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323章 狂暴十九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高手最新章节!

  刀绝死去,全场也像死去,很多人都目瞪口呆看着尸体,看着天墨。

  只是一刀,被齐霸委于重任且大杀四方的刀绝,就轻描淡写被天墨一刀杀了。

  尽管天墨的腋下流淌着鲜血,可他终究还是站着,还是活着,这也让齐霸他们发现,天墨深不可测。

  在对上刀绝之前,天墨先后杀了两个棋子,每一个都是游斗十几个回合,他才勉强找机会杀掉对手。

  中规中矩并不显强大。

  可现在,他们才明白,不是天墨不够强大,而是他前面两战完全就是热身,一半实力都没有拿出来。

  既是保存实力,也是迷惑敌人,让他可以在对战刀绝时,最小代价取得胜利。

  “叶天龙,我果然小瞧你了。”

  齐霸挥手制止愤怒的剑绝上前,目光凶狠盯着叶天龙喝道:“只是你杀了刀绝,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一定让你们血债血偿,一个个跟屠宰场的狗一样死去。”

  他身上散发出霸道气息,让全场血腥又多了两分:“你会死的更痛苦,我要捏断你每根骨头。”

  齐霸还扫过天墨一眼,目光有着说不出的怨毒,很想就地捏死天墨,可知道,自己的目标不是他。

  齐霸心里很清楚,今天最大目的,就是干掉叶天龙。

  “老齐,废话就不要说了。”

  叶天龙脸上没半点畏惧,始终保持着风轻云淡:“如果发泄怒气能救活人的话,现场都没死人了。”

  在齐霸昨天给他电话威胁的时候,叶天龙就决定今天鱼死网破,绝不会让齐霸活着出去伤害身边人。

  所以面对齐霸的杀气腾腾他,叶天龙再也不逃避,而是很坦然的面对。

  “好,那你就等着。”

  在林儒道他们的注视中,齐霸狂笑一声,随后捏起最后一枚黑士,啪一声放在中间:“上士。”

  他躲在面具黑士的后面,笑容冷冽,还带着一股戏谑。

  叶天龙身躯又颤动了一下,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个面具黑士,情绪又多少有了波动。

  他侧头看了林儒道一眼,后者脸上也是一抹惆怅,显然都觉得这个面具黑士是庄明艳。

  但林儒道很快恢复了平静,他感受到叶天龙的目光后,侧头对视,左手无奈却坚定做了一个动作。

  杀!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稳住心神调动‘双车’压上,失去一车的齐霸没沮丧,沉着应对叶天龙攻击。

  双方严防死守,又不乏试探攻击,但始终没有碰撞棋子,显然都想先稳住大本营,然后再后发制人。

  期间,叶天龙有两次机会斩杀面具黑士,然后进一步扩大胜利战果,但最终却选择了放弃……

  他还是下不了手。

  也正因为看穿叶天龙这一点,齐霸一个黑士玩出了花样,他安然躲在面具黑士后面从容部署。

  这个黑士,此刻的作用比两个车还大。

  孔子雄等人见状微微诧异,连连嘀咕:“天龙搞什么啊?”

  如非清楚叶天龙的性格和立场,孔子雄都要认为,叶天龙故意放水输掉这一场棋局。

  “杀马!”

  叶天龙也知道不能这样下去,看着对方被一车保护的‘马’,他毫不犹豫调动地狂天这车杀了上去。

  地狂天早已准备,叶天龙话音一落,他就扑了出去。

  齐霸那名身穿‘马’儿的高手,刚刚凝聚精气神对抗,就见地狂天如猎豹一样扑了过来。

  扑过来时所带动的杀意,闪电一般刺向‘黑马’的心脏,齐霸手下冷汗瞬间流淌下来。

  来不及挥刀抵挡的他,只能狼狈的向前倾倒,以此减少自己的伤害。

  “扑!”

  黑马躲过了地狂天的一招毙命,但背部还是被他坚硬手指抓住了。

  一大股鲜血从他背部迸射出来,黑马身上多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深可见骨让人惊心。

  不过黑马也算得上一条汉子,硬生生忍住剧痛翻转过身躯,双手一抬,射出了十二支弩箭。

  “嗖嗖嗖!”

  弩箭凌厉,可地狂天却浑然不怕,双手一错,弩箭全部被他接住,接着,他手腕一抖,咔嚓一声。

  弩箭全部断成两截,下一秒,地狂天双手一扬,断箭如雨点一样倾泻回去。

  “扑扑扑!”

  黑马刚刚咬牙起身,军刀连连挥舞却已经太迟,一阵沉闷声响后,他胸口溅血摔倒在地。

  身上至少有七八支断箭,其中两支还射入了咽喉,生机熄灭。

  “杀车!”

  黑马被地狂天干掉了,齐霸却没有半点情绪波澜,很直接调动保护黑马的黑车压了上去。

  “啪!”

  棋盘上的红车被黑车吃掉,剑绝也一挪脚步,冲向刚刚激战完一场的地狂天。

  “杀!”

  因为刀绝的下场教训,剑绝没有跟地狂天试探,一出手就是雷霆攻击。

  一把断剑,途中顷刻变成了四把,还顷刻射出了三把。

  一把剑刺他的足踝,一把剑射他的腰,一把剑在剑绝手里握着,谁也不知道要砍向哪里。

  还有一把剑是射地狂天的脸。

  来势极快,地狂天失去跃起躲避的机会,看来已免不了要挨一剑。

  至少挨一剑,也许是四剑。

  “嗖!”

  但地狂天没有挨上,他身子不能跃起,就忽然沉了下去。

  地狂天踩住了削他足踝的一把剑,挥拳打飞了砍他腰的一把剑。

  他身子既已沉下,射他脑袋的一剑自然是砍空了。

  那把握在剑绝手里的断剑,刺过来的时候,地狂天的脚尖已经一借力,身子又跃起。

  断剑杀招落空,脸色跟齐霸一样微微一变,但很快保持着杀意,手腕一抖。

  “嗖!”

  一剑悄无声息刺向地狂天心脏,又迅速,又阴狠。

  后者及时刹住脚步,身子向侧一跳,避开对方这一击后,接着抓起一刀,毫不客气劈了出去。

  刀锋如凶猛长蛇直取剑绝的胸膛,剑绝嘴角止不住牵动,反手掠出一剑。

  “当!”

  一声脆响,他狠狠荡开地狂天这势大力沉的一刀。

  地狂天冷笑一声,直接拉近距离,手中军刀连连砍出,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摄人。

  对于地狂天来说,在绝对力量面前,花俏招式完全不堪一击,而他,最不缺的就是力量。

  剑绝厉喝一声,来不及躲避,挥舞断剑就挡。

  “当当当!”

  十八记响声不绝,刀剑相撞,火花四射!

  “当!”

  刀剑碰撞,一退一进,随着一记极其刺耳的金属脆响,身上带伤的剑绝终于抗不住地狂天砍的力量。

  他单臂酸麻,身子后退。

  所有观战的人都停止了动作,似乎连呼吸也忘记,心脏就如被一只巨手给攥握住似的。

  他们目不转睛的盯视着场中的一切,真是太紧张了!太刺激了!

  “当!”

  地狂天一口气劈出十八刀后,陡然间大喝一声,第十九刀已经毫不犹豫斜砍而出。

  血光一道,映红夜空。

  这一刀下去,掠起一道血迹。

  剑绝胸口飘红,血肉一片翻飞。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