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11章 金学军死(五更)
  “杀!”

  见到场面混乱,警报响起,江残雪扯掉医院换洗床单,打开杂物房木门,握着两支短枪走了出去……

  两名白衣女子也都举起枪械,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砰砰砰!”

  硝烟升腾,枪声沉闷响起,三名受伤的金氏保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便个个脑袋开花,仰天倒地。

  江残雪完全无视死人,枪口只对活着的人射击。

  枪响如雷,不绝于耳!

  江残雪的每一记枪响,都伴随着一具‘扑通’倒地的身影。

  枪口处瞬间闪烁的火光,照亮了江残雪疯狂的双眼。

  那举枪射击的挺拔身影,那染满鲜血的猎猎衣襟,更像是死神从地狱走出,收割生命。

  “砰!”

  又是一记枪声响起,一名从石块中爬出的金氏保镖,身躯一震捂着脖子摔回地上。

  其余掉落下来的受伤保镖见状急忙抽身后退,嘴里还不断吼叫出声:

  “敌袭!敌袭!”

  “保护金少,保护金少。”

  江残雪又趁机开出两枪,两名来不及躲避的敌人身躯一震,直挺挺地向后跌出,脑袋开花再没声息。

  江残雪看都没有看他们生死,白色布鞋踩过殷红的血迹,握着枪械向十六号病房推进。

  她相信,金学军肯定被炸落下来,她要确认他的生死,她要为父亲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江残雪心底腾升戾气,双眼血红,像是入了魔一样。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杀金学军,更没有想到,是这样蛮横,这样歇斯底里的方式攻击。

  从塌陷走廊滑下来的保镖,还有炸落在地的枪手,纷纷吼叫着阻挡江残雪的推进。

  同时,他们拿起电话呼叫支援。

  金学军绝对不能出事。

  几名从楼上落下的保镖,疾然抬起枪口锁定江残雪,却被她后面的两名手下无情射杀。

  只是她们也很快遭到金氏枪手报复。

  楼上缺口跳下四五名保镖,十六层的楼梯处也出现金家枪手,手中枪械齐齐射向江残雪三人。

  火舌从枪口中吐了出来,追着江残雪她们的影子,一时间,枪声大作,硝烟味浓重弥漫开来。

  “砰砰砰!”

  一道身影倒在密集的火力之中,鲜血从她的躯体不可遏制流淌出来。

  另一道身影则在行进途中顿了顿,就这点耽搁,等待她的是无数子弹,身体顷刻被打成了筛子。

  唯有江残雪躲避了出去,她像是兔子一样敏捷,还抓起了一具尸体横挡,接着红着眼睛点射子弹。

  金氏的枪手比她想象中要多,她怎么也不会知道,她进攻时间恰好是保镖换班,所以敌人等于翻倍。

  “砰砰砰!”

  随着江残雪的射击,又有五名金氏枪手被爆头,接着她反手丢出一块炸药,把楼梯处压来敌人炸翻。

  几枚炸飞的碎片,狠狠打在江残雪背部,还溅出一抹血花,可是江残雪根本没有感觉。

  下一秒,趁着爆炸的余威,江残雪背部绑住一具尸体,抓着重新填满子弹的双枪冲了出来。

  “杀!”

  她右手握着短枪,对着前方不管不顾的射击起来,枪口喷吐着疯狂咆啸的子弹。

  江残雪的眼珠子似乎都在滴血,硝烟升腾,连楼下的路灯都因此而变得朦胧。

  “啊!!!~~”

  一时之间,通向十六号病房的过道上,填满了子弹破空的曳光,更有无数门窗在枪声中轰然破裂。

  三名金家枪手更是从掩体中摔翻出来。

  “杀——”

  江残雪发出地疯狂的喊叫,甚至比刚才爆炸声还要惊天动地。

  有那么一瞬间,金家枪手都被江残雪这种疯狂惊呆了,都为她悍不畏死的冲锋所震憾。

  “砰砰砰!”

  在刹那的静默后,前方的金家保镖,背后涌来的金家枪手,还有闻讯上来的警察,齐齐射出子弹。

  “啪啪啪!”

  子弹很多打在江残雪背后的尸体,但是巨大冲力依然让江残雪身躯颤抖,四肢也流淌出血水。

  不过江残雪却没有停滞,也没有感到疼痛,前冲速度一如既往凶猛,几个跳跃更是超出常人想象。

  尸体横陈乱七八糟的走廊,于她就像是平地,几名护卫前一秒还见她五米之外,下一秒就到跟前。

  而且她的出枪速度胜于每一个人,好像是开挂一样。

  江残雪冲到十六号门口时,背着的尸体已经被打烂,防弹衣也破碎,浑身上下布满伤口,鲜血流淌。

  换成常人早已经栽倒,可是她却撑到了门口,肩膀几颗子弹对她也没影响。

  来到病房门口,江残雪双手一抬,想要毙掉守门的最后枪手,却没子弹。

  “咔咔!”

