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344章 打断他的腿
  第1344章 打断他的腿

  外面的雨水越来越大了,寒意阵阵的袭来,街的行人和食客都比平时少了一半。

  太叔三少,名叫太叔三甲,太叔兴国的儿子,只是相比哥哥和姐姐的光鲜,他要多一点非议。

  因为他混的是灰色之路,而且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武痴。

  此刻,时间指向晚八点半,穿着一袭黑色风衣的太叔三甲,正坐在一品天下的火锅店涮牛肉。

  红晃晃的锅底,五斤重的牛肉,还有一大瓶白酒,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特别是这大雨倾盆的晚。

  太叔三甲吃的很多,很快,热气也不断倒吸,可是他却始终一副纯粹吃饱的样子,看不到半点享受。

  吃东西的时候,他还时不时揉揉肚子。

  他又要了几个辣椒,丢入火锅煮着,然后又把一叠牛肉丢进去。

  等待中,太叔三甲又瞄了一眼手机,寻思派出去做事的人,怎么还没回电?对付一个外来户那么难?

  念头转动中,牛肉翻滚,他就拿起筷子去夹。

  “扑!”

  也就在这时,这间被他包了的火锅店,玻璃门被人推开了,一个年轻人走入了进来,脚步从容。

  太叔三甲随意瞄了一眼,只是一眼,他的目光就被吸引,筷子夹了几次牛肉都没夹住。

  就当太叔三甲凝聚心神夹住一块牛肉时,不速之客也走到了他的面前,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道:

  “太叔三少?”

  太叔三甲把半生熟的牛肉往嘴里送入,随后看着风轻云淡的年轻人,绽放一个笑容:“叶天龙?”

  不速之客正是叶天龙,他拿起桌子的纸巾擦拭着脸的水珠,笑容灿烂:“做过功课啊。”

  太叔三甲没有去探究心腹兄弟怎么了,叶天龙能够大摇大摆出现这里,那就表示他肃清了一切障碍。

  他笑着回应叶天龙:“稍微用了点心。”

  两人好像是老朋友,谈笑风生,其实暗地里早就绷紧神经,一旦撕破脸皮,那就会瞬间发难。

  “我好像跟你无怨,也跟太叔无仇,三少这么对我,不担心玷污了太叔兴国的声名?”

  叶天龙挥手让服务员拿来一瓶啤酒,然后咕噜噜倒了两大杯:“老爷子攒名声不容易啊。”

  太叔三甲轻轻咳嗽一声:“我们确实无怨,可是你得罪了苗神医,太叔家欠他人情,总是要还的。”

  叶天龙把一杯啤酒推过去:“不分青红皂白的还人情,这样非常不好,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除了人情之外,我自己也要求他,我最近染了病,只能苗神医压制。”

  太叔三甲没有直接回应,保持着他的风轻云淡:“他的要求,我无法拒绝。”

  叶天龙扬起一丝笑意:“他要你怎么对付我?”

  太叔三甲没有太多掩饰:“他说,你动了他的孙子,算计了他们一家,想要你一根手指惩罚。”

  “我以为这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一想才知道自己天真了,能算计苗神医一家的人又怎是一般人?”

  他话锋一转:“今晚的十五名兄弟,他们还活着吗?”

  叶天龙举起手中的啤酒:“放心,他们没事,我不是杀人狂,没有嗜杀的爱好。”

  “三少,我敬重老爷子的高风亮节,我愿对此事一笔勾销,一起干了这杯酒,不再找我麻烦如何?”

  他很真挚地看着太叔三少。

  太叔三甲淡淡出声:“如果只是牵涉到我的安危,我愿跟你化解恩怨,甚至会跟你做一个好朋友。”

  “毕竟能轻易撂翻我两批兄弟、还敢主动杀门的人,你在天都算得第一个。”

  “只是,苗伯光是唯一可以迟缓我父亲生命的人。”

  他脸划过一抹无奈:“所以他要对付你,就算再艰难,我也会让他满意。”

  叶天龙苦笑一声:“也就是说,你还要我一根手指头?”

  太叔三甲没有掩饰:“没错。”

  “其实你可以主动找苗神医,向他赔礼道歉,他高兴了,事情就可能一笔勾销。”

  他轻声提醒着叶天龙:“这是一个不错的路。”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这选择是不错,但是我不需要。”

  “如果我不仅能稳住你父亲病情,还能迟缓他生命结束,更能把你身的病解决……”

  叶天龙忽然绽放一丝笑意:“我让你打残苗伯光一条腿,你会不会听我的话去做?”

  太叔三甲目光瞬间凝聚:“你能解决我和父亲的难症?”他看着年轻的叶天龙,脸带着一丝戏谑:

  “牛,可以吹,但不要吹天了。”

  叶天龙抿入一口啤酒,看着太叔三甲淡淡出声:“腹大、肚寒,再热的天,也会打冷颤。”

  “需要用**的东西不断冲击肠胃,而且一耳常塞,睡觉多梦,梦有厉鬼。”

  他言语平静:“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

  太叔三甲闻言神情一震,讶然看着叶天龙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是神医,我当然知道。”

  叶天龙哈哈大笑:“我甚至还可以告诉你,你这病不是自己得来的,而是苗伯光故意给你下的。”

  “想一想,你身体魁梧的跟水牛一样,拳头大得能打死一头猛虎,怎会好端端得病呢?”

  “苗伯光这家伙,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他的神医之名,就是他下毒发家。”

  太叔三甲抬头问道:“什么意思?”

  叶天龙双手一摊:“先给人投毒得病,然后再自己化解,神医就来了。”

  “而且苗伯光治病从来治标不治本,目的就是多赚几个钱,你好好想想,他哪次直接断病根的?”

  他看得出这病,但不清楚是不是苗伯光干的,但苗伯光要他手指头,叶天龙就直接扣在他身。

  哪怕打不断苗伯光的一条腿,也可以让太叔三少对他生出猜忌。

  太叔三少闻言想说不要侮辱苗神医,但想到叶天龙能看出自己症状,他眼里又闪过一抹疑惑。

  良久,他眼里迸射一抹光芒:“你能治好我的病?”

  “你能治好,我就相信,治不好,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

  “当然!”

  叶天龙淡淡出声:“我明天准备一下,最多两天,就能把你病症化解。”

  太叔三甲低喝一声:“好,我就给你两天,你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

  “这两天,我会让手下不再动你,但两天后,你还没治好我,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他一攒拳头:“我不仅会下令全面对付你,我还会亲自出手对付你。”

  “砰!”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拳击中桌子,桌子哐当一声,裂成十几块落在地。

  “我救你,不是我怕你,而是我想看看,你怎么打断苗伯光的腿。”

  叶天龙一口喝完啤酒,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途中,右脚抬起,猛地一跺。

  “砰!”

  地面大理石地板,顷刻多了六条痕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