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95章 破绽(三更)
  晚上十一点,监狱的大灯先后关闭,各个区域也都安静了下来,就连狱警也有了两分困意。

  只是深渊区域却依然亮着灯,门口还站着两名监狱官员,像是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十一点半,一辆黑色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金学军上次停过的地方,随后车门打开,钻出叶天龙。

  两名官员满脸笑容上前,核对了叶天龙的身份,随后又给他办理了手续,最终恭敬领到了三十八号。

  叶天龙让两名官员离去后,就一个人走到牢房门口,隔着栏杆扫视闭目养神的江太保。

  “你现在样子比起电视上瘦多了。”

  叶天龙打量江太保一番,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审视这个金融大鳄,随后笑着抛出一句:

  “不过也是,当年指点江山说不出的意气风发,现在沦为阶下囚连烟都抽不到,想要不瘦都不行。”

  看到瘦了三十多斤的江太保,叶天龙心里感慨一声世事无常。

  听到叶天龙的声音,江太保眼皮动了动,但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宛如一个禅定的老僧: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位朋友半夜光临,肯定不是来看我瘦了胖了。”

  江太保声音带着一股子亲和力:“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叶天龙闻言绽放一丝笑容:“传闻江先生朋友遍天下,三教九流都有死忠。”

  “西北六匪、赵文广、黑蛇阴都跟江先生有交情。”

  “我原本还有些不信,今晚一看,江先生确实有信陵君的风范。”

  他补充上一句:“在下叶天龙。”

  “叶天龙?”

  听到这名字,闭目养神的江太保腾地挺直上身,眼睛如利剑一样睁开,盯住栏杆外面的叶天龙喝道:

  “你就是叶天龙?”

  他的语气有着一抹意外,一抹激动,也有着一抹怨毒:“你真的是叶天龙?”

  叶天龙一笑:“当然,叶天龙三个字又不是金字招牌,我没什么必要去模仿一个!”

  “我就是来自明江的叶天龙,江先生听到我的名字很激动,像是遭遇了不同戴天的仇人。”

  他上前一步:“可我印象中,我跟江先生素未谋面,也没啥恩怨,你为何这样对我敌意?”

  叶天龙有意无意试探,想要确认一点东西。

  江太保嘴角牵动了两下,随后缓缓收敛脸上情绪,嘿嘿一笑:“你我确实不认识,但我知道你。”

  “一个很有意思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他认真审视着叶天龙:“如果是在外面,我会请你喝酒,甚至交个朋友,可惜这里什么都没有。”

  “朋友?”

  叶天龙饶有兴趣看着江太保:“江先生真是一个人物,那份能屈能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可惜啊,你这辈子都无法出去了。”

  他轻叹一声:“你能瞒住天下人,却瞒不住我叶天龙。”

  江太保的目光多了两分锐利:“是我已经老了,还是你没说清楚,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你说的?”

  叶天龙笑着问出一句:“是你派人袭击金学军的?”

  江太保闻言笑了起来:“没错,是我,听说他已经失势了,金家不庇护他了,我就送他一程。”

  “对了,他死了没有?”

  “如果死了,麻烦你替我上一炷香,他把我送进深渊,我把他送进地狱,也算是扯平了。”

  “如果没死,也叮嘱他一句,以后要多加小心,我太多朋友了,会前扑后续杀他的,直到他死去。”

  江太保很坦诚自己就是凶手:“当然,我也做好了死亡准备。”

  “你们或金家心里不爽的话,完全可以明天早上就毙掉我。”

  江太保风轻云淡。

  “我相信你朋友很多,可一枪击中金学军,让他命悬一线的只有一个。”

  叶天龙笑着掏出一颗弹头,随后丢到江太保的面前:“你让江残雪下的手吧?”

