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05章 唇亡齿寒
  第1505章唇亡齿寒

  “诚意?你要什么诚意?”

  没等叶天龙回应,一直不温不火的陆丰收,此刻爆射出一股威严,冷冷盯着面前的汪家财喝道:

  “老汪,你儿子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了?”

  陆丰收的脸不怒而威:“你儿子昨天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自我逞能登死亡列车,却又没有实力保护尤米,被几个劫匪拿枪吓一吓,就蹲在角落不敢动。”

  “眼睁睁看着尤米被匪徒欺负,如非叶兄弟及时出手,尤米都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罪。”

  “你儿子也八成被爆头丢河里。”

  陆丰收气势凌厉逼前一步,盯着汪家财和汪九康喝道:

  “你们不仅不知道感恩,还叫嚣着要叶兄弟和尤米下跪,要诚意,不觉得忘恩负义、丢人现眼吗?”

  他落地有声,大义凛然,一身正气,迫得汪家财他们身子本能后仰,气氛不知不觉变得凝重起来。

  叶天龙心里暗赞一声:老陆确实是一个正直的人。

  “昨天一事,本来已经触犯我底线,我就算不找你要交待,也该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陆丰收话锋一转:“只是想到现在多事之秋,大家都是华人,应该抱团一致对外。”

  “所以我才让米叔给你电话,希望抹掉不愉快的事情,一起携手对抗外敌。”

  “结果你倒好了,不仅换了亭子,给我冷眼,还让叶兄弟下跪,我真是瞎了眼睛错看你白眼狼。”

  陆丰收劈头盖脸一顿喝斥,还把火车一事说了出来,让汪家财颜面很是挂不住,汪九康也嘴角抽动。

  他本能摆手否认:“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陆尤米冷冷出声:“汪九康,你还要否认?真不是男人。”

  “陆丰收,够了!”

  在汪九康本能低头、汪家财神情难看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入口处凌厉传了过来:

  “你都落魄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板起脸做大哥?”

  叶天龙扭头望过去,正见几个艳丽贵妇从走了过来,其中走在前面的女人一身黑衣,气势汹汹。

  她带着人满脸萧杀的向陆丰收这边走来,饶是相隔十米的叶天龙,也能感受到黑衣贵妇的无尽怒气。

  旁人见到她们都自动退到两旁,同时咬着耳朵窃窃私语。

  一名靓丽女子脸露出惊惧,讶然失声道:“天啊,汪家母老虎出动了,这可是一骂十的悍妇。”

  旁边一个短发女子点点头,幸灾乐祸回答:“听说汪家父子都噤若寒蝉,陆家这次要受难了!”

  “她以前对陆丰收就颇有埋怨,觉得陆家对汪家照顾不够多,现在陆家有难,她肯定要踩一脚。”

  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笑容玩味:“再说了,她当年可是想嫁陆丰收的,结果被踢去汪家了。”

  靓丽女子扬起一抹笑容:“看来今天热闹了,咱们就静等着看戏吧。”

  “听说柳潇潇最近跟屠人妖走得近,不仅免了两年军装费,还要做人家干妹妹,汪家风头十足呢。”

  柳潇潇俨然就是汪夫人的名字了。

  话还没有说完,一阵疼痛就袭向靓丽女子的腰,她下意识的收住话望去。

  华衣青年暗中掐她的腰,低声警告道:“你不想活了?如果被屠人妖听到,你明天就横尸三角河。”

  或许是听过相关传闻,靓丽女子立刻闭嘴巴。

  他们的对话虽然很轻微,也很快,但还是被叶天龙清晰的捕捉到了,他没想到汪家是女人主事。

  而且柳潇潇跟陆丰收还有过一段孽缘。

  在叶天龙眼里跳跃一抹兴趣时,众星捧月的柳潇潇已经到五米之外。

  柳潇潇穿着一袭窄裙,搭配着丝质的黑衫,修长双腿套着一双丝袜,双脚踩蹬着一双黑色高跟鞋。

  时尚、冷。

  她那颀长曼妙、风姿绰约的体态,使许多保镖和老者对她行着注目礼。

  尤其当她螓首轻轻一甩,那充满撩人风味的动作,立刻让那些好色的牲口看直了眼睛。

  近距离扫视一眼,叶天龙不得不承认,虽然柳潇潇早过了青春,但还是很有女人的妖媚和风韵。

  叶天龙还捕捉到,陆丰收见到她到来,眉头皱了一下,掠过一抹淡淡无奈,随后又恢复了如水平静。

  虽然陆尤米对汪九康没好感,但看到柳潇潇靠近,还是出于礼貌低呼:

  “阿姨好。”

  装扮风情的柳潇潇听到陆尤米的问候,脸颊闪过不屑之意,她根本没有回答,径直走到陆丰收面前:

  “陆丰收,汪家财无能,给你面子,我却不会忍你。”

  她声音清冷:“什么抹掉不愉快的事,什么一致对外,你搞清楚,现在是你有难,不是我们有难。”

  “我们过来是帮你的,是来给你陆家生路的,你不摆正自己位置,不觉得幼稚可笑吗?”

  “你招惹的是黑山雕,我们冒险来帮你,让你女儿和那小子,为自己做错的事下跪,不应该吗?”

  柳潇潇的丹凤眼煞气甚浓:“陆丰收,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让陆尤米和那小子跪下,道歉,再自扇十个耳光,不然今天的事情,什么都不用谈了。”

  汪家财已经把位置让了出来,同时跟儿子出声附和:“对,必须下跪道歉。”

  汪九康还一脸傲然,点着叶天龙跟陆尤米:“我早说过,你们会后悔的。”

  这时,陆丰收猛地抬起头,悍然面对柳潇潇的咄咄逼视:“不用谈就不用谈。”

  “虽然陆家现在处境艰难,但还不到生死之际,而且就算走投无路,我也不会跪下来求一条活路。”

  陆丰收保持着硬气:“更不会让我的女儿和陆家恩人下跪。”

  柳潇潇冷笑一声:“陆丰收,这个时候还死扛?真不到生死之际,你约大家出来干吗?”

  十几名华衣老者也都点点头,都认为陆丰收为了一点颜面死扛。

  “没错,我今天把大家约到这里来,为的就是大家帮扶一把,让陆家度过难关。”

  陆丰收保持着应有强势:“但不代表我就要奴颜婢膝,跌破底线,我从来就不是跪着生的人。”

  叶天龙咳嗽一声:“而且陆先生不仅仅是为陆家度难关,也跟你们也有很大利益关系。”

  汪九康一拍桌子:“跟我们有毛关系?”

  在柳潇潇她们不置可否的眼神中,叶天龙缓缓走到陆丰收身边,一字一句开口:

  “陆家倒下了,被蚕食了,黑山雕知道合法生意也这么有油水,而且宰杀陆家这么容易……”

  他淡淡一笑:“你说,你们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陆家?”

  “我敢拍着胸膛说,只要陆家这次被吞掉,不用一年,你们汪家、陈家或其余家都是一样处境。”

  叶天龙扫视着汪家财等人:“只是你们到时再怎么后悔都没有意义。”

  此话一出,不少华商神情瞬间凝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