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08章 还有一个真相
  麻衣早有准备,长剑一抖,从后面刺了过去。

  江残雪俏脸微变,身子一旋,右脚一点,茶几向麻衣砸了过去。

  在麻衣挥剑点落茶几时,江残雪趁着这个空档,一踢墙壁,像是利箭一样扑向了窗户。

  “嗖!”

  沈天媚没有给她机会,手中床单一甩,缠向江残雪的小腿。

  “啪!”

  一声脆响,床单缠中江残雪的脚踝,沈天媚一拉,江残雪被扯了回来,狠狠摔向了墙壁。

  江残雪也相当了得,在跟墙壁触碰时,双手向后一反,双臂诡异到了后背,接着一按墙壁弹射。

  她借力向沈天媚扑了过去。

  “漂亮!”

  沈天媚见状不仅没有害怕,反而一抖床单罩了过去。

  江残雪双手一错,把床单掀飞,罩向靠过来的麻衣。

  麻衣长剑一抬,床单咔嚓一声碎裂两半。

  这个空档,江残雪已经贴近沈天媚,身体猛地一停顿,拳头爆发出雷鸣般的轰响。

  一记右勾拳气势如虹的打出。

  麻衣向沈天媚喝出一声:“小心!”

  “呼!”

  沈天媚保持着如水平静,她没有与江残雪硬碰,修长身躯向侧一退,巧妙地闪过了江残雪这一拳。

  一拳落空,江残雪眼睛微微一眯,但没有丝毫停滞,左脚毫不留情踹出。

  沈天媚似乎料到她这一招,双脚一错,从容不迫的再度退后,让江残雪这一脚也落空。

  “砰!”

  江残雪没有丝毫沮丧,双脚一错,贴着沈天媚追杀上去,想要擒贼先擒王,拿下沈天媚来脱身。

  麻衣没有再出手,反而退后了几步,把战场交给了两女。

  眨眼之间,江残雪再度拉近双方距离,拳头如暴风一样轰到沈天媚的面前。

  锋利的气息在四周迅速蔓延,锋利的让人后背生寒和凝重。

  看着面前忽然间浑身杀气盎然的江残雪,沈天媚嘴角牵动一下,散去笑容抬起了右手。

  她稳稳扎了一个前行弓步,牢牢扎地,手掌连连拍出横档江残雪的锋利。

  “砰砰砰!”

  江残雪拳头气势如虹轰出,掌影一朵朵粉碎。

  在沈天媚退出五步的时候,江残雪击中了沈天媚六次掌心。

  看到退向墙壁的沈天媚,江残雪娇喝一声,轰出第七拳。

  只是,这一次,沈天媚踏了上来,她也一拳冲出。

  “砰!”

  拳头碰撞,一股蛮力涌出,两女闷哼一声齐齐后退,虎口疼痛。

  “砰!”

  没有停顿,左脚一顿地,江残雪身子又腾空跳了起来。

  他的右腿在空中像蟒蛇吐的芯子,一样不停的翻转着,狂风暴雨一般朝着沈天媚踢过去。

  “砰砰砰!”

  沈天媚只觉得一股威压力量打来,其中还蕴含说不出的暗流涌动。

  但她这次没有躲避,迎着江残雪扫来的腿打过去。

  握紧的拳头,生出一丝划破空气的嘶鸣。

  一声拳脚接触的闷响,江残雪一个趔趄,连着往后退了两步。

  她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力量顶了回来,霸道力劲震的她脚后跟肌腱发麻。

  她讶然看着面前的沈天媚,没想到这个女人有这功力。

  “杀。”

  江残雪俏脸一沉,又是右腿一摆,连连踢出。

  面对仍旧令人眼花缭乱的腿法,沈天媚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一记浑厚扫踢狠狠打过去。

  就好像正在燃烧的火焰,忽然被一瓢水浇灭,江残雪气势如虹的攻击,竟然沈天媚一腿扫中膝盖。

  破局!

