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04章 粥太清,加点菜(四更)
  第1704章粥太清,加点菜四更

  不作不死!

  这句话用在雷夫人身再恰当不过,如果她不再搞什么小动作,叶天龙一年半载估计都不会动她。

  因为叶天龙需要雷氏集团平稳过度,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粗暴对付第二大股东。

  如果她能把雷跃庭的股份和资产还回去,叶天龙也真会给她和雷斯琴安度余生的机会。

  可惜,雷夫人却选择了最愚蠢的一条路,希望用青衣老者再度扭转乾坤,搞到现在杀人坐牢的地步。

  不过往深处想一想,也多少可以理解她失去理智,她梦想十八年的东西,临门一脚却被叶天龙夺走。

  心里怎会好受?

  见到大批警察出现,雷夫人彻底心如死灰,就如雷跃庭昨晚失去一切时那样绝望。

  谁都清楚,如果没有叶天龙,雷夫人凭借关系和人脉,可能三五年就保外就医。

  现在有叶天龙打压,这一辈子都可能出不了,即使叶天龙肯放她一马,也是需要沉重代价来交换的。

  警察了解一番情况,又细细勘查了现场,随后就把雷夫人拷走了。

  宋豪春亲自带队。

  雷夫人被抓走,雷氏集团气氛多了一丝沉闷,但也无形中奠定叶天龙的地位和权力。

  叶天龙没有留在集团,他让雷跃庭全权处理事情后,就钻入车里来到安大学校的番薯粥店吃午饭。

  他一度想要给雷诗婧发信息,可是想到她忙于帝豪酒店的策划,以及雷夫人变故,他又收回了手机。

  叶天龙不想打扰她。

  他还想叫韩静,但最后也打消了念头,韩静来这里,被人认出来就是一场轰动。

  在叶天龙出现粥店时,店里正走掉一批笑声响脆的女生,看着那青春活力的面孔,叶天龙微微一笑。

  年轻真好。

  “天龙,你来了?”

  叶天龙找了一个角落位置坐下,老爷爷很快走了来,还笑呵呵问出一句:“诗婧呢?”

  叶天龙轻声一笑:“她最近太多事情要忙,所以我一个人来喝粥,喝完了,我打包回去给她。”

  “忙好,忙才充实。”

  老爷爷笑着给叶天龙端一碗粥,随后又拿来几个可口的小菜:“人啊,不折腾一点,骨头会折。”

  老奶奶也从里面走出来,端了一盘切好的鸡蛋:“天龙,婧婧心情好点没有?”

  “谢谢奶奶关心。”

  叶天龙笑着接过话题:“她好点了,所有不快都烟消云散了,她昨晚还过了一个美好生日。”

  老奶奶很是高兴:“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她伤心呢。”

  老爷爷一拍叶天龙肩膀笑道:“天龙,你要好好待她。

  “叮”

  叶天龙正要笑着回应,手机响起,戴蓝牙耳机,很快传来残手的声音:“叶少,机场活口招了。”

  “我们把照片给他看了,还让贞跟他视频了一番,然后他就把东西全说出来了。”

  “他们确实是残士,收到楚家楚子重的指令,不惜代价杀掉韩静嫁祸给戴先生。”

  残手迅速告知情况:“只是没有想到机场行动被你破坏,还被你识穿他们的来历。”

  叶天龙拿起一个汤匙,轻轻搅拌着番薯粥:“他还说了什么?”

  “我们运气好。”

  残手低声一句:“这活口恰好是第一队的首领,他给了下令者的名字和邮件,还把据点招了出来。”

  “他们属于东南亚分部的人,跟赵家帮长毛狮一个等级,据点在新城一个福利教堂。”

  叶天龙很是满意点头:“很好,你把这些口供全部录下来,然后给韩静打包一份传过去。”

  “我想,她会把这个视频传给韩王的。”

  他相信韩静会提醒韩家小心的。

  残手点点头:“好的,待会录制完毕,我就给韩小姐传一份。”

  挂掉电话,叶天龙沉默了一会。

  他目光有一丝深邃,如果韩王知道楚家袭击韩静还嫁祸戴氏,多年的世交感情会不会就此断裂呢?

  他发自内心的希望两家狠狠撕一番,不是为了坐收渔翁之利,而是他想看到韩静对韩王的重要性。

  想了一会,叶天龙无法确定韩王态度,于是苦笑一声,拿着汤匙喝起来。

  也不知是饭菜好吃,还是太饿了,他扫光了面前所有粥菜。

  在他吃完的时候,叶天龙的视野多了一个人。

  一个灰衣老僧缓缓走近粥店,神情柔和,目光慈祥,举动也淡然,低调地都快让人感觉不到他存在。

  叶天龙正要付钱走人,但是看到灰衣老僧就眼睛一睁,他感觉好像哪里见过他,思虑一会一拍大腿:

  “大师,大师,好久不见,你还认识我吗?”

  叶天龙很高兴:“咱们在京城见过两次,就是那个小庙,你还记得我吗?我还请你指点过迷津呢。”

  任由叶天龙兴高采烈,灰衣老僧波澜不惊,只是平静地拿出一个瓷碗,又拿起水壶倒了一碗水。

  他像婴儿一样人畜无害,但又给叶天龙一种深不可测之感,永远无法探知灰衣老僧底蕴。

  接着,他缓缓喝入茶水,不紧不慢,不惊不诧,尽显让叶天龙叹服的大师风范。

  “大师,你还没吃饭吧?”

  叶天龙很是豪爽一挥手:“我请你喝番薯粥,这里的番薯粥一流。”

  他一溜烟跑到操作间,跟老爷爷说了一声,随后舀了一大碗番薯粥出来,放在灰衣老僧的面前。

  中午的番薯粥卖完了,所以这一碗有点稀,风一吹,涟漪渐起。

  “大师,不用客气,我已经给了钱,你好好吃。”

  叶天龙拉开椅子在旁边坐下:“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还真是缘分啊。”

  灰衣老僧轻轻一笑,但没有回应叶天龙,随后把番薯粥倒入自己的饭钵,拿出自己的筷子。

  “大师,次很谢谢指点,让我找到了方向,不过我最近又有点迷茫。”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向灰衣老僧诉苦:“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心浮意躁,还常常发飙。”

  “这让我看事情做事情,总是不周全,常常有遗漏,还时不时闹出误会。”

  叶天龙很是苦恼:“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灰衣老僧看了叶天龙一眼,随后拿着筷子在粥里搅了三下,接着望向不远处的配菜区……

  叶天龙先是一愣,凑到粥前望了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随后又扭头望向酸菜、萝卜等的配菜区。

  他一拍脑门:“大师,你是说,先要认清自己,目光才能看得长远,看得周全?”

  “一语惊醒梦中人,服了,谢谢大师,我知道怎么做了。”

  叶天龙五体投地,随后一溜烟跑了。

  “瓜娃子,我是说,粥太清,加点菜啊……”

  望着叶天龙的背影,灰衣老僧微不可闻一叹:“你这样,怎么做新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