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22章 第一剑,第一枪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高手最新章节!

  第1522章 第一剑,第一枪

  “呼——”

  山风呼啸,全场安静的不像话,芭提雅他们也都瞪大了眼睛。

  送葬队伍眼睁睁地瞧着黑山雕的尸体,只觉得指尖冰冷,脚趾冰冷,冷汗慢慢地沿着背脊流下。

  那种感觉就好像有条蛇在背上爬。

  黑山雕死了,干天干地干空气的黑山雕,就这样被人一剑刺穿了喉咙。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黑山雕这样一个强横的人,竟然也和普通人一样也会死?

  芭提雅他们不愿意相信,却又不能不相信。

  看着黑山雕那张愤怒憋屈的老脸,还有咽喉哗啦啦流淌的鲜血,谁都能够看出,他真的死了。

  “嗖!”

  也就这个呆滞,装扮成黑大鹏的麻衣已经飘然而起,右肩微微抖动,一抹剑芒稍纵即逝。

  四名山顶的持枪士兵轰然倒地,全都捂着脖子不断抽动。

  鲜血飞溅。

  杀人的剑光总是分外耀眼,刚流出的血总是分外鲜艳。

  没等鲜血滴落在地,麻衣又是右手一挥,两名掏枪的军官身躯一震,咽喉喷血摔倒在地。

  顷刻之间,山顶有枪的六名军士全部被杀。

  “杀人啊,杀人啊。”

  送葬队伍的女眷喊叫起来,惊慌失措向山下跑去,十名巫师有意无意堵路,让山道变得更加拥挤。

  听到动静的沿途士兵纷纷张望,但没有人擅自离开岗位冲去看看,几名军官对视一眼也没有动作。

  他们以为是黑山雕枪毙女眷陪葬,这时候冲上去,轻则被训斥,重则被爆头,所以还是不动为好。

  此刻,连杀六人的麻衣没等鲜血从剑尖滑落,又像一片落叶贴向了芭提雅他们。

  “杀!”

  一个反应过来的军官抓起挑棺材的木棍,吼叫一声就向麻衣抡去。

  剑光一闪,一道匹练似的灰光,没入军官的脆弱喉咙,他发出的厉叱声音蓦然中断。

  后面的官兵随之感觉到脸上,除了凉飕飕的雨点外,猛然间,还多了数滴温热的液体。

  攻击的军官正以一种坍塌的姿势,缓慢却不可遏止的倒在地上。

  麻衣没有停滞,顷刻闯入了送葬队伍中,手里没有枪械的芭提雅,只能连退十几米,同时娇喝一声:

  “杀了他!”

  在送葬队伍一片慌乱和喊叫中,十三名握着军刀的官兵马上跃出,向麻衣杀气腾腾的围攻过去。

  芭提雅还呼叫沿途士兵上来,准备给麻衣一记重击。

  军刀仿佛白龙一般向麻衣狂卷而来,虽然他们只有十三个人,但此时宛若一整体,动作整齐如一。

  十三人所激出来的气势强大无伦,好似千军万马向麻衣冲杀而来,让人止不住担心。

  一人一剑的麻衣,此刻爆出骨子深处的那种坚毅如刚、睥睨天下气势,他直挺挺硬碰十三名对手。

  顷刻间,宛如一道铁流撞击在岩石上,出惊天动地地轰响。

  吼叫声、喊杀声、惨呼声,声声惊心。

  挥舞而起的剑光就如一道道闪电,就着苍白的雨水肆意四射,血溅、人仰,场面混乱至极。

  麻衣浑身浴血,但全部是别人的。

  他阴冷的身躯不仅没有后退半步,反而缓缓向前推进,灰剑如寒芒电掣,挡者披靡。

  此时,死在麻衣剑下的敌人已有七八人,他就像是杀神传世,剑剑封喉,脸上却没丝毫的情感流露。

  “啊——”

  芭提雅眼睁睁看着十余名同伴,哼都没有哼一声,碰都没碰到麻衣,便一一死在了麻衣剑上。

  她浑身上下都感到一股寒意,比身周不停落下地雨水更加寒冷。

  “上!”