  江残雪闷哼一声后退数步,她的膝盖上传来一阵阵的酸麻,可见沈天媚刚才的扫踢何等霸道,

  没等江残雪站稳身子,沈天媚就爆射了过去。

  双峰贯耳!

  手挥琵琶!

  白鹤亮翅!

  高探马!

  揽雀尾!

  十字手!

  ……

  沈天媚开始反攻,一招招太极攻势,从她修长双手连绵不断使出。

  江残雪咬牙招架,节节倒退。

  十字手!

  沈天媚双手打在江残雪身上。

  “砰!”

  江残雪身躯一震,跌到窗户旁边。

  “扑!”

  江残雪喷出一口血,眼睛有着无奈,有着苦楚,还有一抹无法掩饰的讶然。

  虽然她腹部的剑伤让她身体大打折扣,可依然没有想到,沈天媚会强横到这个地步。

  “你输了!”

  沈天媚娇笑一声:“忘记跟你说,虽然人家骂我是妖女,但我也是一个打女。”

  “我在军中沉浸了八年,然后又成了孙婆婆的关门弟子。”

  “玩枪或许不如你,但近身战,你肯定不如我,我如果没有两下子,走南闯北的卧底早就死了。”

  江残雪咳嗽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看来我小瞧你了。”

  她很后悔,觉得叶天龙不在,杀沈天媚就跟杀狗一样,所以枪械和炸药都没带,只有毒药和烟雾弹。

  如果有枪械在手,她不仅不需要面临死亡,还可能一枪爆掉沈天媚扭转战局。

  只可惜,一切都无法假设,如今只能想法脱身。

  此刻,沈天媚正娇笑回道:“你确实小瞧我了,不,应该说,你小瞧很多人了,包括金学军。”

  江残雪眼神一冷:“什么意思?”

  沈天媚轻声一句:“看在你要死的份上,我不怕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真以为,你爹是自杀死的?真以为他是为了掩护你还活着,自杀来迷惑我们?”

  “我告诉你,你错了。”

  沈天媚石破天惊:“他是被人杀死的。”

  江残雪身躯一震,眼里有着一股震惊:“他是被人杀死的?是谁杀死他的?”

  “叶天龙已经从吉它盒子的消失,推测出你还好端端活着,于是带着这份推测去见江太保。”

  沈天媚挥手制止麻衣上前:“江太保震惊叶天龙的分析,也知道你诈死被识破了。”

  “他跟你一样,开始恐惧叶天龙的能耐。”

  “在叶天龙走后,他思考了大半天,他想要保护你……”

  “他准备把自己跟金学军的合作说出来,换取叶天龙对你不再追杀的承诺。”

  “可是就在他叫狱警去找叶天龙后,他就被牙齿划破喉咙自杀了。”

  沈天媚笑了笑:“叶天龙让人偷偷对他尸体做了报告,杀他的不是牙齿,其实是一块染毒玻璃。”

  “伤口有玻璃渣碎,凶手杀完他之后,把他牙齿敲了下来,伪装成他的自杀。”

  沈天媚看着眼睛瞪大的江残雪出声:“为什么官方也宣告他自杀呢?”

  “除了凶手的强力运作之外,还有就是官方也不想承担过失责任。”

  “毕竟此刻的江太保就是草芥,死了,就死了,没有人想要多事,也没有人想要为他出头。”

  “包括你放在狱中的探子……”

  言语风轻云淡,但对于江残雪却很是残酷。

  江残雪又是一口血喷出,随后死撑着半个身体喝道:“是谁杀他的?”

  “谁杀他,你自己可以推测。”

  沈天媚声音格外轻柔:“是谁这么担心叶天龙拿到你爹交易内容的?”

  江残雪眼睛一寒,显然心中有了答案,怒吼一声:“混蛋!”

  “你已经知道结果了,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就在这时,沈天媚忽然欺身上前,一拳轰向了江残雪的脑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