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89章 过不去的坎
  第1789章过不去的坎

  姚飞燕讶然问道:“感情?什么意思?”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早撂倒金学军太顺了,顺利的超出我想象,顺利的让我生出怀疑。”

  “而且凌相思的逼不得已太理智了,总是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作出最有利的选择。”

  他给出自己的想法:“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机器,把趋利避害的本能发挥到极致。”

  姚飞燕红唇张启:“凌相思那种女强人,一看就是理性大于感性。”

  “这个我清楚。”

  叶天龙一笑:“可她跟金学军相处这么久,还是金学军器重的第一秘书,怎么可能没有半点情感?”

  “如果有那么丁点感情的话,她在高尔夫球场所为就违背人性。”

  叶天龙在沙发坐下:“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人的至亲陷身火海,他和消防员都无能为力营救。”

  “这种情况,最理智的做法,他应该转身去酒店睡觉,睡饱了,明天回来替至亲收尸,办后事。”

  “最不理智的做法,就是自己在现场,拿着水桶无济于事的救火,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

  叶天龙搂过姚飞燕问道:“换成是你,你会采取哪个行动?”

  姚飞燕微微一怔,随后挤出一句:“当然是现场救火,即使无能为力,也要尽百分百的努力。”

  “不然心里会一辈子不安,毕竟那是有感情的亲人。”

  她忽然好像捕捉到了什么:“采取最理智做法的人,对至亲一定没有感情,甚至可以说是冷血。”

  “金学军一事,就等于金学军陷身火海。”

  叶天龙点点头:“凌相思不想冲进去陪葬可以理解,但她不该毫无挣扎,更不该不到绝境就出卖。”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她对金学军真没感情,或者说,她一开始就是有目的接近金学军。”

  “如非心中早有算计,三年的融洽相处,还身受金学军器重,凌相思不可能这么绝情。”

  “而且金学军当时反应也过激,他默认了一堆针对白孔的事情,唯独不认唆使赵斯文杀我一事。”

  “如果真是金学军所为,他没必要否认这一件不轻不重的事情,改变不了他未来的下场。”

  叶天龙作出一个判断:“所以我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

  姚飞燕也是一个聪明女人,很快想通了其中不对劲,随即点点头:“天龙,你说的很有道理。”

  “只是,你当时为什么不揭穿她呢?”

  她眸子迸射一抹寒芒:“这个女人隐藏这么深,应该当众剥皮给大家看看。”

  “干吗要揭穿她?”

  叶天龙一笑:“凌相思是一把剑,虽然不知握剑的人是谁,但它现在捅的是金学军,有什么所谓?”

  “握剑的人借我们三个打压金学军,我们一样可以借凌相思的剑捅人。”

  叶天龙显然早有盘算:“把金学军捅下来了,再找出握剑的人干掉,这才是最正确的方式。”

  “你还真是考虑长远。”

  姚飞燕娇笑一声,话锋一转:“不过你把凌相思留下,等于把一颗定时炸弹留下,会不会太危险?”

  “暂时一年半载不会有危险。”

  叶天龙抚摸着女人的腰:“她在金学军身边三年才发难,要对我们下手,也不会过早过快。”

  “总要找到重创我们的机会,凌相思下手才有意义。”

  他手指滑过那份柔软:“在她下手之前,她出于取得我们信任的需要,一定会努力卖命建功立业。”

  “我们不要浪费她的价值。”

  “我准备派人全天候盯着她,同时让她做你的首席秘书,公司有什么难题尽管交给她去做。”

  “一是可以给公司解决问题,好好赚几笔大钱,二是可以让她不得不跟握剑的人联系。”

  “毕竟她解决不了问题时,就会找幕后黑手帮忙。”

  叶天龙布下了一个长远的局:“只要她动了,就会给我们留下线索,到时就能连根拔起。”

  姚飞燕闻言由衷赞叹一声:“天龙,幸亏我是你的女人,如果是你的敌人,估计觉都不好睡了。”

  叶天龙嘿嘿一笑:“你看,我又给你添了一个得力助手,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我?”

  姚飞燕娇笑着躺在沙发,随后抬起两条白皙的长腿,夹住叶天龙的脖子笑道:

  “奖励来了……”

  双腿一拉,让叶天龙跟着倒了下来……

  在叶天龙和姚飞燕再度翻云覆雨时,一辆黑色车子正披着夜色驶入朝阳监狱。

  车主戴着帽子和口罩,手里拿着一本通行证,畅通无阻,直抵监狱的最深处:深渊片区。

  这是一片机关重重,无数钢门铁栏围着的区域,在这里服刑的人,几乎不可能走出监狱重见天日。

  而且这里也从来不见犯人家属,外人也无法抵达这里,这种看管让这里成为越狱率为零的区域。

  只是,那里黑色车子却成了例外,一路畅通来到深渊片区,随后横在一个阴暗的角落。

  车门打开,车主钻了出来,眼神憔悴,但带着无尽怨毒,正是大势已去的金学军。

  “我要见三十八号。”

  金学军把通行证和一份资料交给看管,十分钟后,他一个人走入深渊片区,转了七八个弯来到尽头。

  尽头有一间十五平方米的囚室,厚重栏杆,简陋家具,让囚室条件显得艰苦。

  囚室石床坐着一个头发发白的男子,他已经干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一张皮,可坐在那里依然很凶险。

  他像是一只狼,即使穷途末路,却依然有着王者风范。

  “得得得!”

  听到金学军的脚步声,干瘦男子却没睁开眼睛,依然一动不动坐在石床,像是对世界漠不关心。

  金学军也没有出声,只是缓缓靠近,随后站在厚重的栏杆,目光盯着眼前的男子,有着一丝犹豫。

  干瘦男子依然没有睁眼,但缓缓张开干瘪的嘴,淡淡一笑:

  “金少,有过不去的坎?”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金学军一怔,随后一叹:“直指佛心,不愧是江氏太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