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462张 刀快,剑快
  第1462张刀快,剑快

  赵可可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俏脸红的像是滴水一样,姚飞燕却笑的直不起腰。

  然后就没有叶天龙什么事了,赵可可满船追逐姚飞燕,要她给自己的丢脸保密。

  姚飞燕看到赵可可脸皮这么薄,笑容更是玩味,不断笑着捉弄她,让众人都以为两女发疯了。

  众人闹腾了大半天,最终在夜色降临中,坐在餐桌开始大朵快颐,高高兴兴碰杯喝酒。

  叶天龙敬完一轮酒后,在三楼的转角处停止步伐,目光眺望几条进入港口的货轮。

  华灯初,正是人们奔波忙碌之后归家的时候,疲倦的气息弥散在万家灯火之中。

  很多市民扮演的角色只不过是这个纷乱的城市里的过客,他们的脸始终挂着匆匆而过的表情……

  叶天龙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转角处,眼神有着一抹猜不透的寂寞。

  江风有点凉,空气湿湿的,就像谁哭过,有种莫名的伤感。

  宁红妆轻轻的走了过来,看着落寞的叶天龙轻笑:“怎么这副样子?今天不是该高兴吗?”

  “确实应该高兴,只是我感觉有点不真实。”

  叶天龙环视着和谐的场面,欢快的兄弟姐妹:“这一切都太美好了,是我以前从不敢幻想的画面。”

  因为怕失去,怕痛苦,所以叶天龙一直不敢去拥有,不敢交出真心,也就很少享受这样的欢聚一堂。

  “只要你不抛弃我们,我们会永远陪伴你的。”

  宁红妆跟叶天龙性子有些相似,都是担心失去而不愿付出情感的人,所以清楚他心里想些什么:

  “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们相互扶持走下去,就一定能走得很远,很远。”

  叶天龙眼里划过一抹感动,随后一搂女人轻笑一声:“红妆,谢谢你。”

  他已经收敛那份恍惚,还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守护这一批兄弟姐妹。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些什么了。

  “大哥,快过来吃烤羊肉了。”

  这时,韩擒虎远远喊出一句:“再不吃,就要被我们吃完了。”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松开宁红妆走向天墨和麻衣他们那一个角落。

  那是一个烧烤区,十只二十斤左右的羔羊,正在篝火热烈的滴着洋油,常一碗几个人正在忙碌。

  他们用一个兽毛刷子,沾着一盆芳香浓郁的佐料,涂抹在羔羊的身。

  当这只涂好奇特香料的羔羊,被烤得“吱吱”冒油香飘四溢时,就成了一道脍炙人口的美味佳肴。

  走过去的叶天龙见到羔羊被烤得吱吱作响,食欲就来了,拿起夹子就想要撕裂几块肉来。

  黄雀忙拦住了叶天龙的手:“叶少,别冲动,今晚不用我们撕扯羊肉。”

  “老韩刚才起哄,想要看看,究竟天墨的刀快,还是麻衣的剑快。”

  在恐龙几个满脸炽热的神情中,残手也出声附和:“他们两个已经达成协议。”

  “待会羔羊熟了,一人三只,谁先把三只羔羊切成同等一百份,谁就赢,输了的人跳明江游一圈。”

  叶天龙一愣:“吃个饭还玩花样?”

  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个角落几乎聚集了天门和龙门各部的决策人,全都满脸兴奋等着待会的比赛。

  而天墨和麻衣,正用酒精缓缓清洗战刀,虽然两人都是冷漠神情,但眼里都有年轻人的气盛战意。

  拿着两个瓷碗的韩擒虎嘿嘿一笑:“大哥,你不想看一看,究竟是刀快,还是剑快。”

  叶天龙瞬间沉默,他对这个,也是充满兴趣。

  “来啊,来啊,买天墨快的押注左碗,买麻衣快的押注右碗,一千起步,一万封顶。”

  韩擒虎高兴吆喝:“赢者平分输者筹码。”

  “庄家不收输者费用,但抽水赢者两成,有意者赶紧下注。”

  韩擒虎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来啊,走一走,看一看,一千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当。”

  曹乾坤很是不满:“老韩,你太黑了,你拿两个碗,就抽水赢者两成,你这是一本万利啊。”

  “老曹,别嫉妒。”

  韩擒虎一本正经哼道:“我起哄不用力气啊?我组织不用力气啊?我吆喝你们下注不用力气啊?”

  “你别只看到我吃肉,而忽视我吃肉前挨的打,再说了,不搞点钱,怎么买你的战衣啊?”

  曹乾坤张张嘴巴,随后挤出一句:“算死草啊你”

  “生活艰难,肯定要精打细算,没看我雪碧都没喝了吗?该喝雲碧。”

  韩擒虎笑着回应,随后继续晃着瓷碗摇晃:“来啊,下注,无论输赢,它都会是你们的经典回忆。”

  这一局的确很有吸引力,所以宁红妆、恐龙他们纷纷下注,地狂天也从背部掏出一叠现金押注天墨。

  两个瓷碗很快丢满下注人的名字和数额。

  蓝小墨和戴明子也都投了一万,只是一个投给天墨,一个投给麻衣,两人依然相互看不顺眼。

  叶天龙拿出两万,各投一万,以示这只是一场娱乐。

  下注耗时十五分钟,韩擒虎找了几个人帮忙算账,八十万八千买天墨赢,八十万八千买麻衣赢。

  旗鼓相当!

