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402章 与虎谋皮
  第1402章与虎谋皮

  大花小花跟了她七十年,僵婆婆骨子里把她们当成爱宠。

  魏无情嘴角牵动:“婆婆,这不符合我们利益,这会引起官方打击,我们所图只怕全会落空。”

  “而且被华夏知道我们有份,只怕魏氏永远回不了华夏,甚至会被龙魂全世界追杀。”

  魏无情脸色很是凝重:“婆婆,还是请你收回成命,按照我们部署进行吧。”

  他千里迢迢来跟僵婆婆合作,原本希望借僵婆婆的手,为魏氏拿下天都,掌控药材和玉石的生意。

  继而为魏氏进入华夏打开缺口,也可以弥补齐霸一战的严重损失。

  要知道,庄明艳坑了他五百精锐跟齐霸火拼,魏氏现在很需要借助外部力量谋取所需。

  他本以为僵婆婆是一个理想合作者,可是魏无情没想到,她完全不按计划行事,还搞出天都瘟疫。

  所以魏无情低声一句:“婆婆,大局为重啊。”

  山洞传出一记厉喝:“闭嘴!”

  “我跟你们合作,本来就是想要借你们的力量,在我哪天死了之后,徒子徒孙依然能够过得舒坦。”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可我现在死了那么多爱徒,大花小花都死了,我必须为她们报仇,不然我所图又有什么意义?”

  人都没了,生活再好又有什么意义?

  “你们给我滚回去,魏无情,我告诉你,你现在只能配合我,全力给我爱徒讨回公道。”

  僵婆婆透射着一股狠厉:“胆敢撂挑子或者站在对立面,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翻脸如翻书。

  话音落下,魏无情身边几个愣头青就勃然大怒:“老家伙,魏王是你能冒犯的?”

  他们千里迢迢带着礼物来拜寿,不仅没受到什么优待,整天被丢在山洞吃冷饭冷水,还被限制自由。

  就连魏王也跟坐牢一样,整天坐在洞口看雨水滴答滴答,这些魏氏死忠早已经愤怒。

  所以面对僵婆婆威胁魏王的狂妄气焰,这些魏氏死忠再也按捺不住,义愤填膺地骂道:

  “如果不是魏先生让我们礼遇,我们早就一枪轰死你了,整天装神弄鬼……”

  魏无情脸色巨变:“闭嘴!闭嘴!”

  “魏王,我们不要跟她合作了,这些都是怪人,做不了事,还会拖累我们。”

  魏氏死忠干脆撕破脸皮:“我们有她没她都一样,只是迟缓一点发展而已。”

  “她没我们,只能一生躲在这里等死,她的徒子徒孙,也迟早被人当狗一样慢慢宰割,我们走……”

  “老巫婆!”

  “走?很好……磔磔磔……”

  没等魏王出声,僵婆婆轻叹一声:“我送你们路吧。”

  魏无情心里一揪,下意识喊道:“婆婆”

  话还没有说完,魏无情就蓦地感觉到一股寒意涌,舌头如同被冻住般,再不能言语。

  柳开花心里一紧,忙搀扶住魏无情。

  “魏王,我们走……”

  魏氏死忠拉着魏无情转身,但很快,脸突然露出惊惧之意,接着,十几人齐齐跪下,胸口疼痛。

  “扑!”

  没等魏无情发问发生什么事,十几人又是一起喷出鲜血,倒在地四处滚动起来,还不断用头撞地。

  喊叫凄厉彷徨。

  魏无情忙转身跪下,对着山洞喊叫一声:“婆婆,你大人大量,请放他们一马吧,放过他们吧。”

  柳开花也跟着跪了下来:“婆婆海涵,他们年少轻狂,请你给他们一次机会。”

  僵婆婆没有回应,山洞很是安静。

  魏无情再度喊道:“婆婆,放过他们吧,他们都是来给你祝寿的,给我一点面子吧。”

  山洞还是没有回应,而此时,十几名魏氏保镖正七窍流血,手指抓着地缓缓前行,似乎要远离这里。

  刚刚挪出十余米,他们就全部停止,像是雕像一样不动,身后留下长长的血迹。

  魏无情跑过去,只见他们全都死绝,鼻孔冒出几条小虫,黑乎乎的,正贪恋吸着鲜血。

  魏王本能缩回手指,还喊叫一声:“婆婆!”

  他心里很愤怒,可是却不敢表露出来,跟魔鬼合作,本就与虎谋皮。

  “他们既然是来给我祝寿的,那就让他们做化石摆在这里吧。”

  僵婆婆的声音从山洞出来:“魏王,看在你和女娃还算有礼貌的份,我今天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但我要告诉你,天都瘟疫,你们只能支持,不得反抗。”

  “你如果拆我的台,我就杀掉你的人,我顺便告诉你……”

  僵婆婆怪笑一声:“你也被我下毒了,以后必须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我随时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魏无情脸色巨变:“我中毒了?”

  柳开花喝出一声:“婆婆,魏王这么尊敬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尊敬我?”

  僵婆婆发出一阵刺耳笑声:“尊敬我,就不会过来兴师问罪了,尊敬我,就不会任由手下闹事了。”

  “没有魏王的默许或者暗示,他们胆敢这样跟我叫板?”

  魏无情站起来厉声喝道:“婆婆,你太卑鄙了!”

  “铃铃铃……”

  僵婆婆没有回应,山洞只是传出一阵铃声,不多不少,正好五下。

  随着铃声的传出,魏无情站立的身躯一震,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儿摔倒……

  “轰!”

  魏无情在旁边一个水坑,溅起一大篷水花,神情痛苦,还没等他直立起身躯,铃声又刺耳的响起。

  魏无情顿感肝肠如绞,胸口如被千斤重锤击中一般,忍不住地吐出一口鲜血。

  他的脸色变得难看,他知道,自己中了蛊毒,可自己做好了防范措施,怎会中了蛊毒呢?

  他知道僵婆婆的可怕,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

  蛊毒虽然神秘莫测,但是并非不可捉摸,施蛊之人毕竟还要通过介质中蛊。

  介质有水、有空气、有食物、不一而足,还要经过一点时间沉淀,布下的蛊毒方能在人的身发作。

  跟僵婆婆打交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着后者每一个细节,声音、光线、言行举止,乃至吹来的风。

  可都没有见到太多端倪。

  魏无情自信足够小心,可现在莫名其妙地中了蛊毒还是浑然不知,这种恐怖之感可想而知。

  柳开花忙冲过去喊道:“魏先生,你怎样了?”

  魏无情一把推开她,盯着黑乎乎的洞口吼叫:“婆婆,你不道义!”

  铃声又轻轻摇晃了五下,魏无情又是扑地一声吐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呼吸也变得急促。

  柳开花想要搀扶,身子一抖,她也一头栽倒在地,没死,但昏迷了过去……

  “我活了一百零三岁,如果讲道义的话,只怕早就尸骨无存了,早就被赵帝天杀了。”

  僵婆婆的声音传了出来:“魏无情,你也不能怪我,谁叫你主动送门来呢?”

  “要想跟魔鬼做交易,首先,你要学会做魔鬼的好仆人。”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跪下,要么死去。”

  “磔磔磔!”

  铃声轻飘飘传来,带着说不出的寒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