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20章 最后一程
  第1520章最后一程

  在叶天龙干掉刺猪一伙的第二天早六点,哀乐在黑山雕的防区空缓缓回荡。

  今天要举行黑大鹏的葬礼,黑山雕防区有头有脸的人,早早盛装出现的白殿外面。

  防区各大建筑也都挂起了纸钱,抬起头张望,天空处处能见到飘舞的雪白。

  黑大鹏的尸体已经找回来了,所以黑山雕临时空出一个大厅,专门用来处理黑大鹏的丧事。

  他还指定受伤不轻赶赴回来的黑刀尖负责一切事宜,同时叮嘱黑刀尖把埋葬黑大鹏的坑挖大一点。

  至少,要大到能够躺下两个人。

  谁都看得出,黑山雕对黑刀尖恨之入骨,之所以现在没有动手,是准备安葬黑大鹏时再毙掉黑刀尖。

  黑刀尖却像是没有感觉,受伤不小的他任劳任怨,几乎没怎么休息就投入丧事中,忙忙下。

  虽然是空气清新的早,但盛放棺木的大厅还是很压抑。

  飘舞在空中的纸钱,摇曳闪烁的白烛,飘忽不定的烟火,还有黑大鹏的遗像,让大厅使鬼气森森。

  比灵堂更加阴寒可怖的是,那一张隐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厉脸颊。

  黑山雕的每一道纵横交错皱纹里,都闪动着伤心、仇恨和愤怒,猛一眼瞅见仿佛厉鬼。

  白人送黑人,世间最大悲哀和痛苦莫过于此。

  虽然黑山雕对儿子过于宠溺,但始终是他的宝贝儿子,如今被人乱枪打死,于他是一个晴天霹雳。

  前两天能够及时控制情绪,是因为要大局为重,如今处理完手尾,他压制的情绪就爆发出来了。

  黑山雕再怎么心志如钢,此生最大希望破灭后,赫然变成父亲的角色,还是显得有几分可怜。

  他十几个女人、副官、军官也抹着眼泪抽泣,虽然不知道他们情感真假,但看着也是很伤悲的样子。

  在他把手中纸钱全部烧个干净时,芭提雅神色匆匆从外面走入进来,给黑大鹏香磕头后出声:

  “黑司令,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顺变,保重自己的身体啊。”

  在黑山雕脸没有半点情绪变化,只是目光悲痛看着棺材时,芭提雅又挤出一句:

  “黑司令,我刚才收到几个紧急消息。”

  黑山雕冷冷开口:“如果是刺猪事败,那就不用说了,卫月容那贱人,我已经派人追杀。”

  芭提雅摇摇头:“不是,是涉及我们村尾的消息。”

  黑山雕喝出一字:“讲!”

  在其余人也都向她张望的时候,芭提雅前一步,连珠带炮汇报刚刚获得的消息:

  “陆家联合所有华商禁止向我们输送粮食、服装和药品。”

  “赵文广率领赏金猎人连拔我们在闹市的十三个据点。”

  “富员外下令全面开战,山地师挺进我们防区,他们的炮营对我们防区几个重地打了三个基数。”

  “直升机和轰炸机也在聚集,看白破月态势,随时会对我们全面袭击……”

  在大厅气氛微微一滞的时候,黑山雕悲伤的神情瞬间一紧,随后冷喝一声:“他们是找死吗?”

  芭提雅嘴角牵动一下:“屠人妖还没出兵,也没完全表态,只说使者在路,我们压力很大。”

  黑山雕眼里闪烁一抹怒火,但还残存着一股冷静,声音清晰而出:“传令下去,全体布防。”

  “陆家、赵文广,这些宵小先不用理会,让先锋营、坦克团和野战师抵达前线,压住白破月势头。”

  “告诉他们,不管什么压力,今天一定要挺住,但不要主动出击。”

  “等我安葬完黑大鹏,我再好好收拾白破月。”

  芭提雅点点头:“明白。”

  “只是黑司令,野战师丢去,指挥部就少了压阵部队,你身边防卫也就少了。”

  她试探着抛出一句:“要不让英雄、孤胆两师压去?他们战斗力也不弱。”

  黑山雕保持着应有的理智:“不行,他们要拱卫右侧门户,避免屠人妖趁虚而入。”

  “而且他们防区距离富氏太远,现在调过来,也要下午才能到,不利前线军心稳定。”

  “最重要的一点,这两个师,有不少富氏探子,他们调过来,我不放心。”

  黑山雕大手一挥,作出决定:“就这样定了,让这三支部队去前线,我的安危不用担心。”

  “后方还有警卫营,巡防营,近卫队,富员外派人来杀我,没这么容易。”

  “告诉各路将士,今天辛苦他们了,等我安葬完黑大鹏,再跟他们并肩作战,跟富氏血债血还。”

  “多事之秋,天气又热,我不能让黑大鹏遭受侵扰。”

  黑山雕忽然吼出一声:“我已经没有保护好他的安全,不能再让他无法入土为安了。”

  这一声,充满悲伤,充满愤怒,好像是受伤野兽的最后哀嚎,让人心神止不住一颤。

  芭提雅点点头:“明白。”

  黑山雕做完正事,侧头望向走入进来的黑刀尖,神情一冷:“黑副官,墓地,仪式准备妥当没有?”

  “司令放心。”

  黑刀尖咳嗽一声:“墓地就在白殿的对面山,位置极好,藏风得水,还处于司令的视野中。”

  “司令想念了,站在三楼就能看得见。”

  “入葬的仪式也准备好了,水果香纸陪葬礼品一应俱全,我还请了十二个巫师送黑少一程。”

  黑刀尖微微挺直腰板:“黑司令你放心,我一定风风光光让黑少离去。”

  “很好。”

  黑山雕点点头,随后抛出一句:“对了,让大鹏玩过的几个女军官也过去,免得他在那边太寂寞。”

  “可惜,没有抓到叶天龙或者陆丰收,不然就可以让大鹏欣慰一点。”

  黑山雕有着一抹自责。

  黑刀尖先是一愣,似乎点点头:“明白!”

  “还有,通知没有前线的营连干部以及家属,下午三点一律去山送黑大鹏一程。”

  黑山雕落地有声:“大鹏喜欢热闹,人多一点,总是好的。”

  他已想好了,下午不仅黑刀尖要陪葬,黑大鹏喜欢的女军官也要死,就是其他不顺眼的人,一样灭。

  死的人多了,大鹏也就不会寂寞了。

  黑刀尖再度点头:“明白。”

  “黑副官准备妥当之后,你再重新过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黑山雕还手指一点芭提雅:“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打扰大鹏入土的变故。”

  言下之意是让她重新安检,避免黑刀尖玩花样一起死,也说明黑山雕对黑刀尖已不再信任。

  芭提雅知道他意思,轻轻点头:“是。”

  黑刀尖没有说话,走出灵堂,望向对面的小山,神情依然平静,但眼里掠过一抹寒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