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天才高手 > 第1816章 背锅的人
  第1816章背锅的人

  叶天龙是懂得张弛有度的人,金家、荣家已经大动干戈,还让龙魂介入进去,他就清楚要袖手旁观。

  五大家族这种体量级别的争斗,暂时还不是他可以卷入,何况他要达成的目标也都全部达成。

  江残雪、金学军死去,金家和荣家隔阂,天药一号成为焦点,一个吉它盒子完成了它的全部使命。

  因此叶天龙把注意力从京城渐渐收回,还让天墨和麻衣他们全部返回明江。

  叶天龙开始着手赵帝天开赌场的艰巨任务。

  他回来的这几天想过找雷九指的,只是赵大叼夫妇告知他有事外出,估计这两天才会回来。

  叶天龙只能耐着性子等待。

  一夜无梦。

  叶天龙睡的很香,很睡。

  荣胜利却是毫无困意,不仅没有在书桌练字,还找出多年没有使用的水烟筒,咕噜噜吸着。

  他没有以往的从容,很压抑,很郁闷,情绪前所未有的恶劣,一点都不比死掉金学军的金三钱好。

  江残雪的尸检报告,不仅让金家和荣家关系破裂,还让香山实验室被龙魂接管,连数据都导不出。

  虽然龙魂可以绝对信任,不会泄露荣家机密,但面对不受自己掌控的实验室,荣胜利还是很烦躁。

  “爸,还没睡啊?”

  时间指向十一点,大儿子荣光敲门进来,手里端着荣胜利的燕窝:“喝碗燕窝粥早点睡吧。”

  荣胜利没有理会儿子的关心,猛吸一口浓烟开口:“现在情况怎么样?”

  荣光轻声接过话题:“一切按照调解书执行。”

  “荣家和金家都缴了一千支枪,罚金也第一时间打到国库,王尼玛他们也都被抓进去反省了。”

  “金家停止对荣家挑衅,不过金三钱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我感觉他只要找到机会就会咬我们。”

  “我们解释了十几遍,江残雪跟我们无关,注射的未必是天药一号,就算是,也未必是我们做的。”

  他言语有着无奈:“可金家人就是不听,认定是我们害死金学军。”

  “所以我叮嘱荣氏旗下的各方负责人,这些日子全都给我安分一点,边缘场所一律不惜代价关闭。”

  荣光流露稳重态势:“我不会让金家找到机会攻击的。”

  “做得好。”

  荣胜利抬头看看儿子,眼里有着一丝满意,儿子虽然不如白石康优秀,但做起事来还是一板一眼。

  这也是他让儿子处理事务的要因,随后,荣胜利呼出一口长气:“香山实验室怎样了?”

  荣光轻声接过话题:“龙魂全面接管。”

  “王尼玛他们被送去拘留,两百名研发人员也被换地软禁,因为专案组需要对他们取证。”

  “几个后勤想要去拿点换洗东西,都被战青楼他们坚决制止。”

  他带着一抹凝重:“现在实验室除了龙魂的人,其余人员都不得出入。”

  荣胜利眯起眼睛:“晨雪也在里面?”

  “在。”

  荣光点点头:“她当时恰好在核对一些数据,所以也被龙魂软禁了起来。”

  “不过因为她是实验室带头人,所以龙魂安排了一个独立房间,还有两名女卫专门看守她。”

  他作出一个判断:“看样子,她会是重点询问对象。”

  荣胜利咕噜声微微一滞,目光若有所思。

  “实验室虽然被龙魂全面接管,但金家探子没有完全离开,他们在警戒线外安排了三辆车子监控。”

  荣光把情况告诉老人:“荣家人想要潜回实验室或带东西出来,他们估计能第一时间嗅出来。”

  “想不到昔日温润优雅的金老,变成一条见人就咬的疯狗了。”

  荣光摇摇头,对金三钱多了一丝鄙夷。

  “疯狗?全世界疯了,他金三钱都不会疯,他是借题发挥。”

  荣胜利抬起头,重重哼了一声:“他要金学军的死有价值,他要金家这段日子的苦难有人负责。”

  “被叶天龙三人捅了一刀,金家伤到元气,金学军也差点被丢去黑城小镇。”

  荣胜利哼出一声:“这次又死了金学军,金家不把荣家扯入漩涡,只会显得金家太无能!”

  “一个身经百战声名显赫的将军,不小心被小孩子拿石头砸死了,你觉得当权者会如实宣告?”

  “肯定要加一点故事。”

  “把小孩说成敌方天才间谍,把砸出的石头说成暗杀神器,这样,人死的才有意义。”

  “也唯有这样,才能让这将军死得壮烈,死得风光。”

  “金家现在就是这个心理,不管是不是荣家干的,只要能牵扯,他们就会往我们身泼脏水。”

  荣胜利低头咕噜一声:“荣家这次肯定是要躺着中枪了。”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借着白石康他们打压落井下石,反而竭尽全力为金家化解危机。”

  “为了让白石康不要针对金家,我都豁出老脸劝告,还差点闹翻了,谁知金三钱却翻脸不认恩。”

  荣胜利对金三钱所为很是不齿:“人啊,果然还是自私一点好。”

  荣光点点头,沉默一会后,他神情犹豫着问道:

  “金家什么嘴脸,现在一清二楚,虽然让人头疼,也有损失,但对荣家造成不了太大伤害。”

  “真正的麻烦,是江残雪身的药水。”

  “爸,江残雪注射的是不是天药一号?如果是的话,江残雪哪里弄来的呢?”

  荣胜利动作微微一滞,随后眯起眼睛开口:“实验室从来没有把天药一号给江残雪。”

  荣光问出一个关键:“那实验室有没有遗失或者外放过呢?”

  荣胜利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吸着水烟筒,谁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可这态度,已经是一个答案。

  荣光一紧:“爸,如江残雪身注射的,真是天药一号,那说明天药一号已是能作用人体的成品。”

  “不管她是怎么来的,我们都会很麻烦。”

  “当年可是有过条例,这种基因药水,各项系数没到安全线前,不得出现可以应用人体的成品。”

  “也就说,不管谁注射了,也不管是被人偷了,还是自己外放……”

  “这药水没有报备、独立基地情况下,做出成品,还能在人体起作用,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的大罪。”

  他小心翼翼提醒着荣胜利:“如果江残雪身真是天药一号,咱们现在就要想办法对付面责难。”

  荣胜利抬起头,轻叹一声:“是啊,真是天药一号,那就需要一个人背锅了。”

  荣光挤出一句:“而且必须是有份量的人。”

  “这人违反国法,不遵实验室规定,擅自制药,无意丢失,让江残雪捡到注射,害人害己害荣家…”

  荣光轻声补充:“荣家有责,此人有罪。”zs6gs6eaooqaxzlnykht4fxir2or137fz48qt9bc7heyma93

  荣胜利眯起眼睛,脑海现出林晨雪的影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