  江太保捏起面前弹头,放在掌心把玩一番,随后淡淡一笑:“这么快就锁定枪手身份,真不简单。”

  “没错,是我女儿干的。”

  他目光温柔看着那枚弹头:“金学军让我把牢底坐穿,残雪亲手报仇是很正常的事。”

  江太保似乎早已把生死置之于度外,所以很痛快承认自己所为。

  “五六个小时前,孔家锁定了你女儿下落,二十人持枪包围,可却被她杀掉十六人后从容突围。”

  叶天龙保持着恬淡笑容:“江先生,你有一个好女儿,既有孝心,又厉害,你该感到骄傲。”

  江太保没有半点惊诧,只是扬起一丝笑容:“残雪的确是我的好女儿,我一向都为她骄傲。”

  叶天龙笑着话锋一转:“这样好的女儿,如果死了,会不会很可惜?你会不会很伤心?”

  江太保眼皮一跳,但没半点激动,依然波澜不惊:“她死了,我当然会伤心,问题是,她会死吗?”

  “江残雪的确厉害,可如果我全力出手,她依然活不过四十八小时。”

  叶天龙目光锐利看着江太保:“江先生,你相信我的话吗?”

  江太保收敛了笑容,盯着叶天龙细细审视。

  良久,他叹息一声:“我想说不相信,可感觉你又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我对你,看不透。”

  江太保知道女儿的厉害,不然也不会亲自来执行任务,只是他真的看不透叶天龙。

  他跟女儿孰强孰弱,江太保一时没有把握分清。

  叶天龙笑着出声:“江先生既然相信我有能力拿下江残雪,那么咱们就做一个交易吧。”

  “我不出手对付江残雪,你把你跟金学军的演戏计划,一五一十全部告诉我。”

  叶天龙轻声一句:“这可以让你的宝贝女儿多五成活命机会。”

  “演戏?”

  江太保挺直身躯,冷笑一声:“我跟金学军有深仇大恨,只恨不能亲手爆头,哪有什么演戏?”

  “我说过,你骗得了天下人,骗不了我叶天龙。”

  叶天龙笑着出声:“你们的计划天衣无缝,江残雪开的一枪也确实命悬一线。”

  “可你不觉得,命悬一线,很多时候就是等于生机吗?”

  “我来的时候,收到了医院的消息,金学军脱离危险了,他活过来了。”

  “他现在不仅不用去黑城,还会继续留在京城养伤,孔家和白家也不敢再施压。”

  “你们这一招玩得很溜。”

  叶天龙轻轻摇头:“可惜你女儿让厉老鬼转述的话,留下了一个破绽。”

  江太保眯起眼睛:“她留下什么话?”

  叶天龙一笑:“她说,我造的孽,报应很快就要来了……我对江家的血债,她会好好讨回来。”

  江太保眼皮一跳,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叶天龙目光盯向神经绷紧的江太保:“你被抓进来,还牢底坐穿,是两个人的共同作用。”

  “一个是沈天媚爆料,让你罪行落入世人眼里;一个是金学军顶住压力,拿出铁证让你无法保释。”

  “虽然我杀了江子豪,提供了水晶球里面的账本,但这些好处,一直都由沈天媚和金学军扛着。”

  “我就是江氏案件的一个魅影,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在其中的作用。”

  “江残雪知道我造孽,知道我欠江氏血债,知道我在其中作用,来源只会是沈天媚和金学军。”

  叶天龙看着笑容僵滞的江太保:“沈天媚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

  “那就剩下金学军爆料,是他把我这个金牌小卧底推上来,让你们知道我是钉死你的罪魁祸首。”

  “堂堂金家大少,为什么不要这一件显赫功劳,而要让你们知道,谁是江氏一案的大功臣?”

  “理由很简单,一是化解你们的仇恨,二是讨好你们便于交易。”

  “他都这样交投名状了,你们又有什么理由伤害他?”

  叶天龙给出一个最后的答案:“如果非要有一个的话,那就是你们合作演戏……”

  “当!”

  弹头从江太保的手指中滑落,砸在地板发出一记脆响……

  第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