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19章 好茶,好戏
  第1519章好茶,好戏

  黎明前一刻,是最黑暗的时候。

  这个黑暗时刻,卫月容却没有睡意,趁着最后的黑暗,跟名叫刺猪的光头男子,带着近百精锐出战。

  近百精锐全部荷枪实弹,腰里还挂着手雷,他们眼里全都闪烁恶狼一样的光芒,随时准备战斗。

  十辆各种款式的车子,披着夜色缓缓逼近陆家附近的一个荒废寺庙。

  虽然车灯全都蒙了一层纸,减弱光芒的远射刺激,但还是能给人一种凌厉杀意。

  凌晨五点,车队停在荒废寺庙一个最偏僻的后门,全部熄火,人员下车。

  “陆家除了被烧掉的三大粮仓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地下粮仓,就位于陆家宅子和这个寺庙的下面。”

  卫月容一边让人撬开寺庙的后门,一边向带队的刺猪作出解释:“它是陆宅筹建时顺手建的。”

  “米商天然具有一种忧患意识,喜欢跟松鼠一样囤积食物,简单点说就是没有安全感。”

  她盯着光头男子补充一句:“陆丰收也不例外。”

  “所以陆丰收除了著名的三大米仓外,还在宅子下面建了一个很大的米仓,跟防空洞一样。”

  “当然,这个米仓平时没有储存什么食物,只有米酒、黄酒、红酒、腊肉、薯干这些东西。”

  “发现局势不好,他才会大批填充这个米仓,这样他就可以从容应对战乱或者饥荒了。”

  卫月容把杀手锏告知刺猪:“这个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也是当初受他信任时所知。”

  “只是我当时觉得不是米仓那么简单,所以拿了钥匙和密码进了一踏。”

  “虽然里面的东西让我失望,但我还是知道这米仓存在,我还发现它有一条通道抵达这寺庙柴房。”

  卫月容作出一个判断:“这应该是地下米仓被攻破时,陆丰收最后的转移退路。”

  “退路?”

  刺猪狞笑一声:“今晚,我就让它变成死路。”

  他还肆意盯着卫月容的傲然身子,笑容很是男人:“它不变成死路,那夫人可要变成死人。”

  “它一定是陆丰收的死路。”

  卫月容挪移身躯贴近刺猪,随后娇柔出声:“我不想变成死人,我只想变成你的人。”

  看着娇媚的脸颊,滚烫的身子,刺猪呼出一口长气,眼里闪烁一抹**,恨不得把卫月容就地正法。

  可是,他最终按捺住了心底火焰,微微偏头喝出一字:“!”

  随着他的指令,近百名黑山雕精锐马提着刀枪,一言不发向露出洞口的柴房扑了过去。

  虽然人数不少,但一个个展示着默契,看似杂乱无序,实则在行进途中,始终跟着属于自己的小队。

  他们像是一根线牵着前进,彰显着他们的训练有素。

  卫月容一副害怕的样子,贴着刺猪也跟了去。

  “嗖!”

  从柴房撬开的洞口穿行两百多米后,在手电筒的光芒中,刺猪又盯着不远处的一扇宽大的铜门。

  这是米仓的防水门,刺猪他们轻轻一推就开了,随后继续转了五十多米,来到另一扇铁门面前。

  铁门附近很是干燥,门口还有蜘蛛丝,可见有一段日子没人出入了。

  卫月容和刺猪他们脸都涌起一抹炽热,源自杀伐和憧憬的交织,这门打开,就是米仓了。

  穿过狭长的米仓,就到陆家宅子后面。

  刺猪和卫月容他们幻想着自己从那扇门杀出,给陆家一个重击,鸡犬不留,血流成河……

  虽然陆家宅子有一百五十多人,但他们这样横空杀出,还是手雷和火箭筒齐下,结局必然很悲催。

  “把门打开。”

  卫月容向四名士兵发出一个指令,四人马把枪械背到后面,随后冲前去推开厚重的铁门。

  “砰!”

