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634章 谁是燕黄?
  第1634章谁是燕黄?

  给颜妃发完邮件之后,叶天龙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医院护工发过来的。

  虽然她是乐安好请的护工,但叶天龙昨天走时也给她塞了两百块,还留下号码,叮嘱她细心照顾。

  护工告知家里忽然有事,无法继续照顾乐安好了,她还把两百块转回了叶天龙。

  叶天龙看到她把钱转回来,也就清楚她怕是真的有事,于是也没有再勉强,自己起身去医院看一看。

  出门的时候,叶天龙想叫雷诗婧一起去,但想到她暂时不便外出,于是给她发了短信就一个人走了。

  车子很快离开别墅,向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叮”

  行驶到一半的时候,叶天龙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戴蓝牙耳机很快传来官的声音:

  “叶少,对七帮的袭击很成功,现在王野他们认定是玄甲军干得,他们准备联合起来。”

  “王野他们已经决定,如果玄甲军再对他们下手,让他们无路可走,那他们就拼个你死我活。”

  “其中王野发挥的作用非常大,总是能够把各方老大的注意力,悄无声息引导在玄甲军身。”

  官把探听的情报说出来:“这些消息都是从窃听金珠传来的,绝对是七名老大的心声。”

  叶天龙点点头:“很好,那两只雌雄双煞怎么样?伤势好点没有?找个机会用掉这个筹码。”

  官孝之接过话题:“正在恢复,你放心,我已经在找机会,它们一定会发挥作用的。”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会:“过两天,你约一约王野。”

  官嫣然一笑:“策反?”

  叶天龙笑了笑:“他给我们省了一亿,请他吃个饭是应该的。”

  官点点头:“好,我来安排。”

  “对了,我刚才收到一个消息,许老狗的堂口,昨晚也遭受面具人袭击,听说死了不少人呢。”

  她笑着出声:“许老狗现在都气得吐血了。”

  叶天龙闻言微微一愣:“残手没有对九虎将攻击啊,许老狗堂口怎会有事?”

  “难道萧家兄弟意识到我们栽赃嫁祸,或者许老狗为了掩饰他跟玄甲军关系,自编自导?”

  他带着一抹疑惑:“可真要是这样,烧几个场子也比血洗堂口要实际啊。”

  官孝之说出自己的观点:“我也觉得是自编自导,王野他们也都相似看法。”

  “除了它是天亮时发生之外,还有就是被血洗的堂口,是九虎将一个很小的堂口。”

  “专门收城中村商铺保护费的堂口。”

  她娇笑一声:“而且许老狗对外宣称死了五六十号人,但我打听过,那是新堂口,撑死二十个人。”

  叶天龙心里一动:“城中村?那堂主叫什么名字?”

  官孝之看了一眼资料回道:“对,城中村,堂主叫许冬山,传闻是许老狗的远房侄子。”

  叶天龙眼睛凝聚成芒:“那他还真有可能是燕黄杀的。”

  官一愣,一笑:“真是自编自导啊?萧家兄弟还真有魄力,壮士断腕保全许老狗的身份。”

  “不,应该是许老狗被迫壮士断腕,连侄子都成了牺牲品。”

  官孝之笑声很是悦耳:“我真想看一看许老狗当时的表情啊。”

  叶天龙似乎想到一个可能:“事情未必跟萧家兄弟有关,它很可能跟一个女人有关……”

  官孝之一愣:“我怎么听不懂?”

  叶天龙叹道:“许冬山被杀,很可能跟乐安好有关,因为他昨天调戏过她,还差点让乐安好流产。”

  “就是被燕黄捅过的女人?”

  官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乐安好是燕黄的女人?可如果是他女人,身怎会有燕黄的刀伤?”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好了,我到医院了。”

  叶天龙抬头望着前面的人民医院四个字:“护工有事回家了,我过来看乐安好,看完再跟你聊。”

  官声音多了一丝肃穆:“你小心一点。”

  墓地一战,燕黄差点杀了叶天龙,难保他不会再度下手,毕竟安城不是西湖或明江。

  叶天龙迅速把车子停好:“放心,我有分寸。”

  他挂掉电话从车里出来,然后又买了一个果篮向病房走去,来到门口敲门笑道:“老板娘。”

  房门无声而开,俨然没有关紧,但没有人回应,叶天龙一愣,不在?难道出院了?但这不可能啊。

  护工一个小时前才离开。

  叶天龙又敲了两下门,随后直接走入房间:“老板娘,我来看你了。”

  他担心老板娘又晕倒了。

  病床没人。

  “嗖!”

  就在叶天龙诧异老板娘去哪里时,侧边的洗手间忽然洞开玻璃门,一个人影走出,一拳无声轰来。

  没有磅礴气息,也没有凌厉杀意,只有快!只有狠!

  扭头的叶天龙锁定出手者的面具,还有他冲来的拳头,来不及躲闪就一稳双脚,右手握拳冲出。

  面具男子存心硬碰硬,面无表情跟叶天龙硬撼。

  “砰!”

  两只拳头毫无悬念地撞击,然后闪电一般后撤半步。

  面具男子眼里也是闪过一丝惊讶,微微皱眉后又是势若奔雷的一拳,炮弹般打向叶天龙胸膛。

  依然没有太多的玄奥和花哨,就是简简单单一记寸拳,意思相当简单,再来硬碰硬。

  叶天龙还是不闪不避,脚步一挪扬起右拳对。

  “砰!”

  空气中再度爆发出一记沉闷响声,两人的拳头一触即离。

  面具男子的拳头后撤之后便散开成掌,手指自然地轻微抖动卸去残留的余力。

  他的眼里多了一抹凝重。

  叶天龙呼吸一深,拳头微微通红却屹立不动。

  两招,全部一触即离,没死斗,没纠缠,硬碰硬没有任何花哨技巧可言,但却有着生死的惊心动魄。

  两招过后,面具男子没有再攻击,盯着叶天龙手里的果篮,叶天龙也没再出手,只是看着对方。

  虽然对方脸戴着一张仿真面具,让人看不出他的真正面目,好像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男子。

  但叶天龙还是能够认出对方,十几年的相伴,他早已熟悉对方的所有细节,包括言行举止以及气质。

  叶天龙轻叹一声:“燕黄,好久不见。”

  面具男子看着叶天龙,语气毫无感情:

  “谁是燕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