  沉闷金属撞击声中,那名枪手抬枪射击,子弹打中江残雪的腹部,防弹衣只挡了一半,弹头入肉。

  “嗖!”

  江残雪双臂一抬,两支袖箭从手腕射出,把这名枪手射翻,只是她的伤势也无形加重。

  她抓起地上一支枪械,踉跄着走向黑乎乎的病房。

  “砰砰!”

  这时,门外传来动静,江残雪反手射出两颗子弹,一名金家枪手惨叫倒地。

  后面压过来的金家保镖和军警动作一缓。

  “你还真是命大啊……”

  打开两部手机的亮灯,十六号病房多了几分明亮,也让江残雪的视野变得清晰。

  病房被炸成废墟,整个房间像是毛坯一样,还有杂七杂八掉落的沙发、茶几、椅子、水果……

  天花板也是一个大洞,还有一扇墙卡住洞口,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塌陷下来的态势。

  这也是没有人从这洞口跳下来的缘故,全都担心这扇墙壁也塌陷,把下面的金学军活活压死。

  江残雪还见到金学军,他躺在一块炸烂的垫子上,病床已经变成废铁,床单也被大火烧了大半。

  金学军肌肤被硝烟薰黑,一条腿摔断了,手术过的伤口也撕裂,鲜血流淌,那张脸也多了一道疤痕。

  他这种奄奄一息的样子,让人很难相信他还是个活人,但他确实没死。

  他躺在那里,他的眼中,仍然闪动着生命的不屈,闪动着此生的最大不甘,还有愤怒。

  “金少,我们终于见面了。”

  江残雪缓缓走到金学军面前,血红眼睛带着一抹残酷:“只是谁都想不到,咱们见面是这种结果。”

  “你要杀我,我也要杀你。”

  江残雪冷笑一声:“天意弄人啊。”

  这时,门口闪现大批枪手和军警,枪口齐齐指向江残雪的背部,还有人厉声吼道:

  “里面的人听着,你被包围了。”

  “马上放下武器,争取宽大处理!”

  “不管你跟金少什么恩怨,可以坐下来慢慢协商。”

  “我们是来帮你的……”

  金家枪手和军警纷纷喊道,希望能够稳住悍不畏死的江残雪。

  江残雪完全没有理会,只是看着金学军轻声出口:

  “虽然我不可能活着出去了,但杀了你给我爹过头七,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她手里的枪口顶住金学军脑袋。

  背后军警一阵枪械拉拴声,全都高度戒备。

  金学军嘴角牵动:“杀了我?给你爹过头七?”

  江残雪眼睛越来越红:“你杀了我爹,我杀了你,很合适。”

  听到这一句,金学军吐出一口鲜血,咬牙抬起了头:“白……痴,你被……算计了!”

  “我没杀江太保……”

  江残雪没有理会,眼里的清亮彻底消失,只有一片说不出的血红,整个人瞬间焕发出嗜血气息。

  金学军脸色巨变,向军警喝叫一声:“开枪!”

  “砰!”

  在军警手指贴近扳机时,江残雪已经射出一颗子弹,直接爆掉金学军的脑袋。

  金学军身躯一晃,砰一声躺回了垫子,脑袋开花,神情悲愤。

  有不甘、有愤怒、有憋屈、还有一抹杀意。

  他知道,自己被算计了……

  “砰砰砰!”

  下一秒,门口军警和保镖扣动扳机,子弹雨水一样倾泻,纷纷打中江残雪的身体和脑袋。

  “砰!”

  江残雪一头栽倒在地,正好对着金学军的眼睛。

  死不瞑目。

  枪声过后,没有人出声,没有人动,甚至连呼吸都已完全停顿。

  无数人眼睁睁地瞧着金学军的尸体,只觉得指尖冰冷,脚趾冰冷,只觉得冷汗慢慢地沿着背脊流下。

  金学军死了!

  谁都不相信,却又不能不相信,但没有人敢说出这五个字,更没有人敢将他的尸身抬回金家……

  十分钟后,明江,天龙花园。

  百里花再度神色匆匆的走入凉亭,看着叶天龙和黑寡妇没有说话,只是送上一片红布……

  红,胜!

  今天五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