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144章 跳一舞
  凌晨两点,望江酒楼,戒备森严,灯火通明,楼上楼下站立着数十名孔氏保镖。

  原本应该打烊的酒楼,因为叶天龙和孔子雄的宵夜,重新变得热闹和喧杂起来,酒菜也香气四溢。

  蓝小墨知道叶天龙跟孔子雄有事情要谈,所以没有跟以往一样胡搅蛮缠跟来,但约好第二天再见。

  叶天龙没有弄全鱼宴招待孔子雄,直接让人弄了一头烤乳猪,一人一刀就着各种酱料割着吃。

  脆响的肉片,沾着酱料咬下去,满口生香,还格外痛快。

  “叶少,今晚的事,很是抱歉。”

  孔子雄一边拿刀切下一块肉,一边向叶天龙再度表示歉意:“乔东圣那个废物,真是丢尽我的脸。”

  “不过也是一件好事,起码让我可以借机整顿一下队伍,不然将来会越来越多害群之马。”

  “本少要做最牛逼的大少,要踩过金学军荣学礼他们,太多废物只会拖累我战斗力。”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对了,叶少,替我向赵总和张导说声对不起。”

  “他们的损失,他们的要求,告诉我,我双倍补偿他们。”

  叶天龙端起白酒抿入一口,笑容恬淡回道:“树大有枯枝,孔少队伍这么庞大,有几个人渣正常。”

  “再说了,孔少也没有偏袒,当众训斥了他们,落了他们的面子,还给我和赵总他们讨回了公道。”

  他轻声补充一句:“所以孔少不需要半点自责,更不需要什么补偿,倒是我该对你说声谢谢。”

  叶天龙放下酒杯时,贞沉默着给他添上酒,随后又无声退到后面。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孔子雄竖起大拇指赞道:“叶少真是好人,换成是我,肯定没你这肚量。”

  叶天龙端起酒杯笑道:“咱们老朋友了,就别相互吹捧了,不然落入外人耳朵会酸的。”

  “难得你来明江逛一逛,咱们应该聊点开心的,吃点好的,喝点痛快的,其它事情就不要纠结了。”

  他的笑容很是温润:“喝完这顿酒,咱们看场戏,睡个好觉,然后再继续喝……”

  “哈哈哈,有道理,来明江是度假的,不是找不爽的。”

  孔子雄扯过毛巾擦擦手,随后也端起酒杯笑道:“来,喝酒,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两人轻轻一碰,随后喝了一个干净。

  “叶少,这样干喝酒有点闷,咱们是不是该搞点歌舞之类的助助兴?”

  放下酒杯后,孔子雄忽然冒出一句:“有美女赏赏目,有歌舞养养耳,夜晚才会美好一些。”

  叶天龙淡淡一笑:“孔少兴致不小啊,只是三更半夜,又是临江酒楼,哪有什么歌舞助兴?”

  “常言南悍女人天生就会歌舞。”

  孔子雄把一块肉丢入嘴里,用力地咀嚼几下咽入进去,目光锐利落在贞的脸上,笑容带着一丝玩味:

  “叶少身边这个美女保镖,不仅长得温柔可人,看身段也是练过的,对歌舞肯定有所涉猎。”

  孔子雄悠悠开口:“我想,跳上两曲应该不成问题,就看叶少舍不舍得让她展示。”

  被孔子雄这样一看,贞的神经莫名绷紧,好像被一头洪荒野兽盯上一样,身体差点就作出反击态势。

  随后,她又瞄了一眼时钟,两点三十五分。

  “跳两曲而已,又不是让她死两次,这有什么舍不舍得的?”

  叶天龙靠在座椅上,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只是我刚收下的她,还没好好感受各种性能。”

  “所以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跳舞。”

  他目光平和望向贞,人畜无害:“贞,你会跳舞吗?如果会,就来两曲,让我们见识一下风采。”

  “如果不会,也无所谓,我们早点喝完吃完,回去睡一觉,明天再去水云间听一曲。”

  叶天龙还向孔子雄抛出一句:“孔少,今晚就不要去酒店了,跟我去一个地方,那里有足够房间。”

  孔子雄大笑一声:“好,一切听叶少安排。”

  贞闻言牵动几下嘴角,随后轻柔出声:“叶少,我以前做过练习生,虽然没出道,但还是会歌舞。”

  她放下手中的酒壶,嫣然一笑:“我就为叶少跳一曲吧。”

  说完后,她扯下乌黑长发上的黑色扎带,三千青丝瞬间散开,在门窗吹入的江风中肆意绽放!

  她特有的香气,弥漫在大厅,感受得到的温柔,也慢慢流淌众人心间。

  孔子雄大大咧咧背靠座椅,一手放在桌子上,有意无意敲击,一手放在腰间,手指触碰枪械的冰冷。

  他的眼神有着一抹玩味,还有一丝冷冽。

  叶天龙却如水平静,端着酒像艺术家一样等待开场。

  在几张桌子挪开后,贞脚步轻缓走到中间,向叶天龙温柔一笑:“叶少,贞为你而舞,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贞散去了脸上的平和,红唇轻启唱起了水调歌头,她的声音很是动听悦耳,只是此刻多了一分凄婉。

  飞舞的衣袖和旋转的青丝,让叶天龙看不清她脸上神情,但他能感觉到贞的逆来顺受和无力挣扎。

  他还感觉到贞的一颗心在舞姿中破碎,然后漫天飞舞的向他扑来,几近窒息。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也许是灯光的强力刺激,也许是贞的无法控制,叶天龙隐约感觉到贞的眼中有着泪花。

  晶莹剔透。

  孔子雄原本没怎么在意,让贞跳舞纯粹是一个计划环节,没想到,她跳得这么好,这么楚楚动人。

  成年后的十几年时间,孔子雄征服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从来没有一个像贞这么柔到骨子里。

  只是孔子雄清楚,这女人不会跟自己有交集,要么死去,要么跟叶天龙,所以他感慨后又恢复平静。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此时,贞一转修长的身子,滴溜溜转了两圈,随后双手一转摆出飞月姿势。

  飘逸、动人,还赏心悦目。

  “不错,不错,不愧是南悍世家的丫环。”

  孔子雄笑着拍起手来:“随便一舞,就比很多专业人士要好,老实说,我很欣赏你。”

  “看在叶少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

  他手指敲击着桌子,笑容变得狠戾:“告诉我,今晚带队的人,是谁?”

  贞俏脸一变,腹中一动,喉咙一蠕,就要红唇张启,却见一手轻轻落在她肩上,温柔,又温暖。

  叶天龙轻叹一声:“输了。”

  他的手指滑入了贞诱人的嘴里,捏出一枚小珠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