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83章 变故
  第1783章 变故

  早六点,晨风清爽,还带着秋天的一丝湿润,也让京城高尔夫球场的权贵衣衫猎猎。

  西北角的贵宾赛区,孔子雄也是被晨风吹的有些眯眼,但是他保持着挥杆姿势,然后呼一声落下来。

  球杆精准打在白球,啪一记脆响飞了出去,越过障碍物滚入了球洞。

  周围二十多人瞬间喝彩。

  白石康也竖起了大拇指,对孔子雄出声赞道:“老孔,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武夫,看来低估你了。”

  “能把高尔夫球玩得这么漂亮的人,没有那点眼力和耐性是不行的。”

  白石康诚实叹道:“我不如你啊。”

  “我这算什么?就是花架子,欺负菜鸟行,对于专业好手,被虐成渣。”

  孔子雄嘿嘿笑了一声,随后侧头望向旁边的叶天龙:“比起天龙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前行的白石康侧头望向叶天龙,饶有兴趣:“天龙水准更高?”

  “别听他说。”

  叶天龙谦逊地摆摆手:“也就亚洲第一,距离世界第一,还有一点点距离。”

  白石康和孔子雄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叶天龙的厚脸皮永远超出他们想象。

  白石康笑着一拍叶天龙肩膀:“你待会露两手来看看,让我对比你跟金学军的水准。”

  “虽然那家伙不厚道,但高尔夫球还是玩得炉火纯青,不过他一般不拿出来示人。”

  他脸掺杂着鄙视和遗憾:“那家伙如非心邪了,还算是一个人才的。”

  白石康曾经对金学军很是赞许,也经常给予援手和帮助,但金学军这一次,却让他由衷感到失望。

  尽管金学军不断道歉和保证,可是信任这种东西,一旦摧毁,就再也无法建立起来了。

  所以白石康对金学军感到可惜。

  孔子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确实是一个人才,不仅背后玩阴的,还让赵斯文绑架要挟。”

  “堂堂一个金家大少,摆弄的不是庙堂之术,而是龌蹉手段,金学军活得真是越来越退步了。”

  孔子雄冷笑出声:“金老头灌输的那点城府,根本压不住他的小人心态。”

  “天龙,换成我是你,就懒得跟他废话,以牙还牙,找个机会也把他绑了。”

  孔子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或者也给他写一个好剧本。”

  叶天龙轻声接过话题:“写剧本的手段,一次可以,两次就高风险了。”

  “而且金学军算是一棵参天大树,用蛮力一把推倒他,很大概率会让自己被树干砸倒,树枝扫伤。”

  “所以不能操之过急。”

  他放好白球:“看过樵夫砍大树没有?对着树干斜着砍几斧,然后卡着角度推撞一番。”

  “大树就咔嚓一声断了、倒了。”

  叶天龙对着白球呼一声落下球杆:“这远比你拿着斧头大开大合乱砍一通好多了。”

  白球飞出,跃过一个障碍物,滚过一处草地,啪一声落入了球洞,引得一片欢呼。

  孔子雄和白石康今天都带了不少跟随出行,不过没有靠近三人的谈话区域,更多是散落四周看球。

  二十多号华衣男女,让这个贵宾球场显得热闹,也让其余人不敢靠近。

  “天龙果然是高手。”

  白石康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对孔子雄出声:“天龙说的没错,金学军心邪了,但不代表他没能力。”

  “而且他始终是金氏重点培养的成员。”

  他轻叹一声:“搞得太惨烈,官方脸不好看。”

  孔子雄笑着出声:“怕什么?天龙背后还有帝天居呢?”

  “赵老是华夏的功臣,他的名字会记入史册的,他对得起整个华夏,但唯独对不起身边人。”

  白石康挥手让球童把球捡回来,随后看着叶天龙和孔子雄一叹:

  “为了华夏稳定,对外,心狠手辣对自己人,苛刻要求对权贵,却是大错引改,小错全忍。”

  他眼里有着一抹光芒:“这是他的软肋、他的无奈,不过同样是他的高尚、他的亮节。”

  孔子雄点点头:“这倒是事实,我们常说,赵老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更狠。”

  叶天龙苦笑一声:“感觉我认错大哥了。”

  “赵老对五家和其余权贵很宽容,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损害华夏利益,他几乎不会介入那些恩怨。”

  白石康的确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可我们还是会害怕赵老。”

  “而且对他害怕之余,又对他充满尊敬,就是知道他从来不会谋私,不会护短。”

  “他这种精神尽管看起来傻,但却是凌驾五大家族的大杀器,也是束缚五大家胡作非为的紧箍咒。”

  “你信不信,不管是孔家、白家、或金家,都会非常乐于见到,赵老对天龙不管不顾的护短?”

  “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金学军能换来赵老的风骨毁掉……”

  白石康的话落地有声:“五大家绝对愿意把金学军踩入深渊。”

  孔子雄微微一愣,随后点点头:“这倒是事实,虽然不厚道,但确实想要看赵老人设崩掉的局面。”

  这是一个浑浊的名利世界,人人身都不清白,赵帝天的干干净净,就难免会成为五大家的一根刺。

  不管是五大家的一代,还是白石康或孔子雄,都想看到赵帝天掉入浑浊的河里,这样心里才舒服。

  叶天龙知道他们心思,轻叹一声开口:“以我大哥的修为和心性,只怕你们这辈子都看不到了。”

  孔子雄和白石康哈哈大笑:“那就认我们做大哥好了。”

  叶天龙一笑,正要说话,却听到怀中手机震动,于是让孔子雄和白石康先玩,自己走到一旁接听。

  刚刚戴耳机,叶天龙就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喂!叶天龙吗?我是墨雨戈。”

  叶天龙一笑:“墨小姐,早好啊,这么有空给我电话?”

  墨雨戈一如既往毫无感情:“没空跟你闲聊,来这个电话,是提醒你一件事。”

  “包家三天前跟金家私底下化解了恩怨,他们两个的和解对你不是什么好事。”

  墨雨戈提醒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叶天龙微微惊讶:“和解?这么快就和解了?”

  墨雨戈很直接地回道:“包锦衣没有告诉我这事,我也是我家人无意告诉我的。”

  “听说是金家给了一个大馅饼,直接淹没了双方的恩怨,但具体什么馅饼就不清楚了。”

  她声音有着一抹犹豫:“唯一有点痕迹的,包家这两天从拉斯、云顶、红山等赌城挖了一批骨干。”

  “可是据我所知,包家赌场人手充足,根本不需再挖人。”

  墨雨戈语气平淡:“不过这件事跟两家和解有没有关系,我就不清楚了,你需要自己去调查判断。”

  “谢谢雨戈。”

  叶天龙轻笑一声:“你告诉我这么多,要不要我好好报答你?要不,我以身相许?”

  “啪!”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墨雨戈直接挂掉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