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06章 破绽(五更)
  夕阳西下,秋风相送,忙碌一天的人们开始下班,开始轻松的时刻,要么聚会,要么回家。

  医院也开始人流涌动,随着大部分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的离开,整个医院开始变得安静起来。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医院更加冷冷清清。

  除了每层楼的总台有几个护士走来走去外,每一条走廊都很少见到人影,就连灯光都黯淡了两分。

  两名保护沈天媚的警员也坐了下来,捧着一个加了菜的盒饭狼吞虎咽,脸上既满足又高兴。

  满足是盒饭份量够大,菜式丰富,鸡腿鸭腿都有,高兴则是今晚是最后一夜,明天就不要再守了。

  本来两天前,沈天媚就该出院了,可是突然脑袋疼痛,还胸口闷得很,不得不再观察两天。

  时钟指向八点,啃完最后一个鸡腿的便衣,听到侧边传来骨碌碌的动静。

  他们扭头望去,正见一个年轻护士推着一辆放有瓶瓶罐罐的小车,笑容恬淡向这尽头房间靠近。

  两名便衣没有诧异,每天这个时候,值夜班的护士都会查一遍病房,同时给病人送上该服食的药物。

  “你好,我是给三零八病人换药水的。”

  戴着口罩的护士笑容明媚,彬彬有礼向两名便衣开口:“麻烦你们开一下门。”

  “不好意思,我们需要看一下你的证件。”

  一名年长便衣笑着回应:“还要扫检你的身体。”

  小护士没有不快,很直接掏出自己工作证,同时摘掉口罩给便衣核对,接着又举起双手让他们扫检。

  年长便衣看看医院的工作证,又看看小护士的脸,确认是同一个人,于是点点头把证件还给了她。

  另一名便衣拿出金属检测仪,很是熟练扫了小护士身前身后,确实没有刀枪后就翻起了小车。

  他随手从瓶瓶罐罐中抽出一瓶针水,晃动几下后就放了回去,接着打开另一个盒子的盖子扫视。

  期间,另一人观察着小护士的神情,看看有没有异样。

  五分钟后,两名便衣确认小护士没有危险,于是就笑着打开房门:“护士小姐,请进。”

  小护士笑容璀璨点头,随后推着车子走了进去,房间很大,起码有一百平方米,一房一厅。

  “沈小姐,我来给你换药水了。”

  小护士缓缓经过大厅,随后把车子推入里间,一眼见到打着消炎药水的沈天媚。

  她闭着美丽的眼睛,一副熟睡的样子,手腕吊着的药水只剩下五分之一。

  “沈小姐,我给你换药水了。”

  小护士来到病床旁边,又轻声唤了一声,同时拿起一枚针筒,从瓶瓶罐罐中抽了四五个药水混合。

  接着,她按了按针筒,看着针尖冒出药水,确认针尖的畅通。

  “沈小姐,你今天还有一支葡萄糖针。”

  小护士又轻声一句:“这一针可以让你多一点抵抗力,也可以让你今晚睡的好一点。”

  沈天媚还是没有反应,依然呼呼大睡的样子,似乎下午玩得太累。

  小护士见状没有再说什么,把针筒直接刺入吊瓶里面,然后把针水全部注射进去。

  “嗖!”

  就在她大拇指全力一按时,一道冷光从床底掠起,刺破了床单,刺断软管,刺向了小护士的腹部。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锋芒和速度,没有人能想像,也没有人能完全闪避。

  如果天地间真有仙佛鬼神,也必定会因这一剑而失色动容。

  剑光一闪,满室就已萧杀!

  “嗯——”

  小护士脸色巨变,身躯爆退,想要避开这一剑。

  只是她退的速度虽然够快,但还是没有完全避开这一剑,下腹一痛,一股鲜血迸射出来。

  漂染在地。

  不过小护士也算强横,后退之余也一抬左手,两把手术刀飞射了出来,直取病床上的沈天媚。

  “呼!”

  剑光再度一闪,两把手术刀被封挡,当当两声掉落在地上。

  小护士再踢一张椅子,椅子轰了过去,但没有触碰到沈天媚,它就咔嚓一声断成两截落地。

  “砰!”

  趁着这空档,小护士身躯贴在墙壁,微微喘息缓冲腰间的疼痛。

  这一剑虽然没要了她的命,但也让她身手少了三成,更让她凝重的是,她一点都没察觉出杀手存在。

  她下意识举头望去,沈天媚的病床前面,也多了一个修长的身影,充满着杀意和凌厉。

  麻衣弹飞剑尖的一缕鲜血,就像是夜归人拂掉衣服的最后一片雪花。

  孤独,而从容。

  小护士低喝一声:“你是什么人?”

  “江残雪的终结人。”

  麻衣声音清冷:“叶少向你问好。”

  “叶少?叶天龙?”

  小护士听到江残雪时身躯巨震,叶少两字更是让她绷紧了神经,她娇喝一声:“他不是回去了吗?”

  “他确实回去了。”

  麻衣冷冷出声:“他不回去,你怎么会来杀沈小姐?又怎么会想着拿沈小姐的脑袋祭祀江太保?”

  江残雪眼里再度惊讶,似乎没有想到,叶天龙的离去是麻痹自己。

  “想不到你就是江残雪,长得这么漂亮,可惜手段太狠辣了。”

  这时,沈天媚也从床上跃起,笑容很是明媚:“其实你可以有更好前途,何苦跟着你父亲走邪路?”

  “闭嘴!”

  江残雪声音一冷:“我父亲不是你们可以评判的,你们也没有资格评价他。”

  “江氏之所以家破人亡,我父亲之所以凄惨收场,不是他犯错太多,而是他卷入五大家的斗争。”

  她一字一句喝道:“所以你们没有人可以审判他。”

  “而害死他的人,我江残雪全部记在心里,我要一个一个讨回来。”

  她一摸下腹的鲜血:“金学军是一个,孔子雄是一个,叶天龙是一个,你沈天媚也是一个。”

  沈天媚不置可否:“或许我们不能审判他,但被他欺骗的十几万投资人,我想有资格讨回公道。”

  “你父亲集资的六百多亿,让多少投资者血本无归,让多少家庭妻离子散,你心里应该有数。”

  沈天媚直接给出一个评价:“别说他只是死一次,死十次都不够弥补那些人。”

  江残雪俏脸一烫,随后恢复那份阴冷:“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成王败寇!”

  她眼里有着一抹不解:“我只是有点好奇,叶天龙怎么知道我没死?又怎么知道我回来杀你?”

  “要知道,我的替身可是当场被他打死,还汽车爆炸让尸骨无存。”

  江残雪发出一记疑问:“这一切天衣无缝,究竟哪里出现破绽了?”

  “很简单,你那个吉他盒子。”

  沈天媚绽放一抹笑容:“它不在现场,就是最大的破绽。”

  今天五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