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495章 叶兄弟,请上座
  第1495章叶兄弟,请座

  滚!

  简单一字,伴随捏扁弹头的飙血射出,显得无比跋扈,无比猖狂。

  在黑刀尖吃痛发出一记闷哼时,弹头也从他的肩后射出,啪一声脆响落在地,触目惊心。

  天啊!这是多么惊人的指力!这是多么强大的弹力!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陆家等几个女眷,更是张大了嘴巴,差一点就尖叫。

  叶天龙那睥睨天下的笑容,和刀光一样的眼神,一时间,竟无人敢与之对视。

  十几个武装分子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份惊恐。

  这是一个变态。

  噔噔噔退后七八步,砰一声跌坐回椅子的黑刀尖,也忘记肩膀的疼痛,震惊不已看着叶天龙。

  同时,他忍痛挥手制止十几个手下前。

  黑刀尖身为黑山雕的第一副官,手有近百条人命,可谓是从尸山血海中成长起来的战士。

  也正是因为他实战经验丰富,所以他清楚自己跟叶天龙的差距,也就明白此时死磕的悲催结果。

  全军覆没。

  “回去告诉黑司令,这筹码不堪一击。”

  叶天龙缓缓走到黑刀尖面前,把捡起的弹头丢在茶几:“要想六成股份,拿硬一点的筹码过来。”

  十几名武装分子愤怒不已,纷纷拉动枪机吼叫:“小子,你敢叫板司令?想死?”

  见到他们高举枪械,米叔他们纷纷作出反应,数十把短枪指向了黑刀尖他们,大厅再度剑拔弩张。

  “不要在我面前玩枪。”

  叶天龙无视对着自己的十几把枪,一巴掌甩在一个大个子的脸,打得他脸颊啪一声脆响。

  在大个子愤怒不已要死磕时,却发现枪械到了叶天龙的手里,接着他双手一错,整把枪械变成零件。

  “当当当!”

  随着叶天龙漫不经心倾泻,枪械零件一个接一个落地,再度让黑刀尖他们眼皮一跳,生出一抹凝重。

  他们都是玩枪老手,自然看得出叶天龙的水准。

  “陆先生,看来黑司令低估你了。”

  黑刀尖挥手让十几名手下放下枪械,随后一抹肩膀鲜血笑道:“陆家藏龙卧虎啊,我们走眼了。”

  “今天无礼,是我们不懂事。”

  黑刀尖果断起身走人:“兄弟们,走!”

  十几号人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离去,谁都清楚,再不走,让叶天龙发怒,估计就没有人能走了。

  米叔亲自带领数十名保镖,看着黑刀尖他们离开陆家宅子,随后又安排人手全面戒备。

  当七八辆吉普车呼啸离去后,陆家大厅所有的人,看着叶天龙的眼神充满光芒,还有一丝感激。

  虽然叶天龙的出手,让双方矛盾变得更深,更不可调解,可再忍让,黑山雕也未必就会放过陆家。

  叶天龙帮忙出一口气,起码现在感觉到顺畅。

  陆尤米跑到叶天龙身边,顾盼生威,感觉极好:“天龙,你好棒噢。”

  叶天龙没说我棒更好,对陆尤米一笑后,走到陆丰收面前笑道:“陆先生,你好。”

  “英雄少年,少年英雄。”

  见到叶天龙向自己问好,陆丰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颤巍巍站起来,一握叶天龙的手哈哈大笑:

  “老夫在黑三角打拼几十年了,见过不少英雄也看过不少大枭,唯独没有见过小兄弟这样的义士。”

  陆丰收重重摇晃叶天龙的手掌:“危难之际,挺身而出,老夫服啊。”

  陆丰收看过太多的各扫门前雪,还有冷漠人心,所以见到叶天龙的拔刀相助,发自内心的生出感慨。

  叶天龙彬彬有礼笑道:“陆先生客气了,我哪算什么英雄?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小兄弟客气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陆丰收看着谦虚的叶天龙,笑容变得更加温润:“是尤米的好朋友?还是同班同学?”

  叶天龙笑着出声:“我叫叶天龙,我是她的高价保镖。”

  陆尤米娇声一句:“爹,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在死亡列车救了我,不然我就被坏人欺负了。”

  “是吗?”

  听到女儿这一番话,陆丰收微微一愣,随后大手一挥笑道:“原来是贵客,米叔,备酒菜。”

  “我要好好敬叶兄弟一杯。”

  叶天龙刚想说自己吃过了,却见陆丰收一握他的手:“叶兄弟,你值得我敬一杯。”

  米叔高兴应了一声:“好勒。”

  随后,他就带人迅速去准备酒菜,对叶天龙的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变。

  “陆先生,饭不忙着吃,这之前,你可以让人改善一下宅子防御。”

  叶天龙扬起一抹笑容,手指一点外面的:“不然黑刀尖他们来个夜袭,只怕整个宅子要全军覆没。”

  陆丰收微微一愣:“这布防图,可是请护卫队长亲自设计的,还有问题?”

  这时,一个络腮胡男子跑了过来,很魁梧,身带着战火气息,他带着两分不满对叶天龙开口:

  “虽然你身手牛叉,但术业有专攻,我单挑不是你的对手,可我也相信,打仗布防你不是我对手。”

  “我当兵十三年,排兵布防早烂熟于心,不然也不会被陆老钦定为队长。”

  叶天龙一笑:“这么有信心?”

  络腮胡队长哼了一声:“固若金汤。”

  感觉到对方的不满,叶天龙笑了笑,笑容里,有一种尖锐而冰寒的东西,同时又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这个宅子的火力点虽然有明有暗,还有观察哨和暗堡,但你的前后三道防线相隔太近。”

  “一旦被对方强大火力或装甲车冲破,根本就没有机会组织有效反击,收回阵地。”

  “失去了这三道防线,七栋大楼的重机枪就会出现射击死角,到时对方可以肆无忌惮射击。”

  叶天龙声音吸引着大厅不少人:“还有伤亡更小,更简单有效的方法。”

  “你的所有布防,都是根据外围地形,和受到强攻后如何反击思考而设置,却没有注意到水渠。”

  “对,就是那个井盖,连接湖泊和外面排水管道的玩艺,只要有一个人,通过水渠悄悄爬进来……”

  叶天龙看着脸色难看的络腮胡队长补充:“然后对着这栋建筑轰两颗火箭弹……”

  “看到对面寺庙的高塔没有,在晚的时候,派两个人爬到面,居高临下对着陆家宅子狙击……”

  叶天龙用他平淡的话语,在阉割着络腮胡队长的自尊和骄傲,络腮胡队长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他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线,在叶天龙的语言下,土崩瓦解,不堪一击。

  陆尤米和米叔等人止不住鼓掌:“天龙,好厉害!”

  陆丰收哈哈大笑,右手一侧:

  “叶兄弟,请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