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594章 事端
  第1594章事端

  当雪狼向屠人妖射出一枪的时候,叶天龙正走入明江医院特护病房。

  残手的外婆已到最后时刻,所以叶天龙过来送她最后一程。

  老人原本虚弱地靠在白色床头,用眼睛留恋着每一个物件,见到叶天龙进来,顿时亮起一抹光芒:

  “天龙,你来了?”

  叶天龙见状忙走快两步,随后一把抓住那只枯瘦的手,轻声一句:“是啊,奶奶,我来看你了。”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过来的。”

  叶天龙没有找什么借口,而是流露一抹自责,他总觉得时日还长,谁知一晃半年就过去。

  当然,还有一个因素,那就叶天龙很害怕身边人的死去,所以内心抗拒外婆的生命慢慢终结。

  外婆晃动一下叶天龙的手,笑着挤出一句:“你正事要紧,正事要紧,再说了,你帮的够多了。”

  “如果不是你,我当初就煤气中毒死了,如果不是你,那次车撞也早要了我的命。”

  “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活不到今天。”

  “就是小君……估计也吃不饭,更谈不现在的好日子。”

  外婆很是感激地看着叶天龙:“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天龙,你给予我们的够多了。”

  “奶奶,别这样说。”

  叶天龙用力握了握老人的手:“残……小君是我兄弟,我不帮他帮谁?”

  外婆眼里蕴含一抹泪水,轻轻抚摸叶天龙的脸:“孩子,我真想好好感谢你,哪怕磕几个头。”

  “只是我只剩最后一口气了,什么都办不了,也没有力气办了。”

  外婆忽然抬起头,望向门边一直沉默的残手:“小君,过来。”

  残手快步走了过来:“外婆!”

  外婆抓过残手的一只手:“残手,天龙是我们的恩人,也是你的贵人,他对你这个兄弟没得说。”

  “以后,你要好好跟着天龙,他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拼了命帮忙,挡刀挡枪,不要眨眼。”

  她看着残手喊出一句:“这也是外婆的遗愿了,你能不能做得到?”

  没等叶天龙出声回应,残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抓住外婆的手发誓:“外婆放心,我一定做到。”

  “叶天龙永远是我大哥,我愿意为他出生入死,一世忠诚。”

  残手落地有声:“如有违背,挫骨扬灰。”

  外婆很是欣慰,连连喊叫:“好,好,好,你要记住你的话,不然外婆会死不瞑目的。”

  叶天龙忙出声一句:“外婆,别这么说。”

  残手呼出一口长气:“外婆放心,我一定会记住的。”

  外婆轻轻咳嗽一声,一抹血迹流淌出来,气息也开始变得混乱:“看来真不行了……”

  叶天龙忙拿纸巾擦拭:“外婆,你不要担心,你的伤只是小事,我已经召集好的医生……”

  “他们待会就会赶到,你不会有事的!”

  外婆挤出一丝微笑,却没有开口说话。

  恐龙他们几个也靠了过来,小声宽慰外婆不会有事,其实大家都知道,后者怕是撑不了一个小时了。

  所以尽管残手保持镇定,但红肿的眼睛还是再次呈现泪花,他想要大哭却又不能失仪。

  因为外婆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

  残手端起一杯葡萄糖,给外婆缓缓灌入进去:“外婆,你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叶天龙也知自己刚才的安慰苍白无力,外婆远比外人知自己生死,于是话锋一转:

  “外婆,你放心吧,我会一直把小君当兄弟。”

  “以后我不仅会照顾他,还会给他娶妻生子,让你们的血脉流传下去。”

  说到这里,叶天龙目光平和:“而且我不会让小君再被人欺负!”

  听到叶天龙的话,外婆的那双一直半闭半合的眼睛猛然睁开,射出罕见的一抹光芒。

  这双眼睛虽然浑浊,但满是关心慈爱,还有着呼之欲出的感激。

  她似乎要把叶天龙此刻的样子,完全都刻印脑海之中,片刻后,外婆抓起叶天龙和残手的手掌。

  她艰难地把让两人手掌相握,随后艰难挤出一句:“做一世的兄弟啊!”

  说罢,外婆一笑而终!

  残手没有嚎啕大哭,只是抱着外婆狠狠抽泣,叶天龙想要安慰却找不到字眼,何况他自己也很难过。

  这时,郑小蓝和百里花几人也赶赴了过来,外婆这半年几乎都在百石洲住,所以跟小蓝他们很熟。

  见到外婆逝去,郑小蓝她们就跟着抽泣。

  叶天龙拍拍她们肩膀,随后把恐龙拉出来,情绪低落商量后事安排。

  “我靠,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入叶天龙的耳朵:“来医院打个炮,还遇见了死人。”

  叶天龙和恐龙齐齐抬头。

  视野中,五个身穿白衬衫的的平头青年,五个时尚靓丽的年轻女孩,正相拥着从病房门口走过。

  他们侧目看着外婆逝去的病房和人群,脸露不屑。

  一个戴眼镜的青年鼻孔朝天:“确实晦气,不过没事,待会用我们的膏药旗扫扫就没事。”

  一个缺耳青年:“这有什么好晦气的?当年先祖天天杀人,还拿他们来研究生化,把他们当猪狗就行。”

  五个靓丽女孩掩嘴娇笑,似乎很是赞同这说话。

  膏药旗?先祖?生化?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第一意识判定这是东洋人,可是他们的口音又让他疑惑,华夏安城的调子。

  恐龙也有一点迷糊,究竟是畜生,还是半人半兽?

  “有道理。”

  一个蒜头鼻也哼道:“真是劣等人,死了人应该高兴,给活人让出资源,这是好事,哭个球啊?”

  “只能说劣根性了。”

  另一个胡子青年附和:“不像我们父国,人老了,没用了,要么自杀,要么离家,免得浪费资源。”

  听到这话,其余四名青年齐齐竖起大拇指:“吆西!萧君一语中的!”

  胡子青年哈哈大笑,随后很是满足:“你们终于习惯叫我萧君,而不是我那厌恶的萧权林三字。”

  四名青年又是齐声应道:“这些都是萧君熏陶有方,让我们改掉恶劣的字词。”

  他们怀中女伴笑容妖媚,用娇笑迎合着男伴的言语……

  听到这里,恐龙神情大怒,不再理会对方什么人,就要一脚把他们踹飞。

  只是刚刚动作,却见叶天龙伸手拉住了他,轻轻摇头:“看在外婆份,今天就别动手了。”

  “记下这五个小子,改天有机会遇见,再好好出这一口气。”

  他不想在外婆面前搞得鸡飞狗跳,这几个混球,迟早有机会收拾的。

  恐龙很是不甘的点点头,缓缓散去拳头:

  “再让我遇见,一定打爆那几个混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