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631章 佛珠断了(四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高手最新章节!

  “你是谁?”

  见到血淋淋的十几颗人头,许冬山心里早已发抖,根本没听到他的问话,只是自顾自吼道:

  “我是九虎将的新堂主,我表叔是许老大,你杀我的人,你会后悔的。”

  他已经发现,其余手下全都已经死了,只能搬出护身符。

  面具人没有半点波动,只是冷冷重复一句:“你下午,打了一个女人?”

  女人?打了一个女人?

  许冬山先是一怔,随后想到老板娘,下意识喊叫一声:“你是老板娘叫来的?”

  他色厉内荏:“我知道她在哪,你敢动我,我会弄死她的。”

  话音一落,面具人眸子一寒,一股杀意瞬间爆射。

  许冬山顷刻手脚冰凉,他嗅到了危险和杀意,于是一掀起被子盖向对手,同时抓起枕下的土枪吼道:

  “去死吧。”

  “扑!”

  扳机还没有扣动,一道刀光就闪过,许冬山握枪的手,扑一声掉落,一股鲜血伴随一记惨叫喷出。

  “嗖!”

  一刀砍断许冬山的手,但面具人却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眼露凶光之际疾然抖动右手。

  割肉刀一闪,像是一把电钻,狠狠钻入了许冬山的心脏。

  在许冬山身躯一震的时候,面具人右手高速抖动,刀尖像是钻头一样,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嗖嗖嗖!”

  一蓬蓬鲜血,一片片血肉,宛如岩浆一样四处溅射,三十秒不到,整张大床就洒满了热乎乎的鲜血。

  许冬山的躯干和内脏很快被镂空了,腹腔和肋骨的血肉也全部被剔掉了,露出刺激眼球的白骨。

  这几十秒时间,至少变化几百招。

  面具人没有停手,把许冬山躯干的血肉剔掉后,又把弯刀转向了他的躯干,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十分钟后,床上、地上、墙上,到处都是鲜血和碎肉,而许冬山只剩下一具阴森森的白骨。

  “啪。”

  削掉最后一抹手指皮肉后,许冬山就彻底骨肉‘分离’了,面具人伸手扯住他的肋骨,走出了房门。

  时钟指向五点半,萧家总堂,一栋筹建坚固的狭长建筑,人影憧憧,刀枪林立。

  数百名手持刀枪的玄甲军子弟,扼守着各个出入口和制高点,神情警惕环视着周围的动静。

  今晚是一个不平之夜,他们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花园大厅,或坐或立十余人,几个玄甲军子弟,拿着电话不断拨打,可是怎么都打不通面具人。

  许老狗站在旁边,脸上带着沉默。

  沙发上,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一个光头,一个束发。

  光头男子五十岁,鼻子高挺,耳朵肥大,双腿盘坐在单人沙发上,左手握着一个佛珠,宛如弥勒佛。

  他神情平静,佛珠轻轻转动,丝毫没有被大厅气氛影响。

  他就是萧老大,萧疯刀。

  他没有跟人说话,只是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念佛经一样,其余人也没去打扰他。

  束发男子四十多岁,相貌狰狞,一对耳朵极大,眼睛血红血红的。

  整个人的气势,跟西游记中还没上岸的沙僧差不多,事实上,在座众人对他都有一种本能的畏惧。

  他就是萧老二,萧狂剑,名如其人,又狂又傲,出道以来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以前他还常常被人围杀,不止一次被人打中子弹或砍成血葫芦,几经生死,但他都顽强的撑了过来。

  所以他自我觉得实力和运气一流。

  不过他此时心情非常不好,那份阴沉和怒意都快溢出来了。

  “二哥,电话打不通。”

  这时,几个玄甲军子弟停止拨打,齐齐上前看着萧狂剑开口:

  “面具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先锋堂的人说他半夜开车出去,去做什么却没有人知道。”

  玄甲军子弟把消息告知:“他还穿走了一身行头。”

  “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萧狂剑叼着雪茄起身,亲自拿手机打了一遍,果然处于关机状态中,他愤怒地一脚踹翻一张椅子道:

  “那混蛋是不是脑子进水啊?”

  “我和大哥让他以后找机会警告七帮一下,他却倒好,直接把七帮杀个片甲不留。”

  他又是一脚踹开茶几:“这样擅自行动,是要把我们拖死吗?”

  几个玄甲军子弟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说话,萧老大依然平静,不紧不慢念经,好像没看到这一幕。

  许老狗吞吞口水:“他何止脑子进水,而且也越来越目中无人,不仅敢擅自行动,还敢手机关机。”

  “这是他要避开大哥和二哥发号施令的节奏。”

  许老狗的煽风点火,顿时让萧狂剑更加愤怒,好像被人捅了烧火棍一样:

  “上次酒宴,我们忍了,还嘉奖了他,以为他会好一点,谁知一个月不到,就擅自作主攻击七帮。”

  “如今更是关机躲避我们号令,那混蛋他真的要造反了吗?”

  萧狂剑又是一脚踩踏茶几:“早知道他这么反骨,老子当初就不救他了。”

  他扭头望向大哥,可萧老大依然平静,佛珠一个个转动,对此事没有表态。

  “二哥,你真应该好好教教他,让那家伙懂一懂规矩,不然到时不仅是他不敬,先锋堂也会起哄。”

  许老狗呼出一口长气,出声附和着:“他今晚杀了那么多人,明摆着是给大哥和二哥添麻烦。”

  许老狗一直希望自己是萧家兄弟眼前的红人,所以对战功无数的面具人时不时诋毁几句。

  听到许老狗的话,萧狂剑又是一阵恼怒:“他就是祸害,迟早害了自己,害了我们,害了玄甲军。”

  “老二,不要这样,他是有功的。”

  萧老大终于停止念佛,握着佛珠淡淡出声:“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天一切,要学会感恩。”

  萧老二喊出一声:“他有功,可他也坏了规矩,他越界了,他迟早会欺负到我们头上。”

  萧疯刀叹道:“他对七帮出手,虽然会给我们带来不少麻烦,但也威慑了王野他们,不全是坏事。”

  “一枯,一荣,方是世界。”

  他轻笑一句:“何况现在的我们,得罪不起七帮吗?”

  “我要的不是功过,我要的是规矩。”

  萧老二扯着领子吼叫:“他再厉害,再牛叉,如果不听我们指令,那又有什么意义?”

  萧老大像一个佛家高人,笑容恬淡安抚着弟弟:“我们要多一丝鼓励,少一些喝骂,更不要隔阂。”

  “佛祖说,你对世界付出了什么,你就会收获什么。”

  他拈花一笑:“相信我,只要我们真心相待,他一样会肝胆相照。”

  “叮!”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许老狗的手机,他微微一怔,拿起电话接听,片刻之后,震惊出声:

  “什么?”

  许老狗身躯一晃,随后扑通一声,跪下哭喊:“许冬山堂口被面具人血洗了?”

  “妈了个巴子!”

  听到这一句,萧老大忽然跳了起来,凶神恶煞吼出一声:

  “自己人都搞,他妈的想死啊?”

  佛珠断裂,散落了一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