  谁知手刚刚碰到铁门,一股剧痛立刻从他们掌心传开,随后双臂一麻,四人齐齐跌飞了出去。

  后面十几名同伴伸手一探一接,把四人抱到手电前面一看,神情顿时变得凝重。

  三名同伴已出现昏迷,持续抽搐,心室纤维颤动,心跳和呼吸都像是停止。

  另外一人则神情呆滞目光惊慌,想要说什么却久久吐不出字眼。

  他们的嘴唇都相似黑紫,一看就是遭受到严重电击。

  刺猪和卫月容当然不会认为这是静电。

  卫月容神经瞬间绷紧,低喝一声:“撤!”

  直觉让这个女人觉得危险,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头顶已经落下几十张带有刀片的铁网。

  几十号人一个不察觉,瞬间被罩在铁网之中,下意识去掀开,又被刀片割的双手溅血,惨叫连连。

  同时,一**面粉从面倾泻而下,整个过道顿时变得白茫一片,不仅迷蒙眼睛,还伴随着刺鼻。

  有人下意识握紧枪械,刺猪吼叫一声:“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高密度的粉尘,一旦开枪,那就是自取灭亡。

  卫月容也发现危险,连连喊叫:“不要开枪,千万不要开枪。”

  躲过铁网的刺猪一边摸着脸粉尘,一边向近百名手下吼出一句:“撤,快撤,撤出这里。”

  下一秒,嗖嗖嗖声响起!

  无数利箭就着昏黄手电尽数没入人群中,溅射起一股股血花,三十多号人倒在了血泊中,生死不明。

  刺猪耳朵被擦出鲜血,歇斯底里的喊起来:“中伏了!中伏了!快撤!”

  只是他虽然想撤,其余人也想跑路,但大家拥挤成一团,加铁网束缚,速度一时变缓。

  “各位,来都来了,喝杯茶再走啊?”

  这时,一个声音从铁门里面传了出来,俨然就是叶天龙的动静:“恐龙,留客。”

  “嗖!”

  话音落下,铁门洞开,一道庞大身影撞击出来,他直挺挺撞入人群,气势如虹往另一边冲击。

  光与影的交错,再加尘烟忽起,使昏黄幽深的过道,看去就如万千鬼怪在跳跃舞蹈。

  不时还有惨呼和人影飞出,撒溅的鲜血好像是半空飘落的雨点。

  在恐龙气势如虹攻击时,后面也有十几号陆家子侄紧随捅刀,把被恐龙撞翻的敌人就地击杀。

  卫月容看得心惊胆战,贴着墙壁连连退后,神情很是激愤,没想到猎人变成了猎物。

  这场战斗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同样迅速。

  “砰!”

  当刺猪本能想要对抗,却被恐龙一脚踹得断线风筝般飞向墙壁。

  当刺猪单手撑在墙壁转身时,他惊恐的发现恐龙已杀到后面,接着以雷霆击势揪住他的头发。

  “砰!”

  一仰,一撞,一记巨大碎裂声爆起。

  这一记巨响占据了刺猪的整个世界,接着恐龙像是甩布袋般把他甩出,让他的后脑勺也跟墙壁碰撞。

  刺猪倒了下去。

  尘烟仍然在飞扬,喊叫却很快归为平静……

  他最后想要开枪同归于尽,可是根本没有机会,恐龙残瓦解了他的念头。

  “啊!”

  卫月容转身就跑,还速度极快,几个跳跃就从近百伤者身跳开,随后窜出铁门,爬出寺庙柴房……

  “砰砰砰”

  恐龙没有追击,甚至看都没看唯一逃走的卫月容,随后一脚踩爆一个脑袋的,从这头踩到那头……

  而逃出去的卫月容,惊慌失措钻入一辆车子,随后一踩油门,没回黑山雕防区,而是开向了曼国。

  “呼”

  在卫月容开着车子狂奔出去时,一辆出租车也启动了发动机,驾驶座,一双眼睛慢慢亮起:

  清澈,锐利,透亮……

  此刻,山洞中,叶天龙正端起一杯茶水,向陆丰收淡淡一笑:“陆叔,好茶。”

  腿脚缠着纱布的陆丰收看看过道的尸体,又看看屏幕逃走的卫月容,捏起茶杯笑道:

  “好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