  此时持枪士兵还没赶赴,他们被拥挤人群挡住了路,芭提雅只能向剩余同伴再度喝道:“杀了他!”

  身边八人挥刀冲了上去,想要把麻衣砍翻在地,然而他们竟是连麻衣一步都无法阻止。

  麻衣握着灰剑,抬手,劈杀,以完全超出凡人想像的冷静与毒辣,硬生生撕裂所有攻击他的刀和人。

  一道道比闪电还要璀璨的凌厉剑光,撕开面前的雨水帘幕,撕开面前歇斯底里的围攻。

  八人盘旋着倒地,全是咽喉中剑。

  下一秒,麻衣走到了她的身前。

  芭提雅吼叫一声:“你是什么人?”

  麻衣没有回应,只是慢慢靠近。

  “杀!”

  在麻衣嘴角勾起一抹杀伐时,感觉到对方杀意的芭提雅浑身颤抖了起来,本能反应让她挥出一刀。

  她想要跟麻衣鱼死网破,不是为黑山雕报仇,而是让自己活下来。

  只是刀刚刺到半空,她就见到一把剑在自己的颌下先刺入,再如闪电一般收回。

  太快了!

  芭提雅带着这样地惊叹,重重地摔倒在雨水中,满是惊恐地双瞳渐要被积水淹没。

  然后她看着一双湿透了的布鞋,在自己的头颅边走过,即便这个时候,那双脚依然是那样地稳定!

  在芭提雅最后的意识中,麻衣又杀掉了七八名军官,他毫不避忌,也不顾后果,大开杀戒……

  而黑刀尖一直跪在黑山雕的身边,一动也不动……

  芭提雅至此明白,自己看到黑刀尖的时候,为什么会有不舒服之感……

  “呜——”

  在沿途的持枪士兵终于发现不对劲,挥舞枪械向山顶冲锋的时候,三辆黑刀尖旗下的吉普车赶到。

  赵文广从第一辆吉普车跃出,背着一个狭长挎包,端着一把长枪,从敌人后面闪出,两侧跟随十人。

  他就像是一把钢枪刺向敌人,手指漠然却敏捷扣动扳机,四名扭头敌人,脑袋开花,一头栽倒在地。

  “砰!”

  赵文广身边的人也好像爆发的雄狮,端着枪械先来了两轮近距离扫射,撂翻十多名敌人后猛烈推进。

  他们像锋利獠牙一样,狠狠地撕咬着对抗的敌人。

  “砰砰砰!”

  赵文广手指不断扣动扳机,枪管愤怒的震颤,飞射的子弹如同流星雨般,肆无忌惮的倾泻而出。

  鲜血弹在他的脸上,显得杀伐可怖。

  狭隘的道路,瞬间变得枪声阵阵,血肉横飞,还不断响起惨叫声。

  在这种情况下,没什么战争技术,也没什么军事闪避,拼的就是谁更勇敢,谁更不怕死。

  “砰砰砰!”

  赵文广带着人从山脚冲锋山顶,气势如虹地把敌人压制下去,愤怒的子弹如雪花般倾泻。

  数十名敌人惨叫连连,人仰马翻,一地的鲜血。

  近百米的道路,四十多名敌人,硬是被他们毫不留情踏平过去,弹壳被踩得啪啪作响,彪悍至极。

  “砰砰砰!”

  赵文广一马当先铲除沿途士兵,很快推进到山顶,枪口一转轰掉三人脑袋,打通自己跟麻衣的道路。

  沿途士兵和逃亡的女眷,全部死在强大火力中,几个制高点的暗哨想要动作,也被一一爆头。

  剩余十几名军官和女眷被压到山顶,只是抵抗不到三十秒,就被赵文广毫不留情的一枪爆头。

  “麻衣,撤!”

  话音落下,赵文广就此一个转身,还是用他那霸道的动作摆了一个单膝跪地。

  枪口一偏。

  “砰!”

  子弹射入丛林深处,穿入一名敌人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