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90章 变质了
  第1790章 变质了

  在金学军偷偷拜访江太保时,白石康正拿着一罐茶叶走入荣家。

  荣家人对白石康早已熟悉,所以点头问候一声,就任由他去后面找荣胜利。

  白石康早已把金学军的东西捅了去,今晚过来荣家就是希望荣胜利添一把火,让这事件烧的更旺。

  穿过荣家一条走廊,白石康从一处客厅后面经过,客厅窗户没关,灯光透出,里面还坐着三男一女。

  女的正是荣依娜。

  柔和的灯光中,荣依娜一扫去的凄惨,俏脸带着一抹意气风发,对着三个干练男子连连发令。

  双方相隔有些距离,白石康没有看清三个男子面目,也没停下来打量,但还是能够听到荣依娜的话:

  “下令荣家旗下的药厂,停下手头所有产品,全面制造天都万能丸,但是必须压着发货。”

  “同时让人继续发布瘟疫可怕的消息,把万能药丸往五万价格炒去。”

  “我们的目标不是三十亿,不是五十亿,也不是一百亿,而是冲击两百亿。”

  荣依娜很是得意,声音也无形变大:“这次成功,咱们就是华夏药企龙头了,王药也只能靠边站。”

  已经远离窗户一段距离的白石康,脚步止不住一滞,脸有些惊讶,没想到,荣依娜还在制造。

  白石康记得,次荣胜利可是当面训斥荣依娜,还让她一周结束万能丸的制造和销售。

  尽管是在林晨雪面前演戏,可毕竟荣胜利言出必行。

  谁知,荣依娜不仅没收手,还变本加厉,这丫头胆子未免太大了。

  他寻思转回去劝告荣依娜,可是走了两步又停止,荣依娜虽然自大,但对荣胜利指令却从不敢忤逆。

  没有荣胜利的批准,荣依娜怎么敢顶风作案?

  白石康若有所思,随后散去念头,转身走向荣胜利的书房……

  “事情搞得有点大了。”

  当白石康推门进去的时候,荣胜利正站在书桌面前,一边提笔写着沁园春,一边向白石康开口:

  “你和孔子雄把东西捅去的时候,就没有静下心来想一想后果?”

  书房灯光柔和,笔墨发香,旁边还煮着一壶茶水,书房显得很有意境。

  听到荣胜利的话,白石康先是一愣,随后笑着出声:“后果当然想过,那就是金学军彻底完蛋。”

  “我以前把他当兄弟看待,他却背着我下了一堆绊子。”

  白石康脸有着一抹凌厉:“不给他一个教训,他只会把我当傻子。”

  他轻车熟路走到茶几旁边,拿出带来的茶叶泡茶。

  “我知道金学军做了不少龌蹉的事。”

  荣胜利笔锋没有停滞:“可你们这样把事情捅出去,不仅毁了他,也打了金家的脸。”

  “这会让白家跟金家的关系恶劣。”

  “五大家成员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搞得太僵了,以后不仅会尴尬,还会诸多不便。”

  他提醒一句:“双方的敌对关系树立起来,白氏集团的各项工程就会多不少绊子。”

  “想一想,金家子侄遍及华夏各部,只要见到白氏集团的生意卡一卡,你的损失将会无比巨大。”

  荣胜利勾勒出秦皇汉武四个字,字字淋漓,恢宏大气。

  白石康呼出一口长气:“让着他们,搞小动作,不让他们,也搞小动作,还不如直接硬碰一次。”

  “你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荣胜利恨铁不成钢地看白石康一眼:“换成我是你,直接拿着东西,跟金家私底下要补充要利益。”

  “只要你告诉金家,你不掺和进这件事,我想,金家给你的东西,远比未来捅出去要多很多。”

  他声音带着一股遗憾:“可惜,你把好牌打烂了。”

  “我想过这个问题。”

  白石康拿起水壶给茶壶注入热水,动作利索地泡起茶来:“但那等于背叛了叶天龙跟孔子雄。”

  “而且这是叶天龙弄出来的东西,我背着他们跟金家私底下交易,实在是不仁不义。”

  白石康虽然自问不是好人,但也做不出这种事。

  “什么叫背叛他们?那叫利益为本,顾全大局。”

  荣胜利语气很是威严:“跟金家和谐解决事端,让白家获得最大利益,远比跟着他们两个胡闹好。”

  “金家是五大家,不是阿狗阿猫,你这样往死里怼,得到的远比失去的要多。”

  “我建议你,不要跟孔子雄和叶天龙胡闹,给金老通一个电话。”

  “告诉他,你不会掺和进去,让金家少一点压力。”

  荣胜利笔锋有力,言辞老道:“我想,他和金家一定会感激你的,金学军也会对你感恩戴德。”

  他左手一点桌的红色电话:“石康,这是一个机会。”

  红色电话有些古旧,有些落后,可是灯光照耀下,却像是红钻石一样,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白石康眼皮直跳,知道拿起红色电话打出,自己就会获取很多好处,现金、工程、职位全都会有。

  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追求的东西,现在却没有半点诱惑力,反而给他生出一股压力。

  “这样固然可以赢得金家好感,但也会得罪叶天龙和孔家。”

  白石康深深呼吸一口气,第一次抗拒荣胜利的灌输,婉转回应一句:“没有多少意义啊。”

  “金家和宋家早已共同进退,宋家又跟台城蔡家是死党,你给金家恩情,等于给三家恩情!”

  荣胜利语气变得玩味起来:“你站在他们的阵营,区区一个孔家又有什么可怕?”

  “老爷子,你说的有道理,明面来看,给金家恩情会利益最大化,跟叶天龙站一起会得罪三家。”

  白石康也是有底线的人:“只是有些东西可以做,有些东西却不能做。”

  “出卖叶天龙和孔子雄牟取自己利益,我真的做不出来,哪怕多给我几百亿,我也不会动心。”

  荣胜利停下毛笔,看着白石康淡淡出声:“小白,你有点变了,被叶天龙洗脑了?”

  白石康苦笑一声:“老爷子开玩笑了,我也是成年人了,怎会被人洗脑呢?”

  荣胜利写完最后一个字:“那短短几天,为何你的性子像是变了?”

  “可能看透了一些东西,所以性子比以前欢快了。”

  白石康轻叹一声:“我欣赏的人捅我刀子,我愤怒的对手却给我援手。”

  荣胜利眼睛眯起:“看来你很欣赏叶天龙了。”

  “那家伙虽然浮夸、玩世不恭,但他的闪光点,也不是一般人能有。”

  白石康给出一个客观评价:“至少,跟他做了朋友,他不会背后算计我。”

  “老爷子,咱们不要讨论那些东西,来,喝茶,喝茶,刚弄来的肉桂,味道相当不错。”

  荣胜利走了过去,接过白石康递过来的茶汤,放在嘴边一碰,随后反手倒在了地:

  “这茶,变质了。”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第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