  这个数字不仅让人感觉惊讶,也让人生出更大兴趣,赌注都相当,这两人较量自然更加让人瞩目。

  韩擒虎很高兴,赌注这么平均,意味着无论输赢,他都能抽走十六万。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

  韩擒虎从常一碗那里知道,六头羔羊已经完全烤熟,于是让招风耳给天墨和麻衣各自摆三头。

  羔羊一头二十斤,三头六十斤,不仅要快,还要均匀,挑战确实有难度。

  叶天龙担心伤到众人,于是向众人挥挥手:“退后一点。”

  宁红妆他们很快退后,给天墨和麻衣足够的空间。

  狭长的桌子架着羔羊,下面是很大很大的木盆。

  得到天墨和麻衣的点头后,韩擒虎果断一挥手:“开始。”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许东来和曹乾坤他们就感一阵寒意爆射,没有来由打了一个颤抖。

  下一秒,光芒大作,还带着凌厉的风,不少人下意识眯起眼睛,韩擒虎也后退几步!

  天墨的刀斩在羔羊身,麻衣的剑刺入羔羊的咽喉。

  他们速度极快,动作更是行云流水,根本让人看不清动作,只见一片刀芒和剑芒模糊着视野。

  同时伴随一阵特殊频率的尖锐声,让包租婆他们止不住捂住后退再退几步,不然感觉耳膜被刺破。

  数十个变化一瞬即过。

  “叮!”

  还没等宁红妆他们稳住心神,天墨和麻衣手中的武器,先后从酒精中掠过一圈,随后轻轻入鞘。

  韩擒虎发现,天墨比麻衣快了半秒。

  陈凌儿拉着赵可可,一脸懵比:“完了?这就比完了?”

  贵叔他们几个也是一头雾水,是已经比完了,还是没有完全开始?他们一时搞不明白。

  “咔嚓!”

  就在这时,天墨面前的三头羔羊,像是折断的竹子,发出一连串的脆响,然后啪啪啪掉入了木盆。

  连肉带骨头,包括羊头,断成一截截落入木盆,那份完整和切口,就好像是切割刀所为。

  花如雨她们止不住惊叹,这功力,也太深厚了。

  还没等他们惊讶完,麻衣面前的三头羔羊,没有咔嚓声音响起,但随着麻衣一拍桌子,羔羊震动。

  一片片羊肉从身体滑落,像是无声雪花一样落入木盆,洋洋洒洒,让人很是惊讶。

  很快,三头羔羊的羊肉全部落下,只剩下骨架落在面,看起来就好像镂空一样,几乎不见厚肉。

  众人又是一声惊叹,庖丁解牛不亚于此。

  这时,韩擒虎已经让人清算出羊肉份数和份量:

  “天墨,一百份,羔羊总量六十三斤,每一份六两左右,误差极小。”

  “麻衣,一百份,羔羊总量五十九斤,骨二十九斤,肉三十斤,每一份三两左右,误差可忽略。”

  他看着这一场比赛结果,很是头疼:“双方份数正确,份量也均匀,时间更是差不多,胜负难分。”

  曹乾坤他们也都点点头,这一场比赛确实不好给出胜负。

  天墨刀法霸道,连骨带肉均分一百份,麻衣剑法精湛,羚羊挂角,剔肉留骨一百份……

  相似的时间内,刀法的猛,剑法的巧,很难说谁更胜一筹。

  “天墨连肉带骨劈斩一百份,要耗掉的力气比我多。”

  麻衣此时已经没用初始的不服,对天墨只有无尽欣赏:“这种情况,他还快我半秒,应该算他赢。”

  他对自己的剑法向来骄傲,一直认为比流星还要快,可是看到天墨的出手,麻衣生出人外人之感。

  “我这只是蛮力,一顿乱斩,而你要庖丁解牛,花的心思要多不少。”

  天墨拿起麻衣的羊肉,眼里也流露一股佩服:“最重要的是,你切好的是一块可以入口的羊肉。”

  “而我的羊肉还带着骨头,真正论起来,是你赢了。”

  天墨把羊肉塞入嘴里,以示对麻衣的支持。

  麻衣也拿起天墨砍下的羊肉,大口大口啃起来,骨头也被他啃的咔咔作响,流露出年轻人的豪迈。

  彼此相视的眼里,都看出了那份惺惺相惜。

  “走,我们喝一壶。”

  天墨扬起一抹笑容前,用另一只手搂住麻衣的肩膀:“顺便我带你看一看,你未来要住的房间。”

  麻衣笑着点头:“好!”

  随后,两人就谈笑风生去了二楼,途中还顺手拿了几瓶酒,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

  韩擒虎微微一愣,随后望向叶天龙:“大哥,这一局,究竟谁赢啊?”

  没等叶天龙出声回应,官孝之嫣然一笑:“输赢,对他们已经不重要,对我们,也不重要。”

  叶天龙前拿走三万块现金:“确实不重要,不过我两万块还是要拿回来的!”

  他这一动,众人瞬间一哄而,纷纷拿回自己的赌注,韩擒虎手忙脚乱挡着,随后就干嚎不已:

  “这不科学啊,为什么钱光了,还有这么多人没有拿?”

  韩擒虎声嘶力竭发出控诉:“地狂天,大爷,你押注一万,为什么拿走五万?”

  曹乾坤喊叫一声:“这就是抽水的下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