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03章 竹石图
  第1503章竹石图

  下午三点,一列车队从陆家宅子驶出,向陆丰收订下的万花园驶去。

  黑三角的天色向来捉摸不定,前一秒阳光四射,下一秒倾盆大雨,所以车队出门时天空一扫晴朗。

  天际阴沉沉的,一副要大暴雨的节奏,但始终没有落下来。

  米叔一度判断这不是出门的好征兆,劝告陆丰收换一个时间再聚会,结果却被陆丰收训斥了一顿。

  这一次茶会,不仅陆丰收过去,陆尤米也要出现,于是叶天龙也跟着过去。

  早的狙击和爆炸,让陆丰收他们很是凝重,但对叶天龙却没半点阴影,他完全没有把它放在心。

  一路,叶天龙不是跟陆尤米开着玩笑,就是拿出手机玩游戏,偶尔发出几条短信。

  期间,叶天龙收到富员外的信息,询问叶天龙在什么位置,他准备派人过来接叶天龙见一见。

  叶天龙寻思一会,最终把万花园的位置传了过去。

  赵文广也传来消息要找他,叶天龙让他留下一个地址,等自己空闲下来后亲自拜访。

  随后,叶天龙又跟陆尤米交谈起来,从她那里了解到老陆不仅是陆家主事人,还是黑三角华商会长。

  华夏人天然的生存习惯,在陌生的地方开始打拼,都会抱团成立一个有归属感的组织,共同进退。

  同时,也都有着不少华夏人的缺点,那就是解决生存问题后,又习惯开始内斗。

  陆丰收当初艰难扎根,不仅敢打敢拼,还敢冒头,所以成为黑三角华商领袖,做了十几年的会长。

  汪家当年来黑三角是做服装和建筑生意,一度穷得要走私贩毒,最后靠陆家聚集华商订单熬过关口。

  汪家财因此感激不尽,认了陆丰收做大哥,遇见什么难题就找陆丰收:大哥,关照一下……

  只是这几年,华商日子开始好过,昔日抱团的华商组织开始有了松动,汪家财也瞄了会长的位置。

  这会长位置,不仅涉及七八千万的会费运作,还涉及会长可以从成员七折批发的特权。

  所以这两年来,一直是陆丰收自我以为两家关系不错,其实汪家早就不把陆家放在眼里。

  只是汪家财始终没有找到位的机会。

  听到陆尤米这些话,叶天龙开始感觉,今天的茶会怕是不会太顺利……

  “呜”

  二十分钟后,陆家车队抵达目的地,万花园。

  万花园是一条临河街道改造,整个会所由无数凉亭组成,路边全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朵,很是好看。

  这是一片在城市中闹中取静的生灵之地,灰瓦壁檐,在密密的树林和灯光中时隐时现。

  错落有致的各种凉亭,还有怒放盛开的鲜花,都给人一种盘山观风景,一步两风情之感。

  这个会所距离沙滩只有五六米,距离滚滚的三角河也只有三十米。

  所以客人随便在会所找个地方,就能看到千帆飘过的景色,因此一边喝酒一边感受宁静是相当惬意。

  这里算是黑三角最舒适最奢华的消遣之地,所以这里的会所一直都很红火!

  “陆先生,你好。”

  在陆丰收和叶天龙从车里钻出来时,一个黑装女子带着几人迎接了来,声线不带太多感情开口:

  “汪先生他们已经等候多时,你们跟我前去牡丹亭。”

  说话之间,她还瞄了叶天龙几眼,目光带着几分审视,似乎觉得他有点陌生,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米叔微微一愣:“牡丹亭?我定的是荷花亭啊。”

  陆丰收比较喜欢荷花,觉得可以醒醒眼睛,所以米叔在这里宴客或者家宴,都会定下荷花亭。

  黑装女子似乎早料到这个回答,不置可否抛出一句:“汪先生觉得,荷花老土,还是牡丹好看。”

  “他和陈先生他们已经在牡丹亭了,陆先生如果坚持去荷花亭,只怕见不到一帮老朋友了。”

  话里有话,叶天龙更是能听出里面争夺话语权的火药味,这不仅仅是亭子之争,也是陆汪领头之争。

  在米叔和陆尤米脸色一变时,陆丰收哈哈大笑一声,轻轻摆手:“没关系,没关系,都是自己人。”

  “荷花亭,牡丹亭,或者兰花亭,其实都一样,老汪他们在牡丹亭,咱们就去牡丹亭。”

