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361章 阴谋缺口
  第1361章阴谋缺口

  韩静跟着叶天龙离开庄园。

  太叔太甲亲自送两人出门,还给叶天龙送了不少礼物,更塞给他一张千万支票,表示太叔一点心意。

  叶天龙没有太多推却,谈笑几句就把东西收下,然后叮嘱太叔三甲照顾老人后,他就钻入车里离去。

  太叔太甲一直撑着雨伞,笑容恬淡看着叶天龙两人离开……

  “看来你已是太叔家族功臣。”

  前行车,韩静看着叶天龙,低声一句:“三甲把你当兄弟,大少亲自送你车,还给你一千万。”

  叶天龙伸伸懒腰笑道:“我受不起这点恩情吗?”

  “你当然受得起,你是大英雄,大恩人……哼,小人得志。”

  韩静习惯性打击叶天龙一番,随后又神情犹豫着开口:“对了,真不帮太叔琴化解药水?”

  叶天龙靠在座椅,淡淡一笑:“她勾结外人,谋害亲爹,还高高在,这种人,救下来干什么?”

  韩静眉间流露一抹不忍:“虽然她确实盛气凌人,还差点害死自己亲爹,但她终究是一条性命。”

  “眼睁睁看着她器官损坏,无论是我还是太叔家族的人,甚至太叔三甲,只怕心里都不太忍心。”

  “她的错和狂妄,可以用别的方式惩罚,天龙,救救她好不好?”

  韩静目光很是真挚:“救过来了,你想怎么出气,我都让三甲帮你,太叔家族也不会阻拦的。”

  叶天龙拿过一瓶苏打水,咕噜噜灌入一大半:“这是你的请求,还是三甲他们意思?”

  “我的请求,也是他们的心声,我看得出他们内心的渴望。”

  韩静挤出一句:“太叔琴可恶,但他们毕竟是亲人,不会坐视她横死不理的。”

  “与其让他们再找其他医生胡乱救人,你还不如卖一个人情救她下来。”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看着身边女人轻声一笑:“其他医生?那个什么僵婆婆?”

  他不知道是谁,但听太叔琴语气,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所以多留了一个心眼。

  韩静眼皮跳了跳,瞄了窗外一眼,随后叹息一声:“不管谁都好,我真希望你救她一次。”

  “实话跟你说吧,我是故意不救她的。”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你真觉得,太叔琴真是被苗伯光蒙蔽,无知作出加害老父亲的事?”

  韩静一怔:“不是吗?”

  “肯定不是蒙蔽。”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我能断定,两人从开始就是一伙的,苗伯光谋取的也绝非一点诊金。”

  “你自己可以想一想,苗伯光虽然心机险恶,但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不然不会有现在的名头。”

  他声音清晰:“以太叔琴的脑子能够发现药水端倪,能够威胁到苗伯光,让他主动让出一半诊金?”

  韩静一愣,陷入沉思,随后点点头:“太叔琴看着跋扈,实则也蠢,跟苗伯光不是一个等级的人。”

  叶天龙笑容很是玩味:“何止不是一个等级,苗伯光的手段,要杀太叔琴就跟玩似的。”

  “就算不方便动手杀人,也能让她跟太叔兴国一样昏迷,怎么会被她威胁交出一亿,平分诊金?”

  叶天龙作出一个推断:“这显然不可能,这说明,太叔琴不是被蒙蔽,她撒谎了。”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怎么感觉脑子乱了?”

  韩静微微睁开美丽的眸子:“这水好像被你搅的有点深了。”

  “还有一点,苗伯光今天是要杀太叔兴国的。”

  叶天龙决定给韩静说几句真话:“如真是为了巨额的诊金,苗伯光应该让太叔兴国多活几天。”

  “只要他不动拔芯针法,拿一些补药疗养几天,虽然不会立即醒来,但身体也不会恶化。”

  叶天龙望向身边女人:“而他可以趁机多卖几千万。”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今天俨然要干掉太叔兴国,他目的肯定不是诊金,而是有更深层次的阴谋。”

  韩静微微一愣:“更深的阴谋?是什么?”

  “我暂时也不能完全肯定。”

  叶天龙叹息一声:“这么跟你说吧,太叔琴跟苗伯光有勾搭,而且很早就联手对付太叔兴国。”

  “好赌的太叔琴目的可能是为了诊金,但苗伯光绝对不是为几个亿,他应该是带有更深的阴谋。”

  “太叔琴这样的猪队友,苗伯光为什么要合作呢?不是他失心疯,而是他需要太叔琴这个幌子。”

  他意味深长地笑道:“比如发生今天这样露出破绽的事,他就可以丢出太叔琴来做挡箭牌。”

  韩静眼里有着一抹茫然:“怎么还有点无法理解?”

  叶天龙苦笑一声:“太叔兴国死了,太叔琴能获得很多利益吗?”

  “不能!”

  韩静摇摇头:“太叔先生知道这女儿的资质,又清楚她纸醉金迷,所以只给她建立了一个基金。”

  “一旦他死了,太叔琴每月只能领取三十万生活费用,太叔家族的古玩和产业,全部跟她无关。”

  “三十万看着很多,但比起哥哥弟弟的几十亿,还是可怜的很。”

  她道出自己的心声:“这也是我可怜她的地方。”

  叶天龙又问出一句:“太叔财产怎么分配的?”

  韩静回道:“七成捐献给国家,两个儿子各一成,剩下一成成立基金会,给太叔琴他们发生活费。”

  叶天龙一笑:“立下最终遗嘱了吗?”

  “听三甲说,好像还没有了,每一次要立下遗嘱,他就病发,醒来也没精力处理此事。”

  韩静若有所思回道:“所以这财产分配,只是基于太叔兴国的口头笑谈,还没有法律效力。”

  叶天龙继续追问:“如果没有遗嘱,他今天突然挂了,谁会是最大受益人?”

  “当然是太叔太甲了……他是太叔集团总经理,也是巡展负责人。”

  韩静毫不犹豫回道:“而三甲分不了什么的。”

  “当初三甲为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提前拿走自己那一成资产,搞了山顶庄园,还有安保公司。”

  她道出当年的事:“他拿钱走的时候,还主动立下字据,输赢自负,不再找太叔家族要一分钱。”

  “太叔三甲不再要家族一分钱,太叔琴又因谋害父亲失去继承资格,太叔太甲妥妥的人生赢家。”

  “哎呀”

  说到这里,韩静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脸震惊看着叶天龙:“你是说……”

  “先别把话说出来,自己心里知道就好。”

  叶天龙淡淡一笑:“我不救喝了药水的太叔琴,就是要逼得走投无路的太叔琴搅起风浪。”

  “唯有这样,阴谋才会有缺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