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54章 你不动,我不动
  第1554章你不动,我不动

  三十个炒鸡蛋、炸鱼饼、泰式炒面、三只肥嫩烤鸡,一大盆冬荫功汤,还有两打冰镇啤酒。

  这就是叶天龙一伙的午餐。

  在卫姬手指中毒的中午,叶天龙带着韩擒虎几个躲在小餐馆放松,天墨更是一口一个煎蛋吃得痛快。

  “天墨,慢点吃,我已经叫老板再炒二十个,管够。”

  叶天龙拍着天墨肩膀让他吃慢点,也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对鸡蛋这么痴迷,完全是灭绝人性的吃法。

  天墨闻言放慢一点速度,拿起冰镇啤酒慢慢喝着,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炒鸡蛋。

  韩擒虎两次想要去夹一个尝一尝,但筷子每次触碰到盘子旁边又转道,担心夹一个被马一刀斩。

  “乔振兴了飞机没有?”

  叶天龙笑着给韩擒虎撕了一个鸡腿,随后问出一句:“他的安全应该没问题吧?”

  韩擒虎接过肥嫩的鸡腿,笑着接过话题:“商务机已经起飞了,六名虎师贴身保护他的安全。”

  “抵达明江后,官孝之会接管他的保护,那里是我们地盘,还有地狂天和残手坐镇。”

  韩擒虎咬了一口鸡腿:“卫姬的手再长也伸不进去。”

  “很好。”

  叶天龙赞许地点点头,随后嘱咐一句:“晚点再给宁红妆打一个电话,让她找两个物理治疗专家。”

  “那两枚银针和吐实剂对乔振兴的身体伤害太大了,如果不好好治疗,乔振兴将来很可能会瘫痪。”

  他曾经承受过那些东西,知道它们给身体带来的巨大伤害,不及时治疗,将会有很大的后遗症。

  乔振兴跟叶天龙的那点恩怨,叶天龙早已经抹掉,他也看得出乔振兴的诚服,所以希望他可以没事。

  韩擒虎点点头:“明白。”

  “大哥,你说,卫姬会不会中招?”

  韩擒虎夹了一个炸鱼饼,大口大口的啃着,同时向叶天龙问出一句:“那可是一个狡猾的女人。”

  “八成的概率。”

  叶天龙喝入一口啤酒,感觉整个人无比清爽:“卫中诚是她大将,被我砍了脑袋,还死不瞑目。”

  “任何一个主子都会希望他安息,顺便说几句报仇雪恨的场面话。”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一是显得自己有血性,二是收买其余手下人心,所以她八成会中招。”

  “当然,也可能有其它意外发生,比如脑袋掉地被发现端倪,比如倒霉孩子不懂规矩合他双眼。”

  他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是不是卫姬中毒,下午就会有结果。”

  大口大口啃着鸡腿的恐龙一愣:“为什么?”

  麻衣、天墨和韩擒虎也都望着叶天龙。

  叶天龙没有卖关子,笑着出声:“骨刺面的毒素很霸道,算得是见血封喉的那种。”

  “卫姬再厉害也只能迟缓毒素发作,并不能彻底清除掉它,因为她擅长的不是解毒。”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唯一有希望解毒的人,那就是我的老对头龙蛇阴。”

  “他这两天在青迈,正常情况是不会回曼城的,如果他今天飞回来了,那就表示有很紧急的事了。”

  叶天龙又灌入一口啤酒:“现在很紧急的事,不就是给卫姬解毒了?”

  恐龙他们恍然大悟点点头,韩擒虎又问出一句:“卫姬跟龙蛇阴也有交情?”

  叶天龙笑了笑:“他们有没交情都无所谓,王室跟龙蛇阴关系很好,象搏虎有很多法子请他出手。”

  恐龙若有所思:“如果卫姬真的中毒了,我们又想要卫姬死,岂不是要阻拦龙蛇阴出手?”

  麻衣淡漠出声:“我去机场等他,他如出现,我杀了他。”

  “龙蛇阴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叶天龙摇摇头否定这个法子:“不然也不会有百万徒众跟随了,更不会成为黑袍一派领袖。”

  韩擒虎皱起眉头:“那就看着他给卫姬治疗?”

  叶天龙笑的很狡黠:“换成以前,我肯定头疼龙蛇阴给卫姬解毒,但现在,我有一个很好的筹码。”

  他相信,他会给龙蛇阴一份很好的见面礼。

  几乎有感应一样,话刚刚说完,叶天龙的手机就震动起来,随后传来黄雀的声音:

  “叶少,被你猜中了,雀堂兄弟刚刚看见,龙蛇阴坐专机回了曼城。”

  黄雀把具体情况告知:“但他没有马去王宫,而是往他老巢黑蛇山庄去了。”

  “正常。”

  叶天龙没有意外,笑着出声:“风尘仆仆,总是需要净身的,同时利用这点缓冲时间打听情况。”

  “这样,他才能更有效的对症下药,也就能赢取更多人的膜拜。”

  叶天龙对龙蛇阴很是了解,一口喝完瓶中的酒:“让雀堂兄弟撤了,我亲自会会他。”

  下午三点,曼城的天空更加阴沉,风也变得剧烈,虽然还没有下雨,但谁都能感觉到山雨欲来之感。

  叶天龙睡了一个午觉,随后就叫了一部三轮摩托车出门,途中还去唐人街买了几串鞭炮。

  随后,他来到三角河的分支,三阴河。

  曼城规划者出于活水和方便的考虑,从三角河引了十几条分支穿城而过,让这城市增添了不少活力。

  王河是一支,三阴河也是一支,只是王河擦着王宫而过,三阴河触碰龙蛇山庄西侧一角。

  叶天龙从三轮车钻出来后,顺着一条羊肠小路走去,穿过林间空地和灌木丛,便到了一处林荫之地。

  这里无人守护,无人管理,只有十几株大树荫庇。

  叶天龙知道,这些在风中摇动的树木,还有四周绽放的无名小花,也是龙蛇阴亲手栽下的。

  在大树后面,是一处无声流淌的河流,河面不宽,水也不急,但平静地让人生出深不可测之感。

  大树和河流中间,还有一座小木屋。

  木屋通体乌黑、沉重,古朴,有一扇门,一扇天窗,十几平方的样子,看着很孤独,但也很静谧。

  底座还有几个厚实的滚轮,让木屋随时可以调整位置。

  只是此时木门紧闭,只有天窗洞开巴掌大口子,安静一听,里面没有太大动静,只有轻微呼吸声。

  叶天龙蹑手蹑脚靠近。

  距离木屋三米的时候,一个低沉声音喝出:“叶天龙!”

  “警惕性真高,不愧是黑袍大哥,佩服,佩服。”

  叶天龙嘿嘿一笑:“只是我有点好奇。”

  “龙蛇阴,你说,是你破门而出的速度快,还是我丢鞭炮进去炸响快?”

  他摸出鞭炮和打火机,发出一记警告:“你不动,我不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