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799章 胜利者会是谁?
  第二天早上,京城的天空多了两分黑暗,一副要下雨的日子,只是气温也下降了不少。

  秋天的凉意,多少能够让人感受到了。

  沈天媚醒来的时候,正见叶天龙趴在床边睡觉,脸上有着无尽的柔和。

  沈天媚心里微微感动,很是喜欢这样的守护,她是一个不太喜欢谈感情的人,可此刻却愿将心托付。

  接着,她又想起昨晚的凶险,还有叶天龙的庇护,俏脸越发红润,认定这是此生要去深爱的男人。

  沈天媚伸手轻抚叶天龙的脸颊。

  叶天龙感受到那份柔软,闷哼一声醒来,睁开眼睛见到沈天媚的俏脸,马上坐直身躯笑道:

  “你醒了?脑袋还晕不?”

  沈天媚昨晚没受什么外伤,但脑袋被石头打中了,叶天龙亲自为她按摩淤血,避免脑震荡后遗症。

  “不晕了,只是伤口有点痛。”

  沈天媚笑容很是恬淡,随后又拿起叶天龙的手,放在被打中的伤口:“我这里会不会破相啊?”

  “破相了,你还会不会喜欢我啊?”

  沈天媚摩擦着叶天龙的手:“要不,我去整容一下,整成你喜欢的样子?”

  “一点淤伤,最多一个星期就没事,不会有疤痕的,更不需要整容。”

  叶天龙轻轻抚摸她的伤口:“再说了,就算有伤口,我不妨碍我喜欢你。”

  沈天媚妖魅一笑:“你真的很喜欢我吗?”

  叶天龙轻轻点头:“当然。”

  “要不,你不要娶武凌霜了,我们私奔吧。”

  沈天媚握紧叶天龙的手,一脸憧憬出声:“咱们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耕。”

  “我给你生三个孩子,等他们长大了,一起斗地主,一起打麻将,一起打王者……”

  沈天媚向叶天龙描述着美好场面:“咱们美美的过日子。”

  叶天龙微微张大嘴巴,伸手一摸沈天媚的额头,喃喃自语:“难道是脑震荡后遗症?”

  “你才脑震荡。”

  沈天媚轻拍叶天龙的手,随后恢复几分正经:“给你开个玩笑,不用觉得压力大。”

  “对了,江残雪拿下了吗?”

  沈天媚想起昨晚的袭击,俏脸多了一丝凝重:“那女人真的很危险。”

  在她心里,有一个更准确的形容词,那就是疯子。

  叶天龙给沈天媚倒了一杯水:“把她毙了,还炸得尸骨无存,现在正走走形式验证身份。”

  “我还杀掉了她的五名同伙,让她们连最后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他还对着女人一叹:“不干掉他们,怎对得起你?”

  虽然叶天龙内心更渴望拿下江残雪,然后要挟江太保说出金学军的交易,只是江残雪实在太危险了。

  他可以从容应付,但身边人未必能扛住她袭击,所以昨晚一枪,他有点可惜,但并没有后悔。

  沈天媚闻言一抹感动,美丽眸子盯着叶天龙出声:“天龙,谢谢你。”

  她是一个聪明女人,稍微回想昨晚一战,就知道那是冲着自己来的,江太保要报复她当初的爆料。

  叶天龙不仅救了她,还冲冠一怒杀了江残雪,沈天媚自然感激。

  “别说这些客套话了。”

  叶天龙把沈天媚按回了床上,随后扬起一丝笑意道:“你虽然没大碍,但还是需要观察两天。”

  “这段时间,你好好躺着,避免留下后遗症。”

  叶天龙把敲门的医护人员请入进来:“我会每天过来看你的。”

  沈天媚笑着点点头,随后还来了一个飞吻……

  离开病房,叶天龙伸伸懒腰,舒展筋骨,正要出去吃饭,却听到手机震动,他戴上耳塞接听。

  很快,耳边传来孔子雄的声音:“天龙,江太保知道江残雪死讯,自杀了……”

  叶天龙身躯一震:“死了?”

  孔子雄叹息一声:“死了!”

  江太保打掉自己一颗牙齿,然后磨成尖锐割破自己的咽喉,在清冷孤独的秘密囚室结束了自己生命。

  当殷红鲜血从咽喉迸射出来的时候,赶赴过去的守卫似乎都听到一抹秋叶锐响声音。

  叶天龙看着孔子雄传来的照片,昔日高高在上的金融大鳄,如今冷冰冰地倒在石床上。

  流淌的鲜血,看起来像是一连串的血红玛瑙,色彩红艳却有一股悲凉。

  没有绝望,没愤怒,只有一抹毅然决然。

  “这是一个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的主啊。”

  孔子雄的声音缓缓传来:“知道女儿死了,没有希望了,于是了结了自己。”

  叶天龙从江太保的照片中恢复过来,眼睛止不住眯起:

  “以他的性格,知道女儿被我杀了,不是应该更好地活下来吗?毕竟活下来才有复仇的机会。”

  叶天龙道出心中一个疑问:“自我了断,那可真是全盘皆输啊。”

  “确实是活下来才有机会。”

  孔子雄苦笑一声回道:“只是江太保如今什么都没有了,活下来也难于报仇了。”

  “与其每天承受丧子丧女,一无所有的精神折磨,还不如了断自己来一个痛快。”

  “痛苦会让人奋起,也会让人彻底垮掉。”

  孔子雄给出一个判断:“一年时间,天上到地下,江太保的心如死灰早已大于精神折磨。”

  叶天龙轻轻点头:“有点道理。”

  孔子雄问出一句:“对了,你杀掉江残雪现场的档案,还要不要传给你一份?”

  “要的话,我就让人给你拷贝,不要的话,我就准备让人封档,彻底了断江家一案了。”

  虽然孔子雄觉得,江家都死绝了,再看相关的案子纯粹浪费时间,但叶天龙提过,他还是要问一句。

  “给我拷贝一份吧。”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也好对江残雪一战做个了结。”

  孔子雄笑着开口:“好,晚一点传给你。”

  接着他又苦笑一声:“江太保这个家伙,我早以为他废了,没想到,临死前成全了金学军。”

  “证实是江太保对金学军复仇后,上面对金学军态度有不小改变,白家也开始沉默了。”

  孔子雄有着一抹遗憾:“至少他不用去红花镇做镇长了,又省了爬回来的十年时间。”

  叶天龙想说江太保跟金学军有交易,只是江太保自杀了,什么证据都没有了,他也就不想说出来。

  免得孔子雄、白石康两人又恼怒对金学军发难。

  在各方对金学军同情的情况下,孔子雄和白石康再发难必然引众怒,所以叶天龙暂时守住这个秘密。

  “我们将来跟金学军注定还有一战。”

  孔子雄话锋一转:“你说,胜利者会是谁呢?”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叶天龙一笑:“这天下,必须是我们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