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39章 什么时候死啊?
  第1739章什么时候死啊?

  白石康拿着字画离去,刚刚出门,王戈壁就捧着一个托盘进来,面摆着一盅香喷喷的燕窝。

  “老爷子,辛苦半天了,喝碗燕窝休息一下吧。”

  他把炖好的燕窝放在荣胜利面前:“刚空运回来的血燕,对身体很有好处。”

  荣胜利把毛笔放在旁边,洗洗手,随后端起燕窝坐在沙发,他拿起汤匙喝入一口,老脸有着赞意:

  “这燕窝不错,待会让佣人给依娜送去一份。”

  他纠正一句:“不,给晨雪也送一份,她们两个都情绪不好,该吃点东西缓一缓心情。”

  王戈壁轻轻点头:“明白。”

  荣胜利又喝入一口:“白石康回去了?”

  “回去了。”

  王戈壁神情犹豫着回答:“感觉他这次有点不同了,不像以前风风火火,多了一丝沉稳和从容。”

  “孺子可教啊。”

  听到王戈壁这一句话,荣胜利微微停滞手中动作,随后脸有着一抹赞许:

  “我刚教他喜怒不形于色,他转眼就有了三分样子,的确是白家最有实力最有前途的人物。”

  荣胜利给出一个客观评价:“荣光他们比起白石康始终差那么一个等级。”

  荣家第二代守成有余,但攻势不足,让荣胜利无数次感慨,白石康是荣家人该多好啊。

  王戈壁轻轻点头:“白石康确实不错,可惜他不适合官场,无法爬到金子塔尖,不然会是大人物。”

  “他不是不适合,而是我告诉他不适合。”

  荣胜利脸绽放一抹微笑,流露出老谋深算的态势:“我之所以让他弃官从商。不是因为他性子。”

  “他不服输的性子确实有害,但只要磨一磨,他就会跟今天一样成长起来。”

  荣胜利坦然心声:“我让他从仕途退出,是因为我不想荣家人将来登顶多一个强劲对手。”

  “尽管白石康跟我关系不错,可华夏核心就七个位置,他占一个,荣家人就少一个机会。”

  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所以我就把白石康忽悠了下来,让荣家减少一个竞争对手。”

  王戈壁微微一愣,随后点点头:“老爷子高瞻远瞩。”

  荣胜利扬起一抹微笑,看着跟随多年的老臣: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卑鄙,可这是弱肉强食时代,别看大家都穿的衣冠楚楚,其实很多坏得流脓。”

  他言语有着身不由己:“荣家这么大,我不尽心尽力掌舵,多使点手段,很容易被人踩翻。”

  王戈壁低声一句:“我理解老爷子的处境。”

  “别看我轻飘飘一句,其实说服白石康弃官从文,我耗费的心血和心思,常人难于想象。”

  荣胜利又往嘴里送入一口燕窝:“而且我给予他的利益和提点,不比他从官场获得的少。”

  没有他,白氏集团怎能爆发式增长,没有他,白石康又怎能处处绿灯?所以荣胜利心里没什么内疚。

  王戈壁笑着回应:“看得出来,如果老爷子没有给他厚利,他也不会每个月都拜访老爷子。”

  “老爷子对他也不错,每次都跟他聊两个小时,今天更是呆了半天时间。”

  荣胜利眼睛多了一抹深邃:“我这次跟他聊这么久,是因为我知道他跟叶天龙打对擂。”

  “我要点醒叶天龙的可怕,免得他阴沟里翻船看不成好戏。”

  他声音多了一分狠厉:“你知道,叶天龙坏了我们太多好事,不给他重击难于让我释怀啊……”

  王戈壁听到叶天龙三个字,脸划过一抹无奈:“这倒是,荣家好几处布局都被他毁掉了。”

  荣胜利语气平缓:“卫姬、黑山雕、黑曼拉,一个个受创,让我们损失高达百亿。”

  “所幸天都万能丸这一笔生意,把这些损失好好弥补了回来,还让晨雪跟他再度隔阂。”

  “老王,让药厂再给我生产六百万颗药丸。”

  荣胜利给王戈壁发出一个指令:“生产之后留下六十万颗,其余药丸翻倍价格卖给中间商。”

  王戈壁一愣:“卖给中间商?”

  荣胜利点点头:“不好好炒一波,价格怎能去?不饥饿,又怎能让人感觉到它的可贵。”

  “晨雪已经知道此事,所以我必须速战速决。”

  荣胜利心里早有谋划:“最多一个星期结束销售。”

  王戈壁轻声回应:“明白。”

  荣胜利忽然冒出一句:“黑三角现在状况怎样?”

  王戈壁忙把情况告知荣胜利:“局势还算稳定。”

  “富氏依然按部就班发展,毒品份额升到八成,赵文广取代黑刀尖,成为黑山区真正一把手。”

  “屠人妖深居简出,传闻伤势反复,身子很不好,他的妹妹屠娇娇暂时主持大局。”

  王戈壁看着老人出声:“三方已经停止战争,一年半载都不会有波澜。”

  “富员外那叛徒!”

  荣胜利眼里迸射一抹光芒:“这么好的机会一统黑三角,他却只顾着闷声发大财。”

  “早知道他是一头白眼狼,当初就不让他去黑三角打天下。”

  “给他钱、给他人、给他资源,让他成为黑三角的一方枭雄,他却翻脸不认人。”

  “如非他这个变故,我五年前就坐拥黑三角这个基地,想要怎么试验就怎么试验。”

  “哪会跑去什么非洲开辟地盘,富员外真是荣家的最大罪人。”

  他望向王戈壁:“你让人再接触他一次,告诉他,如果他回来,往事不咎,我还会全力支持他。”

  “如果他固执不回头,那就休怪我不念旧情。”

  “我欣赏他的能力和才华,所以过往的袭击,我一直不忍心要他的命。”

  荣胜利喝完最后一口燕窝:“现在我的耐心到了最后,他再一条道走到黑,我就真要出手了。”

  王戈壁恭敬回道:“老爷子放心,我一定妥善安排。”

  荣胜利轻轻挥手,示意王戈壁收拾出去,随后起身走到窗边,背负双手,眺望着帝天居的方向:

  “赵帝天,你什么时候死啊……”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你不死,我怎么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