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09章 真正的下棋人
  江残雪见状娇喝一声,双臂交叉硬生生横挡这一击,同时掌心弹出两颗白色物体。

  “砰!”

  江残雪被沈天媚一拳打中,她没有运用全力稳住身子,只是双臂横挡承受,然后借助这一股力后跌。

  “蓬蓬!”

  在两颗白色物体弹在墙壁炸成两团白烟时,江残雪后背也撞破了窗户玻璃,随后直挺挺向外面摔去。

  高空坠落。

  麻衣嗖地出现窗口,一剑点出,速度极快,但是这次却慢了半拍,只是刺破江残雪的衣服。

  看着麻衣不甘的脸,江残雪有了一抹快感,敌人终究太自大,给自己找点脱身的机会。

  人在半空的时候,江残雪一扯皮带甩了出去,扯住一个雨水管道荡了过去,随后抱着管道滑落……

  她本以为自己会无力掉下去,可不知道为什么,火辣辣的伤口激发了她巨大力量。

  “砰砰砰!”

  沈天媚冲到窗户,闪出一把手枪,毫不留情点射出六枪,可是一枪都没有打中。

  她喝出一声:“抓住她!别人她跑了!”

  楼下灯光大亮,吆喝大作,二十余人马上持枪向江残雪冲过去。

  麻衣也出现窗口。

  江残雪忍痛落地,见到不少人包围过来,马上又甩出一颗白色物体,炸成一团浓烟后窜入黑暗……

  明江,天龙花园,一片祥和,一片安宁。

  叶天龙黄昏回到明江,然后就跟兄弟姐妹聚餐,还把黑寡妇和包租婆也请了过来。

  一番大朵快颐后,热闹的花园又归于了宁静,只是残留着红酒的醇香气息。

  偌大的船只没见几个人走动,看起来好像一座不设防的地方,只是有人靠近的话,会生出一股危险。

  暗影中,十几双眼睛会亮起,一个个带着凶厉,斑点狗他们尽忠守护着这座花园,守护着叶天龙。

  很多人睡了,但也很多人没睡,叶天龙也没睡。

  在花园的观景台,一灯明亮,一茶清香。

  叶天龙和黑寡妇相对而坐,两人面前摆着一盘围棋,棋局已经下到一半,正是紧要关头。

  只是激战白热化了,两人却多了几分平和悠闲,不仅出棋速度慢了,脸上神情也舒缓了。

  茶水更是时不时触碰嘴唇。

  “你是说,沈天媚讲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真话,最后一点却是浑水摸鱼的假话?”

  喝入一口热乎乎的茶水,一身黑衣的黑寡妇捏起一枚黑子,缓缓放入自己看中的地方。

  京城的变故,她早已经知晓,但叶天龙今晚的算计,黑寡妇却只是刚刚了解到一点。

  很有兴趣。

  “九十九句真话,一句假话,那一百句也就是真话。”

  叶天龙绽放一个笑容:“没有人能火眼金睛锁定那一句假话。”

  “也是,你给江残雪这么多震惊,这么多事实,她已经对你存有忌惮和叹服心理。”

  黑寡妇赞许地看着叶天龙:“你塞一句假话,她百分百不会怀疑,这就是心理学的惯性意识。”

  “只是,我感觉有一定变数,杀红眼的她今晚相信了全部的话,未必明天也会深信不疑。”

  “冷静下来的江残雪,说不定会看出端倪。”

  黑寡妇提醒着叶天龙:“这样一来,你让她成为金学军的后患算计就可能落空。”

  “换成我,估计是当场杀了她。”

  黑寡妇说话向来直接:“强大敌人,少一个是一个。”

  “没有明天,没有未来,只有今晚。”

  叶天龙笑着捏起一枚白棋:“黄雀保持距离追踪,麻衣和天墨带人围堵,沈天媚进去官方施压。”

  “江残雪不会有藏身、睡觉的机会,最多是喘一口气。”

  “今晚的设局,江残雪只是一颗棋子,一个工具,我真正的目的,是金学军。”

  “怎么让一头恶狼跟一头老虎决斗?”

  他落下白棋堵住黑寡妇的路:“操作很简单,把四周的路都给堵死,它就不得不跟老虎决斗了。”

  “有道理。”

  黑寡妇微微一笑:“只是恶狼始终是恶狼,实力比起老虎差上那么一截。”

  叶天龙端起茶水喝入一口:“我知道,所以我让黄雀他们保持距离追击,给江残雪一点武装时间。”

  “报!”

  这时,百里花快步走入了观景台,轻声一句:“黄雀来电,江残雪跑路途中,去了一踏殡仪馆。”

  “再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两个行李袋,身边还有三个女子跟随。”

  百里花又压低声音:“黄雀猜测,旅行袋鼓鼓囊囊,八成是枪械和炸药。”

  黑寡妇闻言一震,随后望着叶天龙一叹:“好一招赶狼见虎啊。”

  叶天龙轻轻吹着茶水:“让麻衣和天墨他们追击,有机会杀掉她们一人,但要注意自身安全。”

  “江残雪的枪法可不是打酱油的。”

  百里花点头离去。

  “虽然江残雪手里有枪有炸药,战斗力可以扩大三倍,可是她身上也带了伤。”

  黑寡妇又拿起一枚棋子:“麻衣的一剑,沈天媚的一掌,她身手只怕大打折扣。”

  “金学军身边现在不算高手如云,但也有三十多号持枪保镖保护,还有金氏几名老臣照看。”

  “金学军虽然是演戏,但为了迷惑众人,这戏也演得很是以假乱真。”

  她把棋子放了下去:“受伤的江残雪未必能有所作为。”

  叶天龙脸上没有半点凝重:“麻衣的一剑,对江残雪来说,是伤口,但也是机遇。”

  “因为他的剑端设置了一针,刺中江残雪的时候,针尖的药水也注入了她体内。”

  叶天龙悠悠开口:“这也是我送给她的礼物。”

  黑寡妇一愣:“药水?”

  叶天龙笑着出声:“从黑三角带回来的天药一号。”

  他看了看时间:“根据卫姬的记录,要起作用了,这药效足够弥补那个剑伤,也能让她变得嗜血。”

  “再说了,不管是狼死了,还是虎死了,对我来说都有利无弊。”

  “最重要一点,江残雪身上出现天药一号的反应,荣家研制天药一号的用途,不想交待都不行了。”

  说话之间,他拿起一枚白子,放入设局许久的一个空位,声音轻缓:

  “死局!”

  黑寡妇没有再说什么,看着棋局沉思很久,随后幽幽一叹:“我输了。”

  她手中黑子啪啪落在棋盘,就如她此刻复杂的心情,这小子,太可怕了……

  “报!”

  百里花再度出现:“天墨出手杀掉一敌,江残雪率领两女进入博爱医院。”

  “药性发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