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619章 功高震主
  第1619章 功高震主

  “嗷”

  似乎感受到叶天龙的敌意,公猴忽然吼叫一声,跃身前,爪子抬起,凌厉的向叶天龙扑去。

  不待叶天龙有什么动作,身后闪过一道人影,斑点狗正面向公猴射去。

  凶性大发的公猴很是灵活,也很狠厉,但遇见斑点狗这样的高手还是逊色了。

  十几爪抓过去,不仅没有动到斑点狗半根毫毛,还耗费了不少精力和体力。

  连续扑空,公猴心烦意乱,诡异的扭动身躯向前,爪子嗖嗖攻击,森森杀气划破虚空发出嘶嘶锐啸。

  十米之内,全被公猴的暴戾所笼罩。

  “嗖!”

  就在这时,斑点狗忽然窜前,一拳轰出,公猴所有的动作瞬间停滞。

  “砰!”

  公猴的脑袋受了一记重击,就是这一重击,让它口鼻流血,脑袋晕沉,砰一声摔倒在地。

  公猴没有死去,却已经没有再战能力,甚至都无法起身了。

  凶猛、残暴、一击即中,这就是斑点狗的特点。

  “吼”

  体型更加强壮的母猴见到公猴倒地,发出愤怒至极的嗷嗷直叫,随后向斑点狗扑了过去。

  斑点狗不动,只是看着它。

  母猴更加愤怒,手中寒光一闪,招式毫无半点的花哨,只是快,如掣电惊鸿,更如那流星泻地。

  她瞬间冲到斑点狗面前,身法快捷,杀气森森,那种尖针般的寒意尚未及身,就已经令人血液冷透。

  宛如毒蛇出洞般的爪子抓到面前,斑点狗在电光火石之际,一把刁住母猴的手腕,猛地一折。

  “咔嚓!

  一声脆响,母猴手腕被折断,发出一记凄厉惨叫,力气也随之涣散。

  下一秒,斑点狗脑袋猛地一撞,来了一个头碰头

  “砰!“

  巨响中,母猴额头溅血,随后就轰然倒地,她也没死,但是抽动不已,连惨叫都停止。

  毫无疑问,她的头颅受到了重创。

  看着倒地的公猴和母猴,还有刚才那残暴的画面,龙门子弟都感觉到一丝凉意……

  他们望向斑点狗的目光,多了一抹说不出的叹服。

  “把这两只猴子锁起来,叫兽医给它们疗疗伤。”

  叶天龙挥手制止龙门子弟砍杀:“残不残无所谓,重要的是,它们要活着。”

  龙门子弟齐声回应:“是。”

  第二天一早,叶天龙坐在阳台喝咖啡的时候,官孝之走入了进来,俏脸带着一股子高兴。

  “什么事这么高兴?”

  叶天龙感受到女人的情绪,于是抬头看着她笑道:“中彩票了?”

  “中彩票也没那么高兴。”

  官孝之背靠栏杆出声:“我告诉你,今天的窃听传来了有价值的东西。”

  “王野他们七个没多少反应,只是感慨龙门的财大气粗和你的手法高超。”

  “但许老狗却有了动静,天还没亮,他就拿金珠去找萧家兄弟了。”

  她低声一句:“正如你昨天的猜测,他把午宴过程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从他们对话可以看出,许老狗不是两面讨好,也不是贪生怕死,他就是萧家兄弟的走狗。”

  “只是我有点奇怪,许老狗跟萧家兄弟早有勾搭,为什么过四天才门?”

  她道出自己一个怀疑:“不是第一时间表忠心吗?”

  “许老狗不是傻子,实打实的老江湖。”

  叶天龙笑着出声:“他肯定会觉得,龙门不会完全信任八名老大,给钱后还会派人监视他们动作。”

  “所以前两天不便动作,免得露出了马脚,待我们对他放心了,他再偷偷找萧家兄弟。”

  他看着阳光下的明媚女人:“这样既不会让我们报复他,也可以继续卧我们的底。”

  “这也是他天没亮跑过去找人的缘故。

  官孝之点点头:“有道理。”

  叶天龙追问一句:“他们还说了什么?”

  官孝之似乎早料到这个问题,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

  “许老狗跟萧家兄弟说,龙门不仅砸锅卖铁贿赂八名老大,还聘请了一个绝顶高手来助阵。”

  “他要萧家兄弟擒贼先擒王,跟龙门死磕不是办法,最好的解决方式,那就是杀掉我官。”

  官孝之笑着补充一句:“如果面具人杀不掉我,那就收买官方对我下手。”

  叶天龙眼睛眯起:“萧家兄弟怎么反应?”

  “萧家兄弟好像对这提议不怎么热心,或者说,他们现在的关注点在另外两件事情。”

  官孝之把知道的说出来:“所以他们收下金珠和支票,敷衍几句就让许老狗赶紧离开玄甲军。”

  叶天龙多出一丝好奇:“哪两件事情?”

  官孝之俯身把一份材料放叶天龙面前,弯腰的瞬间,一抹雪白跳跃了出来,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第一,就是萧家人让萧狂剑赶紧娶了雷诗婧,让萧氏早点融入安城的主流商界,更好牟取利益。”

  “雷家主事人雷跃庭是安城商会会长,萧狂剑如果娶了她的女儿,确实可以给萧氏洗白不少。”

  “至于雷家为什么要把女儿嫁给萧狂剑,传闻萧家捏住了雷跃庭一个致命把柄。”

  官孝之轻声一句:“至于什么把柄,只有他们知道了。”

  叶天龙喝入一口咖啡:“萧家想法不错,可惜,注定要失望了。”

  “第二,萧家兄弟对面具人开始有所忌惮,有所戒备。”

  官孝之的俏脸更加炽热:“因为他们忽然发现,面具人的威望已经胜过他们。”

  叶天龙微微抬头:“是吗?”

  官孝之点点头:“就是我被玄甲军死士刺伤的那一晚,萧家兄弟宴请面具人他们庆功祝贺。”

  “面具人因为塞车慢了半小时,萧家兄弟就招呼大家先喝酒,结果面具人那一堂没人敢拿起酒杯。”

  官孝之解释一句:“面具人那一堂叫先锋堂,是五大堂口中最大的一堂,足足有一千人。”

  “他们这样不给萧家兄弟面子,一副只听面具人的态势,差一点就把庆功酒宴搞砸了。”

  她笑了笑:“所幸面具人及时赶到,才让酒宴继续下去,只是萧家兄弟这一刻起发现……”

  叶天龙接过话题一笑:“帮中有帮?”

  官孝之点点头:“正是如此,功高震主。”

  “所以两人少了往日的绝对信任,寻思要对面具人有所制约,不然迟早有一天,玄甲军要易主。”

  她补充一句:“尽管萧家兄弟出于需要暂时还会重用面具人,但这个忌惮产生还是一个好机会。”

  “确实是好机会。”

  叶天龙眼睛眯起:“今晚,就是残手表演的时候了。”

  官问出一句:“目标许老狗?”

  叶天龙笑着出声:“不,七个都要动,但,就不动许老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