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46章 心中算盘
  第1746章心中算盘

  午九点,京城枪会,贵宾厅。

  身穿运动服的白石康戴着耳套,握着两支短枪,对着前面三十米的靶子射击,间不停歇又沉稳从容。

  每一次枪声响起,靶子都会震动一下,待两支枪械的子弹打完,中间靶纸已烂成一团。

  接着,白石康又换了一把老式的三八大盖,对着间隔两秒不断冒出的飞碟射击。

  尽管枪械有些老式,但白石康还是运用的纯熟自然,十二个飞碟全部被他击碎,掉了一地的碎片。

  子弹全部打完,白石康才重重呼出一口气,让高尔夫球场的郁闷少了两分。

  “漂亮,漂亮,白哥枪法如神,前无古人啊。”

  在白石康摘下耳套的时候,入口又走来了一伙年轻男女,齐齐为白石康的精湛枪法鼓掌。

  白石康侧头看去,脸流露一抹笑意,还没有张嘴,就见一女像是兔子一样飞奔过来,娇笑连连:

  “大哥!好久不见。”

  她一把勾住白石康的脖子,整个人都快悬空起来:“你是不是都要忘记你这个妹妹了?”

  白霜霜。

  白石康一把抱住女孩,眼里的戾气变成了柔和,他轻声对女孩笑道:“霜霜,你放探亲假了?”

  白霜霜娇哼一声:“放了,我前两天就告诉家里了,你竟然不知道,也不来接我,还是不是我哥?”

  女人今天身穿了一件白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短裤,两条洁白如玉的美腿在灯光中动人心魄。

  她的肤色就跟她名字一样霜白。

  旁边的金学军笑着出声:“霜霜,白哥现在是重企董事长,级别堪比一省之长,可谓是日理万机。”

  “他没有注意到你放探亲假,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挺直身躯望着白石康:“你就别为难白哥了。”

  白霜霜嘟起小嘴:“这跟忙有什么关系?主要是他心里没我,荣老够忙吧?还常去孤儿院做义工。”

  白石康哈哈大笑:“好,好妹妹,是我错了,你想要我怎么弥补?要什么,尽管说,我都满足你。”

  他对这个妹妹,说不出的宠溺。

  金学军前一步,向白石康伸出手笑道:“白哥,好久不见。”

  “学军,好久不见。”

  白石康哈哈大笑跟金学军握手:“你还是那么儒雅那么睿智,不愧是金老钦点的继承人之一啊。”

  金学军绽放一个谦卑笑意:“白哥说笑了,我就是一个打杂的,不得太大台面。”

  “哪里像康哥,每一个手笔都惊天动地。”

  金学军笑着奉承一句:“濠江组团来京城交流,康哥功不可没啊。”

  白石康轻叹一声:“别提了,一团糟。”

  金学军玩味出声:“一团糟?是不是叶天龙打断薛名利他们的手臂,澳城六大赌王联合向你施压?”

  白霜霜闻言兴奋起来:“什么?打断薛名利的手臂?我师父这么威风?”

  白石康微微一愣:“你师父?谁是你师父?”

  白霜霜拍着手回道:“叶天龙啊。”

  “虽然我很少见他,但他可是我正儿八经的师父,专门教我打枪呢。”

  “他枪法可厉害了,比起大哥你也不逊色。”

  “啧,有些日子没见他了,没想到又干出这等大事,不愧是我白霜霜的师父,改天要喝两杯。”

  她对叶天龙流露一抹期盼和欣赏。

  金学军掠过一抹笑意,随后简述两人的关系,让白石康明白师徒从何而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石康一敲白霜霜的额头:“你啊,唯恐天下不乱,还有,不要跟叶天龙来往。”

  “他枪法确实不错,但是人品不行,太无赖,太阴险了。”

  白霜霜嘟起小嘴:“你们斗你们的,我学我的枪法。”

  “你们好没意思,不仅自己斗得遍体鳞伤,还要扯着我一起站队,我才不想站队呢。”

  “我只想做一个吃瓜群众,只要你们不死,我就两边都不帮。”

  “不跟你们说了,我要去换衣服打枪了。”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了,不给白石康教训自己的机会。

  白石康苦笑一声:“这丫头,还是长不大,唯有见到凌霜,才智商线。”

  接着他又望向金学军:“你猜的没错,就是包家要的交待,我是主人,他们是客人,我总要做事。”

  “我跟叶天龙碰撞了几次,一直都没有占到先机。”

  白石康扯开一个扣子:“昨天好不容易设局成功,又在早轻敌大意,被孔子雄一跪化解。”

  他把事情简述了一遍,众人听得惊讶不已,先是感慨白石康的心狠手辣,然后又震惊孔子雄的下跪。

  他们印象中的孔子雄,那就是人类中的比特犬、凶猛、狂妄、独尊。

  “白少,你真的要放过姚飞燕?”

  听完后,金学军一推眼镜,抬头望向白石康:“好不容易捕获的猎物就这样飞了?”

  “而且这可是你秘书一条命换来的。”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遗憾:“就这样放了,实在太可惜了。”

  “我已经让手下去撤回所有人证,推翻全部口供。”

  白石康保持着一抹平静:“让姚飞燕能从警察局出来。”

  金学军叹息一声:“可惜了。”

  “没法子,孔子雄当众跪了,如果我食言不放人,他绝对会不择手段跟我拼命。”

  白石康捏出一支雪茄,点燃,轻吐一口浓烟:“今天这一局,是我大意了。”

  “不,是孔子雄成长了,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真的当众跪了,还是为叶天龙的事而跪。”

  “这跟我认识了几十年的孔子雄完全不同啊。”

  他给出最后的决定:“只是无论如何都好,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总是要一诺千金的。”

  “至于收拾叶天龙给濠江团交待,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就是。”

  他对孔子雄的性格还是很清楚的,别看现在孙子一样下跪,真触碰到他底线,绝对是一头发疯的狼。

  金学军点点头:“理解你的苦衷。”

  白石康叼着昂贵的雪茄,拿起一张照片,照片,正是叶天龙:

  “叶天龙,你以为游戏结束了?不,游戏刚刚开始。”

  他把雪茄落在叶天龙的照片,滋的一声,照片扭曲毁损,还多了一个焦黑的小洞……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金学军轻轻一推眼镜,笑容玩味,他有着自己的算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