踩,谢醉依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

  四个南悍女子看着处于劣势的张青门他们,撇撇嘴觉得他们太不自量力,这时不求饶简直脑子有病。

  “就是你们几个打的张导?”

  这时,叶天龙伸手拦住赵瑶瑶他们出声,神情平静站了出去,眯起眼睛扫视对方:“还有谁?”

  一个小眼睛青年喊道:“没错,是我,小子,你也想享受一下按摩?”

  平头青年也卷起袖子:“要不要我们给你松松骨?”

  另一个纹身青年更是阴阳怪气:““口气这么冲,看来是想要挨打了。”

  话音落下,三人同时动作,气势如虹冲向叶天龙,想要干翻这个叫嚣的家伙。

  在赵瑶瑶和谢醉依她们下意识的低呼中,三名魁梧青年挥出拳头,齐齐轰向叶天龙的脑袋。

  只是距离拉近后,他们嗅到一抹危险气息,没有实质却真实存在。

  还没有捕捉到这气息来源,贞已经流星一样扑过来,挥拳痛击一人。

  最前面一人没有闪避,因为根本无法闪避。

  贞的拳头速如利箭如毒蛇,却比利箭更快比毒蛇更毒。

  “砰!”

  纹身青年还没有看到她的拳头,只觉得眼前一黑,宛如天崩地裂。

  他并没有晕过头,因为贞另一只拳头己击中他下腹,也如铁锤一般坚硬。

  痛苦使他清醒,清醒得无法忍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