  陆丰收保持着风轻云淡:“一个人挪动,总比十几个人挪动要好,杜小姐,请。”

  黑装女子伸手一侧回应:“陆先生果然懂分寸,这边请。”

  她无形中翘起嘴角,眸子中有着不屑,好像早就料定陆丰收妥协的态势。

  黑装女子很快领着陆丰收等人前去,牡丹亭距离入口也不远,但亭子看起来很大,直通道路也宽阔。

  道路三个停车场都停了车子,轿车商务车吉普车全都有,还有几辆脂粉气息浓厚的车子,很是刺眼。

  毫无疑问,今天不止来了汪家财一伙人。

  “陆先生,到了。”

  很快陆丰收就被领到牡丹亭的前面,一干陆家保镖散开后,陆丰收就带着叶天龙、女儿和米叔进去。

  亭子是半开放式的,几近等于一个长廊和大厅。

  叶天龙凝聚目光望去,除了散开的五十多名各家保镖之外,还有年轻和年老两辈的人各占一个角落。

  左侧坐着几十个华衣男女,握着酒杯谈笑风生,言辞尽是珠宝、豪车、直升机、狮子之类。

  右边坐着十几个华衣老者,围着堆满不少字画和宣纸的桌子,一个个意气风发。

  “此图气势磅礴,山势险峻,巨石峥嵘突兀,一丛丛兰竹,舒散而出,绝对是郑板桥的真迹。”

  在华衣老者中间,有一个穿着深蓝色衬衫黑色西裤的老人,他正满脸笑容地拿着一幅画指点江山。

  这个老者,头发稀疏,大腹便便,鼻子高挺,眼睛锐利,看着很有精明商人的特质,正是汪家财。

  周围十几名老者不断点头,纷纷表示赞扬和讨好。

  “老汪,老陈,下午好啊,你们来的真够早啊。”

  不少人已见到陆丰收走入亭子,但没有一个人起身迎接,在米叔嘴角牵动时,陆丰收哈哈大笑一声:

  “你们在看什么字画呢?郑板桥的东西?来,让我看两眼,我可是专业的。”

  陆丰收笑着靠近汪家财一伙人,还想借助鉴赏字画来融洽关系:“让我看一看,是真是假?”

  叶天龙瞄了对方手里字画一眼,眼皮跳了跳,随后掠过一抹淡淡自嘲。

  郑板桥的竹石图。

  只是没等陆丰收看两眼,汪家财就收了起来,淡淡出声:“这是真迹,不需陆兄鉴赏。”

  接着,他又把目光从陆丰收身挪开,跟旁边几名华衣老者谈论起来:

  “老陈,老张,你们说,那幅我五十万淘来的竹石图拿去拍卖,能值两千万吗?”

  汪家财完全无视陆丰收等人:“它五年前的拍卖价格,可是一千五百万呢。”

  几个华衣老者啧啧笑道:“卖一千万都赚死,五十万,一千万,可是二十倍价格,比白货还暴利。”

  “老汪这眼光,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看什么都一个准。”

  “随便淘一幅画,我二十万都不敢下手,他却五十万砸下去,得,真品,就该他赚。”

  “是啊,他眼光毒啊,不像一些人,老是看不清……”

  陆丰收嘴角牵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时,叶天龙淡淡一笑,直接拿起桌子一张宣纸,随后拿起一支毛笔,二话不说就运笔如飞。

  米叔这一刻,腾升一句诗句:胸中藏丘壑,笔底气韵生。

  “嗖嗖嗖!”

  在陆丰收和陆尤米他们的惊讶中,叶天龙龙飞凤舞,顷刻在一张白纸勾勒出很多黑墨和石头痕迹。

  “你动我们东西干什么?”

  汪家财板起脸喝出一声:“没点规矩,老陆,你带来的是什么人?”

  “啪!”

  在其余华衣老者也用责备目光望向陆丰收时,叶天龙右手一抖,笔尖墨水倾泻,狠狠落下最后一笔。

  随后,叶天龙扯起宣纸一抖,哗啦一声,宣纸在众人面前展了开来,阳光一照,美轮美奂。

  “各位,我这幅竹石图,你们觉得能拍卖几个钱?”

  没等汪家财几个人嗤之以鼻,一个颇有造诣的华衣老者,先快半拍喊叫一声:

  “这两幅画